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月20日西德州原油期货发生负油价异常事件,元大投信因保护基金资产,调整元大S&P原油正2ETF投资策略,引起部分投资人质疑该举措的合理性。对此,元大投信强调,4月时原油市场情势险峻,国际相关原油期货ETF发行公司皆有採行紧急应变措施,为维护基金资产及保障既有投资人权益,不得不採行将元大原油正2基金持仓部位由近月期货转仓至远月期货,以及调降曝险部位的紧急应变措施。

元大投信表示,近期仍有部分投资人针对元大原油正2调整投资策略之合理性提出诸多质疑,惟109年4月20日西德州轻原油5月份期货契约发生史无前例的负油价极端事件,期货市场爆发恐慌卖压,4月21日西德州轻原油6月期货盘中更大跌68.18%,若元大原油正2当时未立即调整投资策略,将部位转仓至远月期货契约,则以4月20日原油正2基金规模约34.4亿元,与持有166.66%曝险部位来计算,基金资产将出现-113.63%的损失,也就是基金资产不仅瞬间立刻化为零,且净值根本变成负数而无法继续营运存在。

其次,依该基金信托契约第十六条第一项规定,期货信托公司基于基金流动性风险或资产管理考量,可将基金资产交易非标的指数成分期货契约或投资有价证券,且依期货信托公司的专业判断,在特殊情形下,为分散风险、确保基金安全的目的,投资的比例得不受限制。

因此,元大投信为因应期货快市的急遽变化,紧急将部位由6月期货契约转仓至12月期货契约,不论于法、理、情,均属为保住基金资产安全,所不得不採取的专业暨适当作为,正当性无庸质疑。

针对元大原油正2部位由6月期货契约转仓至12月期货契约,投资人也质疑为何转至如此远的期货契约?导致负油价过后,5月至6月原油上涨时,元大原油正2净值却无法跟着上涨。

元大投信表示,该基金持仓部位之所以转至12月期货,最主要是因原油期货快市导致:1、近月期货恐无法交易之风险;2、芝加哥期货交易所调高期货原始保证金;及3、于当时西德州6月至12月之原油期货合约中,12月期货合约不论在成交量或是未平仓口数均为其中之冠,从而出于避险、保证金维持率与流动性等三点考量,转仓至12月期货契约也是于当时必要且正确决策。

首先,就避险来说,近月期货对于原油行情的波动最为敏感且当时国外期货商已陆续透过警示国内期货商可能会限制近月期货契约的新仓委托,如仍持有近月期货契约,后续进行部位调整时恐面临无法交易的窘境。

另外,自3月初油价崩跌以来,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多次调高期货原始保证金,导致元大原油正2交易西德州原油期货的保证金维持率严重不足。

经评估2020年6月期货契约至2020年12月期货契约,只有12月份的西德州原油期货契约可提供最高之保证金维持率。最后,就流动性考量来说,经检视西德州2020年6月至2020年12月原油期货合约,12月期货合约不论在成交量或是未平仓口数均为其中之冠,基于上面三点考量,故将元大原油正2部位转仓至12月期货合约。

若与全球主要西德州原油杠杆期货ETF比较,元大原油正2遭逢负油价事件因应策略也与国际同业高度一致。ProShares Ultra Bloomberg Crude Oil ETF(UCO),当时将基金期货部位由近月(6月)转仓至9月与12月,并以12月为主;且目前UCO持仓部位仍未调整回近月期货,以今年12月与明年6月作为主要持仓标的。另一檔BetaPro Crude Oil 2x Daily Bull ETF(HOU)则在4月22日直接宣布暂将部位曝险调至一倍迄今。

元大投信再次强调,共同基金操作原则是以大多数投资人利益为依归,当元大原油正2与海外西德州原油杠杆ETF在遭遇异常市况,其操作均以维护基金存续为第一优先,所为调整投资策略,皆系为维护基金资产与投资人权益的紧急且必要应变措施。

(工商 )

#全球 #期货契约 #元大 #转仓 #原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