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50多岁的男性,一直都是个长跑健将,常常一跑就是18~20公里,但日前参加一场约12公里的赛事时,在6公里处就因头晕而蹲下,随后失去意识,被送往医院急救,到院时体温达41度,已出现急性肾衰竭和横纹肌溶解,紧急透过冷水池浸泡、大风扇加水气喷雾,25分钟内将体温降至38度,顺利脱离险境。

时序入夏,虽然偶而会下起大雨,但大多时候仍又闷又热,根据统计,全台7~8月期间,有超过40场马拉松相关赛事。三军总医院中暑防治中心主任朱柏龄说,有些人冬天练跑练很勤,就为了备赛夏天的比赛,但却忽略了「热适应」,且这适应程度,会随着年纪愈大、适应愈慢。

要参加路跑,事前自然要练跑,朱柏龄指出,很多人都是在较凉爽的夜晚练跑,但比赛时段却是炎热的白天或傍晚,如果为了拚成绩,硬要维持练习时的速度,身体很容易出问题。

朱柏龄说,天气热时,大脑会控制较多的血液到皮肤来帮助散热,此时肌肉分到的血变少,自然变得较无力,跑者若「不甘心」的想拚速度,强迫血液送往肌肉的同时,将导致皮肤散热功能降低、体温升高,提高中暑机率。

一名50多岁的男性,平时都有练跑习惯,但日前在参加路跑活动时,仅跑不到6K就中暑昏迷,体温飙到41度,幸经急救后已无大碍。朱柏龄推测,男子可能平时在较凉的晚上、或冬天练跑,到了炎热的夏天,出现「热适应」的问题;他提醒,不同温度,本来跑出的成绩就会不同,若比赛时段和平常练习时不同,在未事先做好温度模拟的情况下,绝不要太求好心切、勉强自己跑出「在平时较凉状况下所拥有的成绩」。

朱柏龄最后指出,当发现身体不适,便应儘快就医,但在等待救援同时,就应自行展开降温行动,「泡冰水」是最好的降温方式,若没有浴缸,可用防水布围成水缸形状泡水,或躲至阴凉处,解开衣物、持续用冰毛巾铺在身体各处降温。

#中暑 #热适应 #路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