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表订工作时间是一天10小时,但我平均会做到12小时以上。」小花(化名)无奈地说道。她是一家中型博弈网站的中高阶主管,知道记者来马尼拉採访,托我们带上几盒安眠药,说自己需要好好睡上一觉。

即将满30岁的小花,从台湾私校毕业后,待过服务业、科技公司,但待遇一般。2018年看到网路上的博弈业徵才资讯,决心为了百万年薪南漂菲律宾。她说:「公司福利很好,一天供应5餐的食堂和免费交通车接送,在这里工作,几乎花不到自己半毛钱。」

像小花一样,竞相投入菲律宾线上博弈产业的台湾年轻人,多半是受到以下的徵才条件吸引:

运营主管:月薪10万至15万元,5年以上经歷,大学。

人事行政副总监:薪资面议,经歷不拘,大学。

市场总监、产品经理:月薪9万至12万元,专科。

除了主管职,在各种人力银行网站上,还有更多基层人力需求,包括文字客服人员、行政人员及PHP工程师。

根据菲律宾移民局数据显示,18年,就有超过20万名中国人申请工作签证,当中90%为网络赌场相关工作。南漂的台湾人也不在少数,16年台湾驻菲律宾代表处所发布的讯息就指出,「近来国人前往菲国博弈产业工作情形日益增加,但网路博彩公司良莠不齐,时有护照遭扣留的情形发生。」

样貌:团体行动的「菠菜」人生

线上博弈业虽在菲律宾合法经营,但究竟有多少公司拿到合法牌照,数字并不透明。今年3月,负责菲律宾博彩业监管的机构PAGCOR主席多明戈(Andrea Domingo)就指出,光是近几年他们扫荡的非法营运博弈网站,就高达3万家。

来到这里的中国人和台湾人,把「博彩」称作「菠菜」,他们称自己是「吃菠菜的人」。数以万计「吃菠菜」的人,也在当地形成独特的生存文化与生活地景。

和外派菲律宾白领工作者的工作模式不太相同,这些「吃菠菜」的人极少单独行动,工作与生活总是「团进团出」。在公司安排下,多半集体住在酒店式公寓,上下班搭冷气巴士往返,工作一结束,就马上被送回住处休息。

不少受访的主管告诉我们,马尼拉治安不佳,要避免不必要的风险。

在马尼拉工作的小花,也从不搭乘吉普尼(当地上班族最常使用的交通工具),即使距离住处仅5分钟路程,她依旧习惯预约私人车辆。因为受访前几周,她的同事才在大街上被持刀抢包,肚子硬生生被划了一刀,报警后也破不了案;严重的贫富差距和败坏的治安,让不少博弈从业者心生恐惧。

限缩的生活圈、引人注目的大笔金钱交易、有时还得冒着替违法公司工作的风险,种种疑虑都加深了远渡重洋的博弈移工的「封闭性」。

为了解决这股庞大压力,有人选择在短时间累积财富,有人纵情声色,甚至「靠赌纾压」,小花就是这样的例子。「手气好的时候,能赢个几万元,输的时候,就没那么开心,想想反正是消磨时间,这些钱注定是要输的。」小花潇洒地说。

过去两个月内,她到实体赌场6回,已输掉10多万披索(约新台币6万元)。对于自己卖命赚来的钱轻易散去,她不在意,因为她心里还有别的投资打算——「买房」,这几乎是每位南漂的博弈移工会想尝试的生财之道。四十至五十平方米(约十五坪)大小的套房,通常是这些博弈移工们的首选。

处境:老华侨称他们「蝗虫过境」

17年,小花的同业在马尼拉湾区的帕赛市(Pasay City)相中一处套房,要价300万披索(约新台币180万元),后因频繁出差,错失出手机会;短短一年后,该处售价翻了1倍,来到600万披索(约新台币360万元)。

我们实际走了一遭,在当地开发商SM集团(SM Development Corporation)的展售中心,房产销售业务锁定的全是华人面孔,他们端出一户户位于马卡蒂市中心、26平方米(约7坪大小)的全新套房,开价600万披索,强调景气火热,半年内价格就会飙高4成。

对于「菠菜业」所产生的巨变,在菲律宾生活了60年的老华侨王为仁形容,「那就是蝗虫过境。」虽然博弈业带动明显的GDP(国内生产毛额)成长,但经济成果却没有回馈到一般民眾身上,反而集中在少数中国业主身上。

不仅如此,产业内大量中国族群也未准备融入当地,而是维持一贯作风,容易与当地人形成衝突;一旦中国与菲律宾联手严打非法业者,首当其衝的,绝对是过度仰赖博弈产业的菲国经济。

前景:转业不易,难以赋归之路?

菲律宾社会对立的矛头,皆指向博弈产业,身在其中的台湾博弈移工,处境也同样矛盾。

文章来源:今周刊

(中时电子报)

#博弈移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