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允雯哽咽忆小鬼,嘆人生无常把握当下

入行7年的莫允雯今年以三立戏剧《用九柑仔店》的「陈昭君」一角入围金钟奖女主角奖,她回忆当天接到入围恭喜电话的当下极度震惊,甚至在客户面前直接大哭,「往年对金钟奖多少会有像期末考般的小小期待,但2020让我很多心态都有很大转换,觉得今年应该没有我的事吧,没想到反而因为没有期待,变得更感恩这次入围,得不得奖因此超级不重要!因为入围已经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

莫允雯坦言,今年本来是她想「放弃」的一年,因为疫情导致很多工作延迟或取消,太多的变数,让原本就对自己很没自信、害怕不确定感的她,再度陷入恐慌不安,甚至心想「算了、不想演戏了,想转行开创其他事业,过自己的生活」,幸好数月前她开始拍Podcast,拍影片这件事让她很快乐,突然觉得人生很长、还有很多事可以做,自己不一定要继续当演员。但当时身边很多导演朋友、演艺圈前辈都劝她「先等等、不要衝动、不要放弃」,幸好后来接拍一部电影《格瑞特真相》,竟然重燃了她的希望与信心。

莫允雯透露自己是个很没自信的人。(粘耿豪摄)
莫允雯透露自己是个很没自信的人。(粘耿豪摄)

「当时心里已经半放弃,没抱任何期待去演,也没给自己任何压力,这是我第一次在完全零压力、零期待之下表演,结果反而变得超级松,觉得表演还是很好玩」。她说,2020教会她最大的一件事,「就是要松开!」她不讳言以前的自己是很容易纠结、执着也很ㄍㄧㄣ的人,总想着是否要再更努力一些,但拍这部电影时的自己,已经想要放掉演员身份,却因在过程中跟导演聊得很愉快,没带任何压力或多余想法,单纯在很「松」的状态下去表演,没想到反而「舒服」了!

莫允雯说,这一切转变,其实跟她几个月前成立「莫允雯Honest Hour」频道,拍摄心灵议题影片讨论心理健康,正视、面对并修復自己的创伤有很大关系,她在每一集影片都超诚实不断自我爆料,包括聊为何一直遇到劈腿渣男、聊自己的受害者心态、讲霸凌等议题,「能讲出来几乎就快好一半了!」她甚至想过要邀《用九柑仔店》自己演出的角色「昭君」来上节目,「让昭君来面对自己的黑暗面、治癒自己」!

莫允雯原本已想要放弃当演员。(粘耿豪摄)
莫允雯原本已想要放弃当演员。(粘耿豪摄)

她觉得,拍影片这件事,开启了她想要继续了解、改变并跳脱以前的自己,也对她的表演有很大帮助,激发她更正视且不害怕地去面对很多情绪,「之前会一直抱怨2020年失去很多、怎么这么讨厌,但现在已能换个角度看待这一切,发现我获得很多以前没有过的东西,也改变了我很多对生活工作的想法,觉得要很珍惜人生!虽然过程没有很舒服,但之前的我不舒服,却可以让未来的我很舒服,这是宇宙送我的礼物」!

她与篮球员锺秀鼐稳定交往一年多,坦言男友也看着她一直以来的挣扎与努力,在她低潮时也一直在鼓励她,也很开心她能面对自己并学习接受未知。

莫允雯这几个月找到让自己「松」的生活态度。(粘耿豪摄)
莫允雯这几个月找到让自己「松」的生活态度。(粘耿豪摄)

莫允雯谦称自己其实不是有天份的演员,且因小时候在台湾只读到小学二年级就出国,所以一开始回台湾时连剧本都只能看懂一半,后来半强迫式学中文,至今只会书写写家里地址和名字,但会看、会打字。因中文程度差,加上并非表演科班出身背景,她当年在《真爱黑白配》献出处女秀后,紧接着就在《妹妹》挑大梁,但那对当时不懂演戏的她来说根本如同「表演地狱」,「 我后来对很多表演的不自信、恐惧都来自那时候」。她说当时拍戏不知道怎么出力,乱用力还把肌肉拉伤,也不懂镜头,一场爆哭戏,她的头还低下来,摄影师根本拍不到她的脸,还是靠着蓝正龙帮忙、抓起她对着镜头。

「突然有这么重的角色莫名来到我手里,只能边拍边学,最辛苦的是心理状态,我不知道怎么承受这些。而且当很多人不看好妳,妳是会知道的,这样的压力更大了!」直到后来演出植剧场,在王小棣老师的调教下, 她才慢慢抓到表演是怎么一回事,以及如何运用自己的情绪,并体会到表演是好玩的。

(中时 )

#莫允雯 #入用九柑仔店 #金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