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苍鹭」(Heron)无人机

就在中国大陆和印度设法解决喜马拉雅山区边境争议之际,无人机却扮演了日益吃重的角色。

据《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20日报导,印度政府15日说,打算向以色列採购更多「苍鹭」(Heron)中高空长程(Medium-Altitude Long- Endurance,MALE)无人机,而美国的「掠夺者B」(Predator B)也在购物清单上。

另一方面,北京在为期好几个月的「实际控制线」(Line of Actual Control,LAC)对峙上,早已广泛使用无人机。7月稍早,中方还公布了印度部队在东拉达克加勒万谷(Galwan Valley)活动的影像,而这很可能是由无人机拍摄的。

北京军事观察员周晨明指出,无人机能轻易进出人类到不了的地方,并监视难以巡逻的重要地点。而他认为,印度无论在无人机的品质和数量上,都呈现了劣势。他指出,印度的採购流程缓慢,而无人机的数量有限。此外,除了陆制无人机外,先进无人机都不便宜。因此,就无人机来说,印度在边境上是强压不过中方的。

以色列航太工业(Israel Aerospace Industries,IAI)是印度陆军主要的无人机供应商,提供了用以侦察和打击的「苍鹭」和「搜索者」(Searcher)无人机,还有用来执行反辐射任务的「哈比」(Harpy)与「哈洛普」(Harop)无人机。其中「苍鹭」是8.5米中高空长程战斗无人机,酬载量可达250公斤。而它的最高时速为200公里,续航时间能达52小时,而实用升限为1万米。

至于「搜索者」的实用升限仅有6,100米,这意味着它在世界屋脊的作战范围有限。「实际控制线」在喜马拉雅山绵延数千公里,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有些山峰更超过8,000米。对无人机来说,这环境十分严峻。

印度大约有70架「苍鹭」,2018年时,1印度「苍鹭」飞越洞朗附近的「实际控制线」,结果在中方控制区坠毁。而2017时,还有1架型号不明的印度无人机也面临同样的命运。虽然新德里在自行研发「武士」(Rustom)和「武士-2」(Rustom-2)武装无人机,但都尚未服役。

攻击-2察打无人机
翼龙II无人机

相对的,中国大陆是世上最大的无人机制造与出口国之一。而解放军使用最普遍的机种之一,就是「攻击-2」察打无人机。目前不清楚解放军有多少架「攻击-2」无人机,但中方以「翼龙II」(Wing Loong II)的出口品牌,卖了48架给巴基斯坦。

攻击-2中高空长程无人机长11米、酬载量为480公斤,可携带多达12枚飞弹或炸弹,时速最高可达380公里。而它的巡航时速为200公里,实用升限为9,000米,比「苍鹭」更大、更快,武装也更强。

除了攻击-2外,解放军据说还部署了如彩虹-4等大型察打无人机。2018年时,中方在青藏高原测试了彩虹-4,而特别针对高海拔区改装的BZK-005C,则曾在2017年现身拉萨机场。此外,BZK-005C的设计为降落软土跑道而优化,酬载量最高可达300公斤。据中国大陆官媒说,今年稍早它参与了西藏的实弹军演,对地面目标发射了各式导弹和飞弹。

文章来源:China-India border dispute: drones prove their worth at high altitude

(中时新闻网)

#印度 #中国大陆 #边境 #无人机 #攻击-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