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汽车品牌的造梦者、裕隆集团董事长严凯泰骤然病逝,妻子陈莉莲接任裕隆集团执行长,「她,不是打篮球的?能带领裕隆集团向前行吗?」这个大问号,恐怕是裕隆集团逾25万名股东最想问、最关心的议题。

2018年12月3日,裕隆集团董事长严凯泰辞世,享年54岁,集团声明稿指出,未来将在执行长「严陈莉莲」的领导下,按既定方向及轨道运作,集团及各公司营运不受任何影响。12月4日,裕隆召开临时董事会,选出严陈莉莲担任董事长,完成接班动作。

持有集团多数股权  经营权稳定

无内部派系、亦无市场派觊觎

严家在裕隆集团以台元纺织控有裕隆、中华汽车两大上市公司,且加计家族与投资公司持股,可控制持股超过三成。其他子公司股权也相对稳定,既无内部派系、也无外部大股东或市场派挟股权争夺经营权的问题。

严凯泰曾对友人说,「其实我觉得没有兄弟也是有它的好处。」比起台湾许多家族接班时所面临的兄弟分家问题,身为裕隆集团唯一的接班人,严凯泰的责任是无所遁藏的「相对清楚」。

如今,这个沉重担子,陈莉莲接下了。

冠夫姓,是一种宣示,对外有稳定军心、宣示正统的象徵意味。

严家的事业,由严家遗孀来接,这是陈莉莲变成严陈莉莲的原因;接下执行长一职,更意味着,严陈莉莲不会只想当虚位执行长。

必须站到幕前的安静董事

「也许没包袱,反而更可以做一些事」

陈莉莲早自一九九八年就是裕隆、中华汽车的董事,之后又陆续参与裕融、文生开发等董事会。她一直是安静的董事,不太表达意见,带着一双儿女出现在剪彩、尾牙,跟前盯后的画面,是她给人的一贯印象。

同属家族事业,也帮裕隆生产汽车塑件的东阳副董事长吴永茂认为,裕隆是老牌公司,经营运作已制度化,加上「严家是最大股东,没有股东斗争问题,也没有复杂的派系」,只要循着制度整合,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也许她没包袱,反而更可以做一些事。」

嘉裕西服前总经理江育诚对陈莉莲也信心十足,「她可以handle。」他曾担任过裕隆篮球领队,与陈莉莲一起管理篮球队。他描述,陈莉莲担任中华职篮董事长,旗下管理五、六个球队,领导管理风格虽不强悍,但治军严谨、重规矩,「情理法的排序,莉莲理先行,严董则是情走最前面。」重要的是,陈莉莲特质是深思熟虑,「总是经过思考,再把话讲出来。」

不仅如此,江育诚认为,陈莉莲能从田径选手变成篮球员,而且是杰出的女篮国手,「你就把她想成Curry(美国NBA球星),那么矮,面对状况,一定要有突出的地方,努力的程度就跟Curry一样,带着不服输的斗志。」

摊开纳智捷枱面上的相关企业损益数字,加总杭州东风裕隆、东风裕隆销售、纳智捷(台北、杭州)和华创四家公司,去年共认列亏损65.4亿元。这个数字,等于吃掉集团四家上市公司同时期税后净利的4成以上。但熟悉内部运作的人士表示,长期累积的亏损与投入的心力,何止是这个数字的数倍。吴永茂以中国哈飞汽车为例,当年虽开发两个原型车,推出四款轿车,最后却黯然收场,他曾问过当时操盘的负责人,烧了多少资金,答案很惊人:「两百亿元人民币」,换算下来是新台币近千亿元的投资最后付诸流水,对纳智捷不啻是一记警钟。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阅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146期)。

(中时新闻网)

#裕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