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迴转寿司大战掀起新战局,来自日本的藏寿司预计在台挂牌上柜,每股承销价55元,将成为首家在台设立子公司并上柜的餐饮日商。

身为日本市场老二,它在2014年抢先来台,以土藏建筑的门市外观、独家的扭蛋机游戏闻名,带动日本连锁寿司龙头寿司郎等业者,争相插旗台湾。去年藏寿司在台营收达新台币19亿元,领先其他日本同业。

但令人好奇的是,多数餐饮品牌靠着授权或代理等模式进军国际,藉由当地合作方来扩大版图,就连日本的摩斯汉堡来台,也是与东元集团合资公司再上柜。为什么它却选择以子公司经营,更一举打进资本市场?

台湾子公司——亚洲藏寿司董事长西川健太郎解释,因为台湾是打开亚洲版图的关键,「(藏寿司)将以台湾为据点,前进大中华区。」他说,该公司将在台湾及海外开出两百家店,目前在台已27家。

要钱、要人、更要战友

子公司效能高但更挑战获利

摊开日本母公司财报,近年因日本国内市场萎缩加上渔获食材和人事成本升高,去年营收虽随着店铺扩增微幅成长,但净利却较前年衰退2成6。

这让它积极转往国际。特别的是,11年前它便进军美国,同样成立子公司,于去年在美国上市,成为一家在日、美、台3地上市柜的集团。在台湾资本市场集资,进一步拓展亚洲其他市场,是其如意算盘。

「我们的发展模式很罕见,但如果当初没有这(上市柜)目标,我们现在就只是普通的海外子公司,」亚洲藏寿司财务长田村和也分析。从集团角度来看,在各市场成立子公司直营的模式看似经营效率低,但子公司能快速调整营运,反而具有效能。

台大国际企业学系教授吴学良解释,设立海外子公司的好处是因母公司掌握控制权,可完整保留技术等具价值的竞争优势,并可从全球战略来思考市场布局,若子公司进一步挂牌,将可达成自给自足的良性循环;不过风险是,设立子公司和上市柜的投资成本较大,挑战长期获利能力。

对藏寿司来说,台湾是个练兵场。日商若是想抢攻大中华版图,直接进军中国投资得面临政治问题等风险,台湾是最好的跳板。事实上,目前台湾单店月营收约700万到1千万元,已超过日本门市。

以台湾经验经营亚洲市场

中港、东南亚皆属于它管区

亚洲藏寿司的股权结构原本由母公司持股百分百,为符合台湾股权分散的法令,母公司持股降至83%,并于去年办理现金增资、引进外部股东,最知名的就属美食KY董事长、85度C创办人吴政学及其信托基金,持股约7.9%。

这一步,展现藏寿司想深耕大中华的企图,未来可望借助吴政学多年的中国市场经验。

目前,亚洲藏寿司已与母公司签订授权契约,取得东亚及东南亚地区的商标等使用权,去年更投资设立香港子公司,预计3年内开出海外首家门市。

但台湾经验如何移植?深耕台湾6年,做事严谨的日方在学着调整营运,符合亚洲市场。比如店型,在日本,藏寿司多数选在非都会区设立街边店,店型规格几乎一致;但在台湾和其他亚洲地区,近年百货商场成为集客地,因此重新建立了店面的SOP流程。

又如食材供应,过去在台湾有6成食材从日本进口,目前则是3成来自日本、3成是海外供应商,其他为在地食材。过程中须懂得掌握货源,还得避免来源过于集中,这都是进军海外的基本功。

针对藏寿司的布局,一名证券商主管表示,相较于日本资本市场较封闭,台湾外资持股比重达4成,选择在台上柜,是台湾市场更国际化的指标。

吴学良则认为,相较多数餐饮业的国际化仅是快速插旗市场获取利润,藏寿司的策略是想获得当地的资金和人才,这将带给同业启发,「日商的国际化很彻底,深层运用海外资源,这是较高阶的操作。」

只是,这将是一场马拉松战。目前,它在台湾的获利状况受到日本同业竞争、疫情衝击等挑战,必须衝高营收来推升获利。但据了解,它的一家门市耗资4千万到7千万元,回收期须5年,店铺租约得5年到10年,相较于百货龙头新光三越与厂商签约为3年,成为拓点的挑战。

藉由台湾的日本餐饮热,它乘势开启新的国际战法;只是,它面临的难题不仅是日本同业来台抢市,更要对赌的是消费口味多变、爱尝鲜的台湾市场,能否撑起它的10年、20年亚洲大梦。

【延伸阅读】

商业周刊1710期封面
商业周刊1710期封面

(中时新闻网)

#亚洲藏寿司 #藏寿司 #全球 #子公司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