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亦捷(左)演出施立导演的作品,两人默契、信任感十足。(粘耿豪摄)
李亦捷(左)演出施立导演的作品,两人默契、信任感十足。(粘耿豪摄)
李亦捷(左二)在片中演出惹火酒店妹,牺牲不小。(资料照)
李亦捷(左二)在片中演出惹火酒店妹,牺牲不小。(资料照)

27岁演员李亦捷主演《野雀之诗》拿下去年台北电影奖影后殊荣,电影相隔1年终于上映,她在片中饰演内心缺乏爱的酒店小姐,共有3场激情床戏,第1场是跟前辈游安顺,第2、3场则是跟夏腾宏,导演施立表示,她这3场床戏一点欢愉感都没有,因每一次性爱都有目的性,仔细听甚至连3次的呻吟声都不同,表演相当细腻。

第1场对上游安顺的床戏,李亦捷的目的是要用身体留住男人,所以侵略性较强,其实游安顺当天才确认会有大尺度床戏,开拍前有点吓到,加上拍摄时几乎都是由女方主导,拍到女上男下的体位时,李亦捷还主动把他的手抓起来放到自己的胸部上揉捏,最后让游安顺害羞说:「导演好了,可以了可以了。」

李亦捷第2场床戏则是图跟夏腾宏来场「速约炮」;第3场是放纵自己,不管有没有爱都决定要享受当下。因两位演员有私交,拍摄期间夏腾宏还私下跑去跟施立说他很害怕,因为李亦捷入戏极深,越来越不像原本认识的她。施立也透露,虽然电影3点不露,但画面、声音情欲太饱满,赴香港参加影展时就被列为香港的三级片。

《野雀之诗》对李亦捷来说是1个别具意义的作品,在她接到这部片之前,其实已经很久没有戏约上门,「那时我没有工作,只剩两种选择,1是不当演员、2是继续等待,这两个决定都会让我很痛苦。其实不管能演什么角色,即使人物再黑暗也让我感觉到存在感。」

李亦捷被施立相中女一后,起初仍没有自信,甚至在开拍前请导演换掉自己,深怕自己砸锅毁了票房,「就像是玻璃鞋,有1天真的穿上了、有戏拍了,又怕把它弄破。」对此施立却说:「她一直没自信,但是到了镜头前,居然又换了一个模样,都是她叫我放心。」

《野雀之诗》对施立而言也是特别的存在,是他执导筒的第1部长片,回忆最后1场在山上补拍的戏,他感动落泪说:「电影拍18天,18天内只有重拍1场戏,那天我们从市区大队赶回山上,结果山上暴雨下了2小时,所有人躲雨2小时,竟然没有任何1个人抱怨,真的是太神奇的事情了。」电影24日上映。

(中时 )

#李亦捷 #野雀之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