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左)与林彪。(本报系资料照片)
▲毛泽东(左)与林彪。(本报系资料照片)
▲刘少奇在文革时遭到斗争。(摘自网路)
▲刘少奇在文革时遭到斗争。(摘自网路)
毛泽东晚年丕变探秘
毛泽东晚年丕变探秘

为避免身后遭受赫鲁雪夫对史达林那样的政治清算,毛泽东决心不择手段清除刘少奇。

在中共党内,刘少奇的「接班人」地位,在1945年中共七大时就确定了。从这时开始,协助毛运筹全局,在特殊情况下代替毛主持中央工作的,都是刘少奇。刘少奇担任党中央的秘书长从1945年起长达10年之久,直到1955年由邓小平接替(此时,党中央已设书记处,原中央秘书长改为总书记)。1958年底,毛泽东提出为摆脱杂务,专注于研究一些重大问题,辞去政府职务。

于是在1959年4月20日的第2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刘少奇便顺理成章地当选为国家主席。1961年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访问中国时,曾问毛的「接班人」问题,当时毛非常坦率肯定地回答说:「很清楚,是刘少奇……我死后就是他。」同样意思的话,毛在1957年访问苏联时,也对赫鲁雪夫说过。

接班人变成阶下囚

20世纪50、60年代,在一般中共党员和中国老百姓心目中,刘少奇是毛泽东当然的接班人和仅次于毛泽东的马列主义权威,「毛主席3天不学习,跟不上刘少奇」的说法,建国初期曾盛传一时。自党的七大成为党内二把手后,刘少奇对毛泽东也是竭诚紧跟的,遇到党内分歧和斗争,刘少奇总是维护毛泽东的最高权威,服从和紧跟毛泽东。儘管有时思想上并不一定真正想得通,是违心的。比如在庐山会议上批判彭德怀的发言中,刘少奇就讲了许多过火话,并针对彭德怀提议不要唱《东方红》,反对喊「毛主席万岁」等,大力讚扬毛泽东,提倡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

鑑于上述情况,1966年文革风暴骤起,刘少奇被作为中国共产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中国的赫鲁雪夫」押上政治断头台的时候,绝大多数中共党员和中国老百姓都惊诧莫名,感到不可理解。

其实毛泽东心中对刘少奇的不满与疑忌已积蓄达数年之久,源头是对「大跃进」灾难性后果的不同认识和态度。

为了总结1958年「大跃进」以来的经验教训,1962年1月11日至2月7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了扩大的工作会议。出席会议的有中央、中央局、省、地、县(包括重要厂矿)5级领导干部,共7118人。人们习惯地称这次会议为「7千人大会」。

这次大会对「大跃进」造成的灾难性后果和严重困难,包括毛泽东在内,大家都主动承担了责任,做了自我批评,在如何纠正错误、克服困难上似乎取得了共识。但若深入察其言观其行,便能看出毛泽东与刘少奇之间思想上存在重大分歧。

这集中表现在对错误的责任与犯错误根源的认识上。刘少奇认为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毛泽东强调客观因素,「翻跟头」难免。但其后党对造成「大跃进」后严重困难局面原因的宣传,还是按毛泽东定的调子:3年「特大自然灾害」和苏联背信弃义毁合同撤专家停止对中国的援助。

1962年下半年中共八届十中全会后不久,毛泽东心中已将刘少奇视之为中国的赫鲁雪夫。为避免身后遭受赫鲁雪夫对史达林那样的政治清算,毛泽东决心不择手段清除刘少奇。秘密拘捕歷史学家吕振羽,逼迫他作偽证诬陷刘少奇,表明毛泽东实际上已有将刘少奇打成「叛徒、内奸、工贼」的意向,开始行动了。

1964年6月16日,毛泽东在北京近郊昌平县的十三陵水库管理处会议室召开一次会议,提出了无产阶级革命接班人的5条标准。再次发出号召:「要警惕像赫鲁雪夫那样的个人野心家和阴谋家,防止这样的坏人篡夺党和国家的领导权。」清除「中国赫鲁雪夫」已成为毛泽东心目中事关全局、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打倒刘少奇的准备工作正暗中紧锣密鼓地进行。

此前的1964年3月3日,毛泽东与林彪密谈,据有限制地解密的《林彪日记》记载,毛泽东石破天惊的话使林彪吓出一身冷汗。林彪写道:「是福还是祸?毛嘱:要我关注政局在变化,要我多参与领导工作,又问:上层也在学苏联,搞修正主义,怎么样?中国会不会出赫鲁雪夫搞清算,搞了怎么办?毛认为被人架空,这个人是谁?我吃了一惊,冒了一身冷汗。一场大的政治斗争要来临。」

授意林彪准备开铡

1964年12月27日《林彪日记》记载:「好不寻常!我、伯达、康生,成了毛生日的座上客,还有婆娘(林彪私下对江青的称呼),毛喝了一瓶白沙液(按:湖南第一酒),翻来覆去问:『中央有人要抢班夺权,怎么办?要搞修正主义,怎么办?』又问:『军队不会跟着搞修正主义吧!中央政治局、国务院、中央书记处都要排斥姓毛的。毛还是党的主席、军委主席,要逼我造反我就造个天翻地乱。』今天,毛来电吩咐说:『昨天我生日,心情舒畅,酒喝了过多,发了一通,不算数。』要我们不要传开。我想毛下一步要从北京市委、从计委、从中办、从文化部开刀。」 (待续)

#中国 #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