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空袭受害者:美国不需要为广岛道歉

空袭武汉的主力,B-29超级空中堡垒式轰炸机。(美国国家檔案馆)

正当欧巴马总统因为访问广岛,并且拥抱原爆受害者而在华府引发喧然大波之际,曾于1944年12月18日经歷了武汉大空袭的中国受难者却异口同声的认为美国没有为广岛道歉的必要。

1944年12月18日大空袭结束后,美军侦察机飞越武汉上空拍摄下来的空照图,可见码头北部被炸到没有一栋建筑还是竖立的。(美国国家檔案馆)

被遗忘的大轰炸

提起武汉大空袭,人们首先想到的是1938年由日军针对武汉发起的空袭行动。然而,对于为了阻止日军在中国战场上的「一号作战」攻势,并试验即将用于轰炸日本本土的燃烧弹威力而发起的武汉大空袭,直到今天在海峡两岸都还是鲜为人知。其知名度,可能还不如发生于1945年5月31日,在台湾不断为统独两大阵营炒作的台北大空袭。

然而,这起武汉大空袭对中国与整个远东近代史,甚至于世界军用航空史带来的影响力,却一点也不会输给美国在广岛与长崎所投下的那两颗原子弹。因为武汉大空袭称得上是人类歷史上,首次大规模以燃烧弹攻击人口密集城市的歷史事件。而且也正是因为有了武汉大空袭的经验,美军得以在日本本土发起规模更大的无差别轰炸。

主导这些空袭的美国陆军第20航空军司令李梅(Curtis E. Lemay),便不只一次的表示,他认为导致第二次世界大战提前结束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投到广岛与长崎的那两颗原子弹,而是其指挥下的B-29以燃烧弹对日本本土实施的铺天盖地无差别轰炸。美军的调查报告也承认,死于燃烧弹的日本平民人数为90万以下,但是死于广岛与长崎原子弹爆炸者则不会超过20万。

在1944年12月18日那天,李梅由成都派出了92架B-29超级空中堡垒式轰炸机,携带总吨量达500吨的新型M-69燃烧弹对武汉三镇的日军军营与物资囤积处实施空袭。根据亚利桑那州立大学麦金农(Stephen R MacKinnon)教授的研究,武汉因为这次的空袭行动被烧了整整长达三天之久。他还表示,蒋中正在日记中承认这次空袭行动导致了40,000名武汉居民的伤亡。

曾经在保卫台湾的战役中立下战功的王兆铭先生,就是差点命丧武汉大空袭中的受难者,但是他坚决认为真正的加害者是日本人而非美国人。 (许剑虹拍摄)

受害者的回忆

由于空袭武汉的主力是来华助战的美军,而且被编入中美空军混合团的国军飞行员也参与了此次的行动,战后的中华民国政府理所当然不会在歷史教育中介绍这段歷史。不过跟随蒋中正来到台湾的300万外省军民中,还是有不少武汉籍的长辈既经歷过日军、美军甚至于国军所发起的无差别空袭行动。那么,他们又是如何看待中美盟军对自己还有广岛的轰炸呢?

1931年出生,因参加1954年鯁门海战而成为海军战斗英雄的王兆铭上校就是武汉大空袭的受难者之一。祖籍浙江的王兆铭,因为父亲服务于英美菸草公司的缘故而生长于武汉。王兆铭还记得在1938年武汉保卫战的时候,他就因为好几次用肉眼看到日军轰炸机遭到国军战斗机击落而大呼过瘾。对此王兆铭表示,他们当时的心情就像战后看到中华队在少棒赛取胜时一样的开心。

日军占领武汉后,王兆铭因为父亲菸厂的香菸通通被日军徵用而陷入家道中落的地步。沦陷区生活最让他难以忍受之处,是在于日军可以任意羞辱与殴打他们认为对自己不礼貌的中国人,这让王兆铭一提起日本人就痛恨的咬牙切齿。由于美军的飞机从1942年开始就开始出现在武汉上空炸射日军目标,王兆铭指出当地老百姓对于中国终将战胜日本一事怀抱着强烈的信心。

当B-29于1944年12月18日出现在武汉上空前,王兆铭一家人因听到防空警报而本能性的逃出家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王兆铭的父母亲带着他與弟弟是往家里后门方向的郊区逃跑,而不是像其他老百姓一样跑到前门的大马路江汉大道上。等到轰炸结束以后,王兆铭他们回到了住处一看,发现约有500多具尸体躺在江汉大道上。

原来,这些民眾在逃到江汉大道上不久,就因为燃烧弹投下后产生的浓烟遮住视线,外加一道两层楼高的墙壁挡住去路而陷入一片混乱。由于死难者的尸体身上找不到伤口,他们显然不是被炸死或者烧死,而是因氧气被燃烧弹产生的大火烧掉而慢慢闷死的。而且由于处于极度高温的环境中,死难者在被闷死以前都已经把衣服给全部脱掉,因此当他们的尸体被发现时,全部都是一丝不挂的。

另外一位同样也是1931年出生,战后随青年军201师来台湾的黄孟侯则是湖北沔阳人。黄孟侯的父亲黄湘云是早年追随孙中山参加辛亥革命的中国国民党元老,因参加刺杀袁世凯的行动遭到北洋政府通缉而躲入了汉口的日本租界。因此,黄孟侯表示自己有记忆以来,就是在日本租界里长大的。一直要到武汉保卫战爆发以前,日本居民才逐渐由租界内撤出。

取代日本人注入租界的,是由苏联领袖史达林派到中国来协助中华民国空军抵抗日军的俄国飞行员。如同王兆铭,黄孟侯也多次亲眼目睹中俄飞行员在空战中击落日本飞机的画面,而且还时常与左邻右舍的俄国朋友玩在一起。只是,黄孟侯的父亲黄湘云与日本人的歷史渊源,却无法避免他在一次外出远行时,疑似因感染了日军炸弹投下后释放出的鼠疫而去死。

自此以后,黄孟侯也同样陷入了家道中落的情况。后来为了生存,黄孟侯投靠了在汪精卫政权和平建国军第14军第2师担任参谋的堂哥黄楚才,成为了一名娃娃兵。他还记得,B-29在对武汉发动空袭以前,美军飞机曾经投下传单警告市民提早避难,但是在12月18日的大规模轰炸中还是有不少平民百姓因盟军投下的炸弹而枉死。

黄孟侯感嘆的表示,这些被炸死的武汉居民,就包括了他的一位姨妈。他表示,这位姨妈因为害怕小偷趁乱上门偷窃,在防空警报响起后不愿避难而被B-29投下的炸弹活活炸死。只是当被问及是否会痛恨美国人的时候,黄孟侯表示从对日抗战爆发以来,武汉空中天天都有日军、国军与美军的飞机飞来飞去,被炸弹炸死的详细人数根本无从计算,老百姓对此早已麻木,完全没有心思去谈仇恨。

与蒋委员长关系良好的陈纳德将军,才是武汉大空袭的真正策划者。(美国空军歷史研究中心)

武汉大空袭的责任归属

这场规模庞大的武汉大空袭,确实可以称得上是美军歷史上唯一一次大规模「屠杀」中国平民百姓的歷史事件。前国军参谋总长郝柏村将军,在2013年出版的《郝柏村解读蒋公八年抗战日记》中,对美军空袭武汉一事进行了严厉的批判。他沉痛的指出:「1944年12月,美机未经中方同意,亦未事先知照就径自轰炸武汉,郝柏村指出,美军自以为得意,未顾及中方人民牺牲之惨。」

因此在讨论武汉大空袭的责任归属时,需要厘清的真相是包括蒋中正在内的国民政府军政领袖是否知情,并且批准了此次的轰炸行动。自1979年中美断交以来,国人习惯将与蒋中正关系不好的中印缅战区美军司令史迪威(Joseph W. Stilwell)将军视为「坏人」,所以很多人可能会将不服从国民政府管教的他视为这场悲剧的「元凶」。

令人跌破眼镜的是,这场拿武汉当试验品的空袭行动策划人既非当时已经被调离中国的史迪威将军,也不是有B-29轰炸机指挥权限的李梅将军,而是如今在海峡两岸都被视为英雄,并且与蒋中正还有蒋夫人宋美龄女士都关系良好的第14航空军司令陈纳德(Claire Lee Chennault)将军。关于这一点,陈纳德将军本人也是从来没有否认的。

在其回忆录《陈纳德将军与中国》(Way of a Fighter: The Memoirs of Claire Lee Chennault)中,陈纳德表示在1937年5月底,应蒋夫人宋美龄邀请到中央航空学校担任教官的他,就利用搭乘开往上海的邮轮在神户停留的时间考察了东京、大阪与名古屋等日本城市一次。那一次的考察让陈纳德发现,以木造房屋为主的日本绝对经不起大规模的燃烧弹攻击。

抗战初期在武汉观察中日空战的陈纳德,也同样也对这座城市详细考察了一番。他惊讶的发现,武汉三镇,尤其是汉口日本租界区的城市结构与东京、大阪还有名古屋十分类似,而且所有的房屋也都是木头制造的。所以从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总统做出将B-29部署到中印缅战区的决定开始,陈纳德便不断游说中美两军高层将武汉做为新型燃烧弹的试验基地。

由于当时国军在河南、湖南与桂林也正遭遇到日军「一号作战」攻势的猛烈攻击,蒋中正很快就同意了陈纳德的建议。麦金农表示,如此大规模的空袭行动,基本上是不可能在不取得包括蒋中正、军政部长陈诚与中国战区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等人同意的情况下就由美军单独发起的。反而是史迪威与李梅,对陈纳德的建议始终是保持着「冷处理」的态度。

也正是因为害怕陈纳德「滥用」B-29,美国陆军参谋长马歇尔(George C. Marshall)与陆军航空军司令阿诺德(Henry H. Arnold)特别成立了一支独立于第14航空军之外的第20航空军来调度超级空中堡垒式轰炸机。第20航空军的指挥权平常掌握于华府的参谋首长联席会手中,专门执行空袭日本本土的作战任务。

只有在极度危急的情况下,蒋中正与陈纳德才可以透过史迪威向参谋首长联席会申请B-29轰炸机在中国战场上的使用权。然而当时史迪威并不希望陈纳德的空中攻势干扰到自己在缅甸的反攻计划,因此对其所提出的B-29使用申请始终压住不往上报。一直要等到1944年10月,由与蒋中正关系较为和善的魏德迈将军(Albert C. Wedemeyer)取代了史迪威以后,这个情况才有所改变。

为了提升与国民政府的关系,魏德迈二话不说就同意了陈纳德的建议,向参谋首长联席会申请了以B-29空袭武汉的使用权。考量到此刻M-69燃烧弹也需要一个战场来试验其威力,原本对中国战场局势完全不感兴趣,只想要轰炸日本本土的李梅也接受了陈纳德的建议,所以才会有1944年12月18日的武汉大空袭。

换言之,武汉大空袭是由陈纳德所建议与策划,得到蒋中正的批准并由李梅执行的一场无差别轰炸。儘管其针对的目标是日本军事目标与租界,而且在空袭发起前,第14航空军与国民政府也透过空投传单与派遣情报人员张贴标语的方式警告武汉地区的民眾早日做好避难的准备,但是却还是无法大量中国平民死伤的悲剧发生。

另外一位经歷过武汉大空袭的受害者黄孟侯先生,虽然认为战争行为没有什么道歉不道歉的问题,但是他仍认为美国与蒋中正对这起悲剧负有道义上的责任。(许和钧拍摄)

美国是否该为空袭道歉?

虽然亲身经歷了武汉大空袭的悲剧,但是无论是王兆铭还是黄孟侯都认为美国并没有必要为了这场悲惨的空袭行动道歉。王兆铭表示,所有他本人能接触到的武汉人,无论有没有亲朋好友死在空袭之中,都相信该为那场悲剧负责的是挑起侵略战争的日本人,而不是为了缩短战争进程不得不採取激烈手段的美国人与国民政府。

在空袭结束后不久,日本人为了挑起中国人对美国人的仇恨,还真的将六名飞机被击落后遭到俘虏的美军飞行员带到街上游行示眾。日军企图将这场空袭行动形容为白种人对黄种人的无差别屠杀以激发武汉市民与自己同仇敌忾,甚至还安排了几个中国人带着手套去打这些美国俘虏巴掌,并鼓励民眾上去一起殴打他们。

王兆铭指出,当下还真的没有一个武汉市民响应日军的号召殴打美军飞行员,而且也都认为那几个赏美国人巴掌的中国人其实是日本人假扮的。他表示生活在沦陷区的武汉人都发自内心的把美军飞行员当解放者看待,看到有美国人被俘虏上前去救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去殴打他们。日本人试图离间中美两国人民的做法,看在武汉人民眼中也不过是卑鄙小人的行径而已。

至于美军在广岛投下原子弹一事,王兆铭则与美国二战老兵一样指出欧巴马总统根本没有道歉的必要。王兆铭认为,日本人都还没有为当年侵略中国、东南亚与东北亚的行为道歉,有什么资格去要求美国人向广岛与长崎人民道歉?他特别指出,德国人就是因为诚心诚意的为战时纳粹屠杀犹太人的行为道歉才获得了世人的信服,但是日本人却始终没有做到这一点。

就算不提日本侵略中国的事蹟,王兆铭认为太平洋战争也是因为日军率先偷袭了珍珠港而爆发的。考量到日本人也曾经大量虐杀过英美盟军的战俘,王兆铭不仅认为欧巴马不必道歉,而且还认为他连访问广岛的必要性都没有。他相信任何一位亲身经歷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中国人,都不可能与日本人站在同样的立场去要求美国人道歉。

黄孟侯同样也指出,美国人不需要为了空袭武汉、东京或者广岛的战争行为对中国人或者日本人道歉。不过由于有大量平民在武汉大空袭中死亡,黄孟侯觉得美国人还是欠中国人一个公道。只是当时美军轰炸武汉也是在蒋中正的要求下进行的,所以黄孟侯认为中国人也只能把这股气吞到肚子里。毕竟如果美国人真的道歉了,那么国民政府领导战胜日本的歷史也很难用完美无瑕来形容了。

本身是武昌人,时任中国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部长的外交官王世杰,也曾在日记中对这场空袭行动造成的悲惨结果感到痛心疾首。然而,王世杰却同样在日记中表示,为了早日击败日本侵略者,这40,000同胞的牺牲是必要的。麦金农则指出,武汉大空袭就如同早年的黄河决堤及火烧长沙一样,看在蒋中正心中都是属于焦土抗战的范畴,是为了战胜侵略者而不得不实施的必要之恶。

至于提出轰炸武汉建议的陈纳德,在回忆录中也间接透露了自己确实为此感到良心不安。就是为了补偿包括武汉大空袭受害者在内,所有在抗战末期因第14航空军空袭而伤亡的中国沦陷区军民,陈纳德在胜利后组织了民航空运队(Civil Air Transport),在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的指挥下,投入国民政府的战后重建工作。

(中时电子报)


推荐阅读

发表意见
留言规则
中时电子报对留言系统使用者发布的文字、图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权利。当使用者使用本网站留言服务时,表示已详细阅读并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规定:
  • 请勿重覆刊登一样的文章,或大意内容相同、类似的文章
  • 请不要刊登与主题无相关之内容
  • 发言涉及攻击、侮辱、影射或其他有违社会善良风俗、社会正义、国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内容,本网站将会直接移除
  • 请勿以发文、回文等方式,进行商业广告、骚扰网友等行为,或是为特定网站、blog宣传,一经发现,将会限制您的发言权限或者封锁帐号
  • 为避免留言系统变成发泄区和口水版,请勿转贴新闻性文章、报导或相关连结
  • 请勿提供软体注册码等违反智慧财产权之资讯
  • 禁止发表涉及他人隐私、含有个人对公眾人物之私评,且未经证实、未注明消息来源的网路八卦、不实谣言等
  • 请确认发表或回覆的内容(图片)未侵害到他人的着作权、商标、专利等权利;若因发表或回覆内容而产生的版权法律责任将由使用者自行承担,不代表中时电子报的立场,请遵守相关法律规范
违反上述规定者,中时电子报有权删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锁帐号!请使用者在发言前,务必先阅读留言板规则,谢谢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