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公司出现传播链不明的多人感染,有人到其他国家才被检出,一例扩及家人,社区传播疑虑引发人心惶惶。最引起医界哗然的,莫过于为何超高风险的行业,却反而只做超短版的三天检疫。

检疫目的,在避免高风险者将疾病传播予他人,尤其,新冠肺炎在症状出现前两天就有感染力,不能仰赖症状做安全区隔。检疫期间长短,须依疾病自然史的潜伏期长短与检验敏感度来规画,亦即,应依照科学证据做专业防疫,而非照官员、部会意见或所谓人力状况自行缩短;相反的,人力越紧就越须稳妥防疫,以免产生株连,创伤更深。

目前我国机组员检疫,竟缩短至高风险区者居家3天,飞行低风险区者甚至完全不检疫。但据国际流行病学报告,新冠肺炎潜伏期中位值在暴露后5到6天,亦即有超过一半病人在第6天之后才发病,而在两天内发病者不到5%;仅3天检疫将导致大多数人发病时已经回到工作岗位,对其他人构成危险。

检验有无帮助呢?研究显示,关键在採检时间点。暴露后第1至3天的PCR检测,假阴性高达近百分之百,到第4天仍有约2/3,到第5天才降到约4成,而第8天时,假阴性最低,敏感度可达到8成。因此,即使把飞行时数纳入计算,返国第3天的检测,仍可能漏掉6、7成以上的病例。这也就不必惊讶何以个案会在台湾检测阴性,却到其他国家以后被测出阳性,其实是违反科学的防疫设计之下,可预见的结果。高危险群在进入发病高峰、传染力正强的时候,被放了出去,使得检疫工作形同白做,也使得外国对台湾的防疫信心大打折扣。

採用检疫阻断传播,不论是否做检验,最有效的时程是14天。美国疾病管制中心(CDC)也是建议检疫14天。若想透过检验来缩短时程,美国有一些地方政府是先做第一次初始检测,阴性且无症状者,在接触后第5至7天再次检测,若阴性则提前到检验报告出来(约8天)结束检疫;前提是,检验必须是在暴露后5-7天做,不可以更早做,因为太早做检验,根本验不出来。这个变通做法,据模型推估,或可减少9成传播,但效果仍低于14天。若真要替机组人员缩短检疫,或可参考此一作法。但,第3-4天就检验、3-4天就解除检疫,实在是违反科学且无效的作法,也难怪会爆发问题。

机组人员检疫管理的问题,一年多来,饱受批评。去年已有多起感染,但违反检疫规定的事件依旧频传。病例未能有效隔绝,首当其衝的其实是同事与家人,对劳工安全卫生与健康权益衝击甚大,不容等閒待之。这需要政府与公司高层重视,从排班设计与推广疫苗去着手,而非以削足适履的折扣式检疫应付,不仅牺牲全民安全,也根本无法保护员工。民间呼吁卫福部介入、加强管理,早就不是第一次了,然而,此次疫情初始,指挥中心还在踢皮球给民航局,真不知到底算哪门子的一级开设?既是一级,不论哪个部会,都是行政院的帐、也都是全国在承担风险,身为华航最大持股人,行政院不必跳脚吗?此次验出高传染力、高致死率的英国变异株,下次会不会验出更可怕的印度多重变异株?亡羊补牢,实在是刻不容缓了。(作者为前国民健康署署长)

#时论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