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网友说:「早期法学博士都是直接聘副教授喔,蔡英文、马英九、许玉秀都是。」(翻摄林保淳脸书)
有网友说:「早期法学博士都是直接聘副教授喔,蔡英文、马英九、许玉秀都是。」(翻摄林保淳脸书)

蔡英文「论文门」事件似乎又越演越烈了,台湾师范大学国文学系教授林保淳直指,有些独派学者打错方向,他认为蔡英文「论文门」的真正致命伤,就是疑以她的博士论文「以旧当新」用来升等。

林保淳在脸书指出,有些严肃而认真的独派学者,用力的方向显然有问题,因最终必然要走向面对英国司法的裁决此一结局,会是一场持久战,在明年1月11日之前,不可能有结果,蔡英文若顺利当选,一切异议的声音,都将消声匿迹,蔡还是可以安安稳稳地当她4年的总统,远水何能救得了近火?

林保淳点出,其实「论文门」的主轴还是应拉回台湾,名嘴杨宪宏与美国律师童文薰还是比较有方向感,但剑指国图的「非法登录」,最多只能弹劾相关人士,蔡只要命令国图移转,即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另标举蔡过去种种与现在不同的观念和理路,蔡若以「时移世易」振振有辞地反驳,还是难撼动分毫。目前真正可以施力的是,将蔡的整个学术晋升歷程,摊在阳光下检验。

林保淳认为,蔡被指控曾把所谓的「博士论文」内容,在取得学位前后分别转译发表过,颇有「一鱼多吃」的投机取巧,但在30年前的台湾学界,其实是相当常见的,不能以此苛责蔡,最多只能证明她其实没有沾沾自喜的学术能力,只是习惯自夸、说谎而已,但说谎、自夸,并不构成犯罪。不过,博士论文内容儘管在当时是被允许先后分篇发表,但无论如何都只能使用一次。

林保淳指出,博士论文被用来获得「副教授」,就不能再用来当作研究成果升等成教授资格,到底蔡是一开始就「聘为」副教授,还是「升等」为副教授,好像还未水落石出。据杨宪宏、童文薰的抽丝剥茧、详细比对,怀疑蔡凭藉「升等」的「论文合集」,10篇中有7篇是完全同于「博论」,另外3篇版权则归属于政府的「研究计画」,严格来说,是不能等同于研究论文。

他也质疑,蔡英文不仅是「一鱼多吃」,光靠一本「博士论文」纵横学术界,更是企图「鱼目混珠」、「以旧当新」,「瞒过」」好几个层级的评审委员升等。当然,台湾的学术审查,向来有难以言说的群派之弊,蔡的论文写得再糟,通过就是通过,谁也无法事后否决。不过,蔡若蓄意「以旧当新」,就有学术的「诚信」问题,虽未必是「偽造文书」,至少可能算是「学术诈欺」,这就值得学术界鸣鼓而攻之了。

林保淳认为,蔡英文「博论」若蓄意「以旧当新」,这才是蔡英文「论文门」的致命伤,除了可戳穿她号称2个博士的谎言,还可以凸显她的「诈欺」,学术界再如何颟顸,也应该不能容许这样的「学者」挂羊头卖狗肉吧?推而广之,台湾人难道要容许这样一个可能说谎、诈欺的「嫌犯」,继续再「领导」台湾4年?

网友回应说:「早期法学博士都是直接聘副教授喔,蔡英文、马英九、许玉秀都是。」林保淳回说:「我当然知道,我就是以博论聘副教授的,但前提是要先有讲师资格,我早在毕业前8年就有讲师资格了。有关蔡的聘任,是否有先过这一关,还不清楚,因为教育部先后有升等与聘任两种不同说法,也许洋博士强过土博士,可以免讲师这关,这我就不清楚了。」

文章来源:林保淳脸书

(中时电子报)

#论文 #蔡英文 #林保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