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5月31日,特地选在中国苏州市的香格里拉酒店,他席开8桌,宴请所有瑞轩中国苏州厂经理级以上的陆籍干部。席上,他先乾为敬,谢谢大家16年来的共同努力,然后,感性又难舍地向大家正式宣布:「不是传言,瑞轩是真的要去越南设厂了。」

不只瑞轩,过去一年来,只要被列在中美贸易战课税清单上的中国厂商,都面临和瑞轩同样的紧绷压力:外有营运上的课税时间进逼,对内不只要面对中国员工的浮躁情绪,许多公司甚至还要面对中国地方政府的各种「留人」招数。

说是留人,更多是百般刁难,查税、各种巧立名目的检查事项,花招尽出,要吃敬酒还是罚酒?业者吃了亏也不敢吭声,毕竟,要从中国将资本移出,哪有那么简单?

瑞轩算是其中较幸运的厂商,因为台湾母公司营运资金充足,因此海外设厂可以从台湾直接转投资,不用撤出中国资本;再者,瑞轩算是苏州当地老牌、绩优的大型台商,「即使不得不裁员,也在他(苏州市官员)眼皮子底下进行,他看得到公司在转型。」

「去越南!」董事长吴春发拍板确定后,课税倒数在即,逼得瑞轩必须选择最快、最具效率的方式。去年8月,瑞轩公告成立越南子公司,正式前进越南;12月就正式公告,宣布花1800万美元,买下日商Y-Tec公司在海防市VSIP越南新加坡工业区的厂房。

到底有多赶?「不好意思,这里还有点纷乱,上星期,台湾总公司主管和客户才刚来检验过。」说话的苏州乐轩科技人力资源处处长邱德彦,他掏出来的名片竟然还是中国苏州厂的名片,职衔也还是苏州的主管,连越南手机都来不及办,可见时间有多紧急;然而当办公室还在装修,一切乱纷纷之际,越南第一条试营运的生产线已正式上线。

偌大的厂房还很空旷,空气中还有油漆混杂着装潢工程的味道,目前只初步招募150位员工,装设了第一条生产线,经过一个月训练就直接上线;许多员工的制服上还贴着「新人」的字样,代表还在一个月试用期内,但一台台大电视已出现我们眼前,在越南这个簇新的生产线枱面上,一台台生产、装箱、入柜。

就这样,边搬家、边装修,也边生产,在中美贸易战火的延烧下,台湾科技厂的海外迁徙,就在我们眼前,活生生上演。

「我老婆至今还没答应要跟我来越南。」邱德彦有点无奈地笑笑,一句话又把我们飘远的思绪拉回现实;其实这是许多征战海外的台籍干部都会面对的难题。

富士康越南负责人神秘现身

更大投资计画在潜水?

5月下旬是越南河内有名的雨季,位在北越的桂武工业区办公室却来了一位神秘贵客,185公分的瘦长身高格外显眼,他是富士康在越南的负责人卓宪宏,他的到访,让工业区行政人员立刻高规格接待。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阅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173期

(中时电子报)

#越南 #中国 #台湾 #课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