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硕(4938)董事长童子贤表示,台湾社会对服务和文创有不公允对待的地方,为何台湾的文创和服务业不可以享有高附加价值?台湾的社会充满了矛盾,我们希望有扬名国际的品牌,不管是文化或资讯电子业的品牌,我们也希望运动选手有扬名国际的表现,不管是篮球或是高尔夫球选手,有高的附加价值,我们就称之为:台湾之光。可是在文创产业方面,一旦有高附加价值,就被指责为订价过高!这显现了台湾社会所呈现的很矛盾观念。

最近有网路和媒体批评诚品行旅的住房费太高,订价一万元是一个错误的现象。诚品行旅位于松菸文创文区内,因为缴交给市政府的营运权利金比较低,所以就演变成住房率低,不应该有较高的订价。

童子贤表示,这是三个独立的事件,但却用一个奇怪的逻辑连接;诚品行旅去年十二月才营运,身为一个国际性的旅馆,必须和国外的航运和旅游业者相互搭配,必须有一段暖身期,暖身期未满前,住房率偏低这是每个行业都会面临的阵痛期。其间所产生的权责问题,只要把旅馆的营运和责任切割给诚品,诚品自然会把住房率拉高。诚品董事长吴清友也承诺,可以用住房比率的五成作为最低权利金的缴交基础,也就是不到五成的住房比,也用五成计算,表现了相当的诚意。

童子贤表示,全世界的高级旅馆品牌可以有高附加价值,也可以有好的获利,有好的获利后,公司可以进行员工培训,再投资,招募好的人才和更好的设备,甚至是进行海外拓点,为什么台湾不可以?诚品行旅是以全世界到台湾的观光客为服务对象。台湾本土的品牌如果可以有高的附加价值,并得到全世界消费者的认可,那为什么得要求用比较低的价格呢?至于诚品行旅营运的好坏,业者会自行负责,外界不必担心和过度干预。童子贤反问,把台湾的服务或文创业者的附加价值都压得很低,难道才是「真文创」?

(时报资讯)

#文创 #诚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