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凯勛、况明洁、庹宗华、刘品言、古斌合体宣传《爱的广义相对论》系列作品《最后一战》。(罗永铭摄)
庄凯勛、况明洁、庹宗华、刘品言、古斌合体宣传《爱的广义相对论》系列作品《最后一战》。(罗永铭摄)
庄凯勛入围金钟奖后首现身宣传《爱的广义相对论》系列作品《最后一战》。(罗永铭摄)
庄凯勛入围金钟奖后首现身宣传《爱的广义相对论》系列作品《最后一战》。(罗永铭摄)

庄凯勛2015年曾以公视人生剧展《回家路上》拿下迷你剧集男主角奖,身为各奖项入围常客的他,今年再度以《噬罪者》角逐金钟视帝,他入围后15日首度现身出席卫视中文台、卫视电视台影集《爱的广义相对论》系列作品《最后一战》首映茶叙,坦言原本没什么准备,但想起当年从猪哥亮、陈亚兰手上拿到奖后,曾在后台被猪大哥「教训」他「怎么可以不准备得奖感言」,让他受到强烈重击,也给了他很棒的观念,至今仍受用!

庄凯勛表示,最近因为忙拍戏,前两天才被提醒金钟奖颁奖典礼是哪一天,同剧组演员问他有没有准备上台感言,他才想起当年猪哥亮曾在典礼后台教训他的往事。他说,当年他两部戏入围同一奖项,揭奖时没有特别讲是哪一部得奖,他上台时很紧张、有点空掉,感言也讲得比较碎裂,到了后台,猪哥亮特别跟他说「怎么可以讲没准备,这样会对不起那些想上来的人。」。

他知道猪哥亮这番话是出于对晚辈的提携指导,当时能又从他老人家手上接到奖,具有很大的意义,「猪大哥的提醒,对我来说是强烈重击也很受用,后来思考了很多事,知道得奖除了实力也有很大一部分是运气。出席盛典就是要准备好,因为一个演员能堆迭到可以上台领奖,是整个团队一起成就,那一刻是很神圣的,有机会上去就应该帮整个团队说话,如果没机会上去我也会把感言发在自己的平台上」。

《最后一战》主要演员庄凯勛、刘品言、古斌以及金钟视帝庹宗华、实力派演员况明洁昨齐聚一堂大聊拍戏辛酸。「反派专业户」古斌剧中一脚踩在庄凯勛脸上,庄凯勛打趣说:「不痛,刚好帮脸去角质」。庹宗华戏中饰演反派老大,一场性侵刘品言的戏,眼睛险遭刘品言刺伤,从没戴过隐形眼镜的他,光是为了戴从好莱坞订制的特效隐形眼睛就花了50分钟,且泪流不止,眾人大讚敬业,况明洁也为戏点上「三八痣」,剧中送「猛龟酒」给庄凯勛,鼓励他「来一发」,表演尺度也是突破。

刘品言接连在《最后一战》及新戏《华灯初上》演酒店小姐,自嘲是导演孙启明开创了她「酒店小姐」这条戏路,让大家看到清纯女偶像团体出道的她也有这样的反差,且两部戏有很多工作人员都重迭,不同的是她在《最后一战》是红牌呛辣酒店妹,「但在《华灯初上》,里面的妈妈桑林心如、杨谨华都太厉害了,我是最资浅的菜鸟啦!」

在《最后一战》中庄凯勛、古斌和庹宗华展现十足男人味,被问及戏中最印象深刻的硬汉戏码,庄凯勛表示被古斌一脚重重踩在头上,脸在泥泞中摩擦,狠劲十足,当天拍摄超艰辛,碎石子柏油路,水车洒水,地上全是湿土泥沙,加上当天寒流气温只有4度,衣服全湿透,冷到手不停狂抖,但敬业的庄凯勛直说:「放心踩,不要担心,一起活在角色里吧!」庄凯勛说,和古斌认识十年了,知道他的专业,且他脚踩的那面其实不痛,反而是脸在柏油路那面才痛,「也刚好帮我去一下脸的角质。」演员难得齐聚一堂,席间连番亏导演拍戏选点,不是在北海岸墓园,就是在深山里,还有荒凉废墟中,导演孙启明表示,越艰辛的环境越能符合剧中角色的心境,拍出来的效果最好。

过去多半是饰演正派形象金钟视帝硬底子演员庹宗华也不是省油的灯,透露为了饰演反派老大,要耍狠坏到骨子里,观眾看了才过瘾,其中一场在计程车内与饰演酒家女的刘品言非礼戏码,为了展现最具张力的一幕,庹宗华与刘品言为戏奋力搏斗,过程中刘品言手拿利器离华哥的眼睛只差几毫米,事后她也胆战心惊说:「要是真的误伤到华哥,我在演艺圈可能就混不下去了!」性侵戏后,有一场庹宗华被庄凯勛从车上拖出车外,庄凯勛说:「我要把庹哥拖下计程车很怕他受伤,因为那时要抢时间,动作要很快,幸好导演一喊卡后3分钟,天色才亮!有庹哥在,我们像有了定心丸。」

庹宗华为戏戴上远从好莱坞订制的特殊隐形眼镜,从没戴过隐形眼镜的他,花了50分钟才戴上,因为不适应,而眼泪直流,导演于心不忍想要忍痛舍弃这个画面,但敬业的庹宗华坚持戴着,他透露戴好的当下只有一个想法:「快拍吧!因为戴上去是真的有效果的。」

除了男人味之外,《最后一战》也有许多惊喜趣味的演出,况明洁这次特别饰演庄凯勛麻吉的老婆,成功诠释在地草根味的角色,还分享导演自创的「猛龟酒」给庄凯勛,教他追刘品言让她「晚上叫不敢」的桥段,况明洁透露「猛龟酒」道具做的超真实,拍完她还问剧组哪里有在卖!

由于此角和况明洁给人的过往形象反差很大,导演孙启明直说:「小玲姐是我从小的偶像,城市少女的海报是贴在我房间的天花板上,每晚睡前都会盯着看的。我要摆脱小时候的青涩。」况明洁听闻则说:「定装完,导演看我的眼神,是从看偶像的崇拜感,变成演员快要被选角时的感觉,导演还说了一句『毁了』,当下我心想,是不是完了,我要被换掉了。」导演急忙表示:「是定装角色的造型,跟我想像中长的是不一样的。」于是又做了调整,帮况明洁做了欧巴桑卷髮,还加了一颗三八痣,增加角色喜感,让对戏的庄凯勛直说:「导演是用痣摧毁城市少女,做反差感,效果更好。」

(中时 )

#庄凯勛 #猪哥亮 #噬罪者 #金钟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