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梨风波让国人看到台湾农产品外销过度集中的高风险,而乾旱缺水也严重影响到农业产销,未来极端气候将成为常态,台湾农业光靠如温水煮青蛙般的补贴及国人发挥爱国心猛吃,只能解燃眉之急,想永续发展需积极寻找新出路。

农业属重要的民生、经济及国安产业,重要性不言可喻。然而受到全球暖化、疫情、天然灾害及人口激增影响,全球粮荒危机如影随形,想靠增加耕地来增产难度高,只能另寻他途。有感于种苗是农业生产的基础,健康种苗可以提高单位产量,全球对健康种苗的需求正殷,2018年全球种子市场规模达到597.1亿美元(基因转殖种子市场份额占54.3%),预估到2024年,该规模将达到903.7亿美元,若能抢得先机,做好布局,全力投入,不仅可以为台湾农业插上金翅膀,也渴望成为台湾另一座护国神山,不能老是存在「弱势」农业需保护的旧思维。

「国以农为本,农以种为先」,种苗更是农业产业链中利润率最高的环节(位居农业产业链顶端),蕴含巨大的商业利益,被誉为「农业晶片」,尤其良种更是确保粮食安全的重要关键,名闻国际的纽西兰奇异果遭到细菌性溃疡病(PSA)困扰,也是透过选用新品种来解围。只是长期以来跨国企业透过基因专利权控制了种子,也控制了全球的农民,目前种子产业呈现寡头垄断,五家跨国企业即主宰了全球半数以上的种子市场(拜耳居首位),垄断种子价格,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确保种苗自给自足成为重中之重。

受到传统农业生产习惯影响,部分农户会使用自留种(如香蕉苗),由于发芽率不高,品种纯度较低,对病虫害抵抗力差,单产十分不稳定,收穫的农产品质量差异也较大并不鼓励农户使用自留种。为避免受制于人,目前许多国家正积极在种苗(包括农作物、畜禽和鱼类)项目下功夫,也积极寻求国际合作例如吴郭鱼新品系Genetically Improved Farmed Tilapia (GIFT)的育成,中国大陆则与印尼政府共同育成高抗玉米霜霉病的新品种(IDCHN04、IDCHN07、IDCHN09和IDCHN10)玉米是印尼第二大粮食作物,日本企业正积极研发打过疫苗的抗病毒种苗,想取得优势关键在科技创新和加强智慧财产权保护。中国大陆已将种苗列为「十四五」时期的重点产业,正在加紧建设全球保种第一的国家作物种质资源库。

回顾台湾农业发展亦与种苗研发息息相关,过去台湾在农渔业品种改良及新品种研发上表现亮眼(如台湾鲷、观赏鱼、石斑、金钻凤梨、兰花、 黑珍珠莲雾、爱文芒果、三星葱、台湾毛豆、金萱、红玉等等),带动产业蓬勃发展,并于1990年代先后成立国家级作物种原中心及水产生物种原库,进行保种及育种工作。然而在经费及专业人力有限的情况下,国内种原库运作面临规模小、种原资源少、资金不如大国,研发能量有限、杂务太多等问题,并未受到应有重视,20多年前官方信誓旦旦要让台湾成为「亚太水产种苗中心」的雄心壮志,早已灰飞烟灭无人闻问。近年来台湾在农畜水产新品种(包括抗病、抗寒、抗旱、高繁殖力、高换肉率、高营养、高品质等)研发及实际运用上已少有佳绩,许多苗种须仰赖进口,增加生产及外来疫病输入风险,尤其生物育种产业化脚步缓慢,唯根基尚存,若能善用避免重蹈覆辙,还是有机会重新擦亮招牌。

台湾内需市场有限需仰赖外销,而特有及优质农产品是打开外销通路的关键。近日国内掀起凤梨风波,国内辛苦育成的金钻凤梨种苗,如何流入中国大陆引发争议,再度凸显保护优质种苗的重要性。为此政府将採取「禁回销」、「保护目标市场」及「增加动植物种苗输出管制项目」等措施,但关键还是在于政府的执行力和新品种的研发创新。当今全球种业竞争实质是科技竞赛,台湾农业不能停留在光靠政府保护,应该着重在新品种研发及优质种苗生产(尤其是运用基因转殖与基因编辑技术,开发新品种和杂交种);重新整合公家农业科研机构,让专业来主导;调整科研经费分配,落实计画考核(不能沦为文书考核与作文比赛),并借重民间研发的人才、经验及研发量能,落实「植物品种及种苗法」,把种原库运作跟产业发展做连结,奖励科企联合发展(如政府做基础研究,企业做应用与产业化研究),将种苗纳入国家重点发展产业,健全商业化育种体系,推进科企合作,促进产学研深度融合,全力将台湾打造成商机庞大的「亚太优质健康种苗评鑑及供应中心」,让「农业晶片」(种苗)继IC晶片之后成为台湾最耀眼的产业!

从台积电发迹歷史,验证「罗马不是一天造成的」,「今日不做明日会后悔」,全球农业竞争日剧,靠大撒币无法让台湾农业永续,为政者至少要有洞悉全局及筑梦的勇气跟胆识!

(作者为农渔经学者)

※以上言论不代表旺中媒体集团立场※

#种苗 #农业 #研发 #新品种 #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