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斡旋下,以色列与阿拉伯联合大公国13日达成协议,将实现双边关系全面正常化。阿联成为第一个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的波斯湾国家。以色列与阿联走近引起了伊朗的警惕。伊朗外交部14日发布声明称,伊朗认为以色列和阿联达成的关系正常化协议是「危险且非法的」。

伊通社援引伊朗外交部的声明称:「阿布达比与假犹太復国主义政权(以色列)达成协议是可耻、危险的举动,阿联和其他支持该协议的国家将对后果负责。」

伊朗外交部表示:「这是在背后捅了巴勒斯坦人一刀,此举将加强地区团结,反对犹太復国主义政权。」

香港中通社14日引据「界面新闻」消息报导,7月初,中东新闻网站「中东之眼」的一篇文章指出,阿联和以色列两国关系既建立在地缘战略、商业和安全层面的深度合作上,也建立在共同的、坚定的意识形态上。文章认为,两国认同的主要支柱之一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伊朗。

此外,以色列的情报能力也为阿联所看重。以色列为阿联提供了其共同利益的情报能力,两国在间谍和数据分析领域的合作很密切。两国会不时进行联合演习和交换情报消息,有几次以色列军事安全专业人员在退休后被雇用,帮助阿联安全和军事公司。

伊朗前副外长侯赛因.阿米尔-阿卜杜拉希安称阿联与以色列达成和平协议是犯了一个「战略错误」。事实上,以色列近年来与波斯湾国家关系改善,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双方都对伊朗在中东地区影响力的增长感到担忧。因此,以阿达成和平协议是否会成为它们正式联手对抗伊朗的开端,这一问题的答案将对今后中东局势走向产生重大影响。

另据新华社14日报导,大陆中东问题前特使吴思科表示,以色列与阿联在地缘政治和经济科技方面的合作诉求促使双方达成和平条约。以色列多年来一直试图把地区矛盾转向伊朗,而波斯湾国家把伊朗近几年在地区内影响力的增长看成是一种威胁。此外,川普政府也希望把伊朗打造成地区极端势力的总代表。三方由此组成了共同对抗伊朗的阵线。

大陆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孙成昊认为,美国在背后发挥了「穿针引线」的作用。他说,在美国国内,川普目前在各项主流民调中支持率都落后于前副总统拜登,加上疫情难以遏制、经济形势不景气,川普方面亟须一些政策亮点提振信心。美国执政当局如此高调渲染这一协议的意义,也是出于拉抬选情考虑。而在国际上,美国将继续整合中东地区反对伊朗的盟友网络,打压伊朗、扶持以色列一直是川普政府中东政策的主线之一。

孙成昊说,美国也希望能够整合特殊盟友以色列与美国阿拉伯盟友的关系,因此将双方共同的敌人伊朗作为捏合中东盟友关系的切入点。

孙成昊认为,巴勒斯坦方面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阿以建交会导致示范效应,忧虑会遭到阿拉伯世界的「背叛」。但他同时指出,此次建交的示范意义有限。儘管阿联也是美国在中东的盟友,但阿联的地缘政治影响力有限,更重要的还是沙乌地阿拉伯和埃及。

吴思科也表示,和平协议看似迈出了一步,但难以起到推动巴勒斯坦问题解决的积极作用,巴勒斯坦有被淡化和边缘化的趋势,其处境将变得更困难。

(中时 )

#阿联 #以色列 #伊朗 #美国 #中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