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岁的云林县议员廖郁贤闪嫁大她22岁的简姓助理教授,不仅地方轰动,消息还上了全国版新闻。但她过去曾交往的1位邱姓前男友(小邱),仅因和廖女分手后1年多,再和别人交往、PO照晒恩爱,竟惨遭廖郁贤状告法院,指邱欠她10万元债务。小邱不堪被女方用电话「卢」,随口答应要给,没想到竟遭录音成了「证据」,最后只好认栽,乖乖付「根本不存在」的债务。

小邱回忆,他的居酒屋「蓝」约于2017年间开张,当时仍未和廖郁贤分手,廖也常以「老板娘」身分来招呼客人。然而,她在2018年间受时力徵召,投入九合一大选角逐县议员后,便主动提出分手。

「去年3月,我交了新女友Cindy,7、8月左右吧,突然收到新北地院民事通知,说她(廖郁贤)要向我催讨一笔10万元债务,理由是当年居酒屋开张时,她帮忙行销、打理店务的报酬。」小邱不解认为,自己哪有欠她钱?而且当时是她自愿来帮忙,2人也没签什么付钱文件。

在自觉「问心无愧」下,小邱选择不甩法院通知,也未出庭,某天正在居酒屋忙碌时,竟接到廖郁贤的来电,一直质问他为何不还钱。由于想要快点结束通话,小邱最后随口说了句:「随便啦,那就算我欠妳10万元好了。」岂料,这短短几个字,却变成了小邱的「呈堂证供」。

原来,这段对话全遭廖郁贤录音,加上小邱后来还真得匯了1万5千元到廖郁贤所指定的帐户,法院收到这2大「证据」后,认定小邱「真的欠钱」,于是寄发「支付命令」,要求小邱必须偿还剩下的8万5千元。「我当时只是想,给她(廖郁贤)一点钱安抚,之后她应该就不会再来烦了,所以才匯了1万5千元,完全想不到事后竟变这样。」

小邱指控,因为廖郁贤的恶整,让他辛苦经营多年的居酒屋只能结束营业。(图/赵世勋摄)
小邱指控,因为廖郁贤的恶整,让他辛苦经营多年的居酒屋只能结束营业。(图/赵世勋摄)

前阵子小邱又收到法院通知,表示若未在期限内还清债款,将会强制执行、查扣财产,他敌不过压力,便乖乖缴了8万8千多元(3千多元为逾期利息),「我只能算了,她(廖郁贤)是议员又懂法律,民不与官斗,我只希望花钱以后,未来可以不要和她有任何纠葛了。」

针对这些指控,廖郁贤表示,是因小邱老婆打电话骚扰她,还对云林议员们讲她坏话,她觉得名誉受损,才会用「讨钱」反击,并非看到前男友交新欢才报復,且当初开店时,员工劳健保、买酒等都是她先垫钱,她强调有电话录音,小邱也答应付10万元。她也否认说过「要让居酒屋无法经营」,也没删除居酒屋粉专、更没成立群组骂小邱是渣男等。

至于自制讣闻向议会请款12万元一事,她表示全家自小就被家族赶出,但爷爷过世,上面怎可以没有她的名字?而且别的议员有家人过世,她也有付奠仪,「这笔钱是我帮爸爸要,我没去公祭,是爸爸怕我受委屈,叫我别去。」至于斗六市长及其他民代对她提告,她认为自己身为议员,有权监督公眾事务,且可受公评,「要告就告吧。」

更多 CTWANT 报导

(中时新闻网)

#廖郁贤 #居酒屋 #10万元 #议员 #前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