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美国小罗斯福总统以降,就将就职后第1个100天的所谓「蜜月期」,来检证国家领导人的工作表现。这既是鞭策的动力,也是严酷的挑战。而以美国新冠疫情之严重,整体国力之滑落,社会族裔之撕裂,基础设施之残旧,经济动能之迟缓,政敌异见之虎视,竞争强权之挑战,传统盟邦之摇晃,拜登总统要有好成绩,或难如登天。

虽不至于像「大旱之望云霓」般的夸张,对于经歷「川普折腾」的亚洲国家而言,自然对拜登总统怀有高度期待;即使面对前所未有之变局,仍希望美国对此区域的外交政策得以相对明朗而有较多的「可预测性」。就此点而言,拜登基本上算是做到了。

美国的印太政策,既是总体国家安全以及外交政策的一环,也是挑战最为突出的一部。在扬弃川普唯我独尊的所谓「美国优先」之时,拜登转以修补、重拾及巩固盟邦之途径,冀望一致应对中国大陆崛起之挑战。

拜登在国安及外交团队的人事安排上,不但将长期追随自己的亲信放在总绾兵符的位置,也起用柯林顿政府时代即已崭露头角的资深行家回朝出任要职,即使不算无缝接轨,也可立即提枪上阵。

估计出菜上桌还需等待一段时间,试着先将套餐的菜谱端出来,给顾客心里有个准。拜登破天荒地在《国家安全战略》研拟之时,率先公布《国安战略暂行方针》,让国际间之敌友皆得以知晓美国对外政策之总体设计构想,既避免猜测,也防杜误判。

「自由与开放的印太」无论是发展中的概念,或是实践中成形的战略,拜登选择在既有的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的设计下,接续川普政府时期的部长级对话,提升至元首层级。

拜登国安团队针对印太地区的战法,系先举行「四方元首视讯峰会」,再派遣国务卿与国防部长前往日本与南韩进行「2+2会谈」,之后才安排中共中央外事委办公室主任与外交部长赴美会谈。此种先盟友、后对手,我到访、你来谈的安排,凸显层次,亦显霸道。川普换成了拜登,老美还是老美。

杨洁篪在阿拉斯加会谈伊始,演绎习近平「中国已经可以平视这个世界」的气势,藉媒体直播场合,讲出「中国人不吃这一套」,让美方对口听训,令大陆同胞振奋的场景,绝非中了美国预先设计的圈套,然却有打醒美国决策菁英之效果。美中双方的鸽派,还要再忍耐。

拜登在处理对中国大陆和台湾的两组双边关系上,也显老练。重新修订《对台交往准则》一箭三鵰:一、挑明无邦交事实,打醒台湾部分因川普而生幻觉的人士;二、把蓬佩奥卸任前完全取消的交往限制部分改回,台湾还要拱手感谢;三、间接谕示北京,拜登遵守美国的「一中政策」坚若磐石。

3位皆来自美国东北州,3位皆曾任联邦参议员,3位都曾角逐民主党总统提名,3位好哥儿们──拜登、凯瑞、陶德联手演出一场许多分镜的大戏。凯瑞赴大陆,在中美激烈交锋后,谈最能合作之项目。陶德来台湾,在白宫易主后,传台湾安心之讯号。两人一位在朝一位在野,名分鲜明,同一天抵达大陆和台湾,真是巧合。

随陶德来台的两位前副国务卿,一位是公情私谊的民主党史坦伯格,一位乃亦师亦友的共和党阿米塔吉。负责亚洲事务全责的坎贝尔,「沙皇」之名,绝非浪得。

五角大厦的机密版中国政策检讨,还有两个月才会出炉;俄罗斯与乌克兰逐渐升高的紧张局势,难以逆料;美欧撤军后的阿富汗,将是哪一个帝国的坟场?拜登总统的《国家安全战略》并不好写。

上任即将届满100天的拜登总统,在印太事务处理上,任用饶富经验的老江湖操盘,延续美国的霸权思维与手法,展现若干精准也精采的外交操作,但中国已决意平视美国,未来印太霸主谁属,仍在未定之天。

(作者为淡江大学战略研究所副教授、战略暨兵棋研究协会理事长)

#拜登 #美国 #总统 #挑战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