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及性侵女工作人员的导演钮承泽10日在法警陪同下到地检署报到,准备接受检察官侦讯。(季志翔摄)
涉及性侵女工作人员的导演钮承泽10日在法警陪同下到地检署报到,准备接受检察官侦讯。(季志翔摄)
钮承泽性侵案涉嫌重大,检察官令150万元交保限制出境。(陈志贤摄)
钮承泽性侵案涉嫌重大,检察官令150万元交保限制出境。(陈志贤摄)

导演钮承泽被控性侵案,台北地检署原拟上周五传唤他到案,但他请假未到,检方改于今早9时30分首度以性侵案被告身分传唤他出庭,钮承泽出家门时,只向媒体说「答案永远只有一个」,台北地检署逾3个多小时侦讯,认为钮涉嫌重大,谕令交保150万元,并限制出境、出海及住居。

被害人控称,11月23日,钮承泽邀她和长官等人到北市忠孝东路四段的工作室吃晚餐、喝酒聊天,当时现场有多名钮承泽的友人,眾人饮酒后逐一离去,隔日凌晨仅剩下钮与被害人,2人坐在沙发上,钮先靠近她,并抚摸她头髮、肩膀,随后将她扑压在沙发上强吻、袭胸,接着脱去她的衣裤,要求口交,因无法勃起,改以手指性侵。

但据了解,钮在警询时供称,女方在酒摊结束后,仍留下来未离开,他认为双方应是互有好感,他想与女方亲热时,他没看出女方明确表达不同意,当女方出言要求停止,他就停手,不认为自己涉有性侵的主观犯意。

检警调查,事发当天,钮从中午起就在工作室接待一组夫妻客人,被害人和她的主管直到下午才加入,直到午夜12点,被害人女主管先离开后,只剩被害人与钮独处。

钮自认对方留下的举动是在表达好感,因而与对方发生进一步的亲密接触,未料双方认知有落差,钮事后虽曾传简讯向对方道歉并下跪请求和解,但仍被对方提告性侵。

由于现场仅钮与女方在场,女方的指控,原本只是单一指述,但因钮事后不断私讯道歉,希望女方不要提告,并拿60万元支票透过女方主管转交被拒收;钮事发后种种试图弥补女方的举动,如今反成为不利的关键事证。

(中时 )

#女方 #性侵 #钮承泽 #被害人 #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