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茅埔西营将寮是座插了令旗的水泥小祠,看似不起眼,却是大茅埔居民最坚实的心灵寄托。(刘怀仁提供/王文吉台中传真)
大茅埔西营将寮是座插了令旗的水泥小祠,看似不起眼,却是大茅埔居民最坚实的心灵寄托。(刘怀仁提供/王文吉台中传真)
大茅埔西营将寮小巧精致,矗立窄巷路口,是大茅埔居民最坚实的心灵寄托。(刘怀仁提供/王文吉台中传真)
大茅埔西营将寮小巧精致,矗立窄巷路口,是大茅埔居民最坚实的心灵寄托。(刘怀仁提供/王文吉台中传真)
大茅埔居民在农历初二、十六举行犒将仪式,准备马草水、36碗酒、36碗肉等,酬谢神将护卫村庄。(刘怀仁提供/王文吉台中传真)
大茅埔居民在农历初二、十六举行犒将仪式,准备马草水、36碗酒、36碗肉等,酬谢神将护卫村庄。(刘怀仁提供/王文吉台中传真)
大茅埔南营将寮是座插了令旗的水泥小祠,看似不起眼,却是大茅埔居民最坚实的心灵寄托。(刘怀仁提供/王文吉台中传真)
大茅埔南营将寮是座插了令旗的水泥小祠,看似不起眼,却是大茅埔居民最坚实的心灵寄托。(刘怀仁提供/王文吉台中传真)
大茅埔东营将寮小巧精致,矗立窄巷路口,是大茅埔居民最坚实的心灵寄托。(刘怀仁提供/王文吉台中传真)
大茅埔东营将寮小巧精致,矗立窄巷路口,是大茅埔居民最坚实的心灵寄托。(刘怀仁提供/王文吉台中传真)

位于中横公路的客家庄大茅埔,建庄近200年,先民为抵御外敌入侵,聚落规画为易守难攻的防卫形式,庄内户户祖厅设有龙神,守护神有三山国王及麾下将领。中横开通后,来往游人倏忽经过,不甚起眼的大茅埔依旧静静伫立,保存水圳、龙神、将寮等文化,被称为「暧暧内含光」的客家庄。

大茅埔建于嘉庆年间,当时屯首张寧寿聘请易庚麟担任陂长辟圳,并规画良田、排水、交通、卫生等设施。文史工作者刘怀仁表示,当地紧邻原住民部落,外围有壕沟、岗哨、刺竹林等,内有栅门、巡逻线路、瞭望亭等,水圳兼具灌溉、护庄及风水考量,内外防御完善。

大茅埔不仅有防御工事体系,还有三山国王、土地公与将寮等心灵防御系统。刘怀仁提到,居民举凡生老病死、失物寻人等疑难杂症都会到泰兴宫请示三山国王,而庄内主神三山国王麾下的四方将领,率十万兵将戍守东西南北将寮,保卫居民,五营之外又奉祀土地公。

将寮是插了令旗的水泥小祠,造型小巧精致,矗立窄巷路口,看似不起眼,却是大茅埔居民最坚实的心灵寄托。「客家人崇敬天地,也最懂得感恩。」刘怀仁说,居民会在农历初二、十六举行犒将仪式,准备马草水、36碗酒、36碗肉等,酬谢神明与兵将的护卫。

(中时 )

#茅埔 #居民 #三山国王 #三山 #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