美国前参议员暨拜登总统挚友陶德,日前率两位前副国务卿阿米塔吉、史坦伯格,及国务院亚太局台湾协调处长白丹利搭专机来台访问。这是拜登政府上任以来第一次派团访问台湾,吾人至表欢迎,也对蔡总统及苏院长在接见代表团时,都提及期待台美尽速重启「贸易暨投资架构协定」(TIFA)的对话表示肯定。毕竟双方自1994年签署TIFA后,迄今虽已召开十次会议,但最近一次是在2016年,何时才能復谈对台湾未来的对美贸易至关重要。

不过,在美国访团停留期间却引发一段插曲,那就是外交部并未安排访团与在野党的领导人会面。此事引发国民党主席江启臣不满,指出「近年国外重要人士来访,外交部与民进党都拒绝安排会见在野党,有点过于小鼻子小眼睛」。日前在某谈话性节目中,民进党许姓立委强调这是因为「多年以来国民党对美国都不友善」,并举「台中市长卢秀燕去年12月当着美国在台协会处长郦英杰的面,表达台中市民和议会都反对开放莱猪的立场」为例,从而在节目中引发「国民党是否反美的争辩」。

翻开歷史,国民党与美国早就建立了深厚密切的关系,只是该党如今站在反对党的立场,针对美方对台的不利政策多所批评;若说国民党「反美」,让人感觉有点不知所云。近年在立院每当遇到国民党反对民进党与美方不当的交易,或美方不智的对台政策时,民进党都会指责「国民党反美」;从国民党支持的「反莱猪公投」,及今年初川普总统指派任期剩下不到二周的驻联合国大使克拉芙特访台,国民党坚决表达反对的立场,都被民进党带风向和操弄成「国民党反美」的话题。

国民党于事后指出,过去马政府八年执政期间,都会安排外宾拜会朝野政党或智库,让国际了解台湾多元意见,据统计多达34次;但蔡政府不再如此去做,国际无法接收台湾真正的民意。民进党领导层及立委之中有许多都拥有政治学学位,若将国民党视为寇雠,甚至是「全民公敌」,只要意见与他们相左,就被扣上「不爱台湾、出卖台湾、中共同路人」的帽子,则实在是缺乏「政党政治」的基本素养。

曾经担任过台大政治系主任,有「台独教父」之称的彭明敏曾指出,「民主政治就是政党政治,未能取得执政权的政党是为在野党或反对党,反对党虽无执政权,但必须以反对执政党、监督执政党政府为天职;在野党一旦放弃反对,就变成执政党的尾巴党」。

民进党不应忘记在2009年11月曾发动大规模的「反毒牛、反出卖、反欺骗」示威游行,蔡英文亲自领军摇旗吶喊。当时民进党喊出「莱牛是毒牛」,现在却反对「莱猪就是毒猪」的说法,也难怪人们要称民进党是「双标党」。民进党已非首次执政,须知反对党的功能是使执政党的公共政策在做出决策时能有更多方面的考虑,并在一定程度上制衡执政党,同时能够质疑行政机关的表现、保护少数族群的利益。

民进党宣布开放莱猪进口,最受争议的是蔡总统自行拍板决定,事前未举行公听会,当时亦未经立法院同意。蔡总统的拍板过于草率,她的诸多开放理由也缺乏说服力,否则「反莱猪公投」也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即能超越门槛;也相信中选会于5月9日查对结果后,就会宣布此一公投案成案。

事实上国民党当初反对克拉芙特访台,但却对前美国卫生部长阿札尔及国务院次卿柯拉克访台都表达欢迎之意,而克拉芙特访台临出发前又被川普政府取消,足以证明国民党扮演了是非分明和负责任的反对党角色。如今国民党除了监督政府施政之外,也正是民进党政府施政及对美政策的煞车皮和止滑板。执政党理应感谢在野党的不同意见,并将国民党视为「诤友」;因为民进党大可将国民党的诉求作为与美国谈判时的筹码,以争取国家与人民的最大利益。

反之,若哪天国民党重返执政时,民进党亦应扮演相同的角色。因此,国民党不是「反美」,而是尽力做好忠于人民、国家及宪法的「忠诚反对党」工作。

(作者为大学英文讲师)

※以上言论不代表旺中媒体集团立场※

#国民党 #民进党 #反对党 #反对 #执政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