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私菸惹的祸,国安局私菸案正如火如荼查办中,海巡署南区巡防局岸巡大队士官长王育洋却因私装GPS侦查走私香菸案,被依妨害秘密罪判投役50天、得易科罚金、缓刑2年确定,最高检察署认为最高法院驳回上诉理由中以「隐私受侵害」取代「非公开」构成要件,判决违反法令,提起非常上诉。

王育洋是于2014年6月间侦办香菸走私案,私自在可能涉嫌载运私菸的营业小货车上装设GPS卫星定位器监控小货车行踪,装设7天后取回定位器时,被货车司机发现,报警逮捕王育洋并提告妨害秘密罪。

高雄地检署侦查认为王育洋基于办案需要装设GPS不违法,不予起诉,再议也驳回,货车司机声请交付审判经高雄地院裁准审理,认为车辆上路行迹与驾驶或乘客活动,通常应被认定为不希望公开其个人行踪,属妨害秘密罪规范的「非公开活动」,认定犯后态度尚可,判他拘役40天,得易科罚金,并宣告缓刑2年。

侦查中对王育洋行为不起诉的雄检,在王育洋一、二审判决后提起上诉,认为装设GPS 追踪器的作为,应属侦查作为,属于依法令的行为,为王育洋争取无罪。不过,高雄高分院反而以王育洋具有公务员身分应加重其刑,改判拘役50天,得易科罚金,缓刑2年,最高法院驳回检察官上诉,王育洋案判决确定。

不过,最高检认为,最高法院驳回理由中指的「非公开之活动」,是以「隐私受侵害」取代「非公开」构成要件,违反罪刑法定主义,王育洋案中的GPS纪录全部是货车在公共道路的「公开活动」,若依确定判决见解,恐怕连架设路边的监视器也会构成犯罪,因为汇整各路段的录影资料,也能拼凑出一个人的行踪。

而且,王育洋行为时,司法实务并未禁止警察使用GPS搜证,王男依侦查实务搜证,有法律上正当理由,并非「无故」。

最高检指出,法令至今尚未规范GPS搜证的要件及程序,在法律明定前,不能由社会共享司法警察维护治安的果实,却由司法警察独自承担刑责风险,日前以本案判决适用法则不当,向最高法院提起非常上诉。

(中时 )

#上诉 #侦查 #判决 #活动 #最高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