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部补助研究计画,长期被批评「重理工、轻人文」,世新大学社会心理系主任詹昭能近日统计,在107年度「年轻学者养成计画」共78件研究案中,在「哥伦布计画」共计29件研究案中,人文社会领域仅2件,占6.89%,49件「爱因斯坦培植计画」则只有7件人文社会领域研究通过,占14.29%,且私立大学或申请仅两校,同时还存在「重公立、轻私立」的问题。

詹昭能指出,打开「年轻学者养成计画」检定清册,若以计画名称来看,依旧以理工类为最大宗,若以比较宽松的标准而论,属于人文社会的研究案有9件。

詹昭能认为,像是在「爱因斯坦培植计画」当中的研究案,像是:「可解释的人工智慧细菌通讯在行动边缘运算」、「解放智慧型手表:利用丰富触觉回馈增进智慧型手表之多媒体体验」、「迈向研究资料基础建设:资料共享实务与资料之学术影响力探索」、「气候变迁下未来城市之洪水韧性评估与建构-一个跨领域之整合性时空模拟架构」等4案,看似与社会研究相关,却很难归属于人文社会计画,若加以排除,总计78件计画仅有4件属之,仅占5.13%。

詹昭能提到,科技部补助研究计画不只存在「重理工、轻人文」的问题,「还明目张胆的『重公立、轻私立』」,其中仅有两件来自于私立大学,都属于「爱因斯坦培植计画」,分别是元智大学电机工程学系(所)助理教授彭朋瑞、长庚大学资管系助理教授曾意儒,詹反问:「私立大学年轻学者真的这么不成材吗?」

詹昭能进一步指出,歷任科技部长都是科技背景出身,重点研究补助项目才会被摆在自然理工与医学领域,现任科技部长陈良基也有相同的问题,理工色彩更加浓厚,推出政策时特别明显,才会把焦点都方在人工智慧上,导致人文社会领域申请研究补助很容易被排挤,甚至科技部人文社会研究司属于弱势单位,但是少子化、高龄化等社会结构问题难易解决,仰赖学术研究成果研拟解方,政府补助研究领域却成失衡,必须调整。

嘉义大学应用歷史系教授吴昆财则说,科技部补助计画一直以理工为主,其实是100多年来的现象,自五四运动开始便是如此,「脑袋没有换,四肢也没有办法换,研究计画取名爱因斯坦计画,而不是托尔斯泰计画,便能看出端倪!」他认为,发展学术研究理应人文与自然并进。

吴昆财也说,长期以来理工与医学研究获得大量补助,但国内科普研究发展也没能「超英赶美」,包含丁肇中、杨振寧等享誉盛名的科学家,也都是海外培育的顶尖学者,但发展学术研究理应人文与自然并进,学术研究能量才能均衡。

(旺报 )

#研究 #计画 #人文 #社会 #补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