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李登辉同年代的台籍精英,有不少在1947年的228事件,及之后国民政府治台期间遭遇白色恐怖。李登辉在228事件时藏身友人何既明家开的米店二楼,也曾在1969年被警总约谈。

李登辉曾表示,他因「参与过共产党」,「一直怕被『掠去』(抓走),有20、30年晚上都睡不好觉。」

「一切来得突然,妈(曾文惠)永远忘不了那个6月的清晨。天刚矇矇亮,一阵刺耳的门铃声,穿着睡衣前去应门的爸,首先映入眼帘的是4、5个穿着制服的宪兵,而不远处的巷口,正停放着一辆军用吉普车。」李登辉长媳张月云在《华枝春满》一书,纪录李、曾亲述白色恐怖经歷。

曾文惠回忆说,李登辉当时还算很镇定,从柜子中取出康大回来后剩下的美金支票,一一签好名字,交代拿给长子宪文处理。

「来客『请』走了爸,当妈从先前的惊惶、错愕中回过神来时,她感觉整个人被恐惧、无助紧紧地攫住。」担心「他会不会从此再也回不来了?」甚至「连人被带到那里去都不知道」。

歷经17个小时,当晚11点李登辉被送回来,曾文惠说,「那是我有生以来最长的一天。」

约谈持续数天,李登辉说,「大概因为我当时已稍有名气,他们的态度一直相当客气。」而李登辉友人何既明告诉日本作家上阪冬子,李登辉透露,当时调查官曾对他说「现在要处死李登辉,比掐死一只蚂蚁还容易」。而最后一次谈话结束,临去之际,有位操闽南口音的警总人员,留下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像你这种人,也只有蒋经国敢用你」。

李登辉于国史馆留下的口述,曾留下其推论,认为「可能是蒋经国要用我,想把我洗净一下。」至于他后来加入国民党的理由,他在接受上阪冬子访问时说:「因为我认为,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如果不入党的话,就没资格参加重要的会议,也无法完成发挥所长的心愿。」

之后李登辉一路平步青云直到担任总统,但张月云仍写下,「歷经的那场惊吓,成为妈久久挥之不去的梦魇。有好长一段时间,她习惯在睡觉时,将耳朵紧紧地贴在枕上,入夜时分,任何驶过巷道的车声,都会使她整颗心揪紧。」

(中时新闻网)

#李登辉 #约谈 #警总 #蒋经国 #曾文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