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市场誉为台湾DRAM教父的紫光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高启全,在五年合约期满后,于10月1日正式离开紫光集团。高启全对外表示阶段性任务完成且要做自己的事。对此,财信传媒董事长谢金河表示,今天所有媒体都以显着版面报导,台湾DRAM敎父离开中国紫光,其实高启全离开紫光的剧本早已写好了,并透露大陆半导体大鱷赵伟国、现在紫光集团董事长当年来台收购投资半导体内幕。

谢金河今(1)日在脸书发文表示,大约在一个多月前,好朋友林万益兄说,银座日本料理的老板兼主厨余金惠先生邀请我去他的店里吃饭,万益兄邀请一群电子业界的老朋友,包括王百禄兄和SEMI执行长曹世纶,而高启全也来了,我们的话题也从半导体产业开始,尤其是关于对岸半导体产业的实况。

一开始,谢金河问高启全,紫光股价为什么跌那么多?高启全说没有啊!现在还有5、60元人民币,他便回答高启全已经跌到27.5了!结果是他的数字对,他对高启全开玩笑说,数字要听他的,半导体专业才要听高启全的。

谢金河透露,2015年半导体产业最受瞩目的焦点是大陆半导体大鱷赵伟国来台,当年紫光的股价涨到139.5元,赵伟国来台展现财大气粗的霸气。他说,台湾不开放半导体产业,他就来台湾挖人才,如果台湾禁止大陆投资半导体,大陆也要禁止台湾的半导体卖到大陆,他也放话要把台湾的半导体厂全部买下,那时紫光开价要用230亿美元买下美光,要用37.7亿美元买下威腾。

他分析,赵伟国在台湾有三张拼图想完成,一是用568亿买下硅品25%股权;二是以195亿拿下力成25%;三是以119亿买下南茂,也是25%股份。后来这三笔交易都被挡下,现在经过五年,如果硅品25%值568亿元,还原市值约2272亿,那时日月光接近4000亿,现在日月光併入硅品,市值加起来只有2568亿,显然这个合併案是失败的。

他强调,紫光在2015年刮起强风,高启全也在那一年离开华亚科及南亚科到紫光集团报到,最后的职位是紫光的执行长,高启全最得意的是他为紫光研发出3D Nand的记忆体。今年受到疫情衝击,高启全都在台湾居多,这次离职也是透过视讯。

谢金河认为,在台湾半导体业界,1953年生的高启全辈分很高。他在1977年进入Fairchild,1981到1987在Intel,1987进入TSMC当一厂厂长,到今天张忠谋先生也很重视他的看法。1995年,高启全和吴敏求一起创旺宏,从1996到2015贡献给南科及华亚科,2015年决定効力紫光,曾引发很大的争议。而高启全年近七旬,身体保养非常好,谈吐幽默风趣,台湾纵横两岸半导体产业,他是第一人,现在即便从紫光卸下,他也不会寂寞的,据悉已有两家国际级半导体厂邀他担任独董职务。

文章来源:谢金河脸书

(中时新闻网)

#高启全 # 谢金河 # 紫光 # DRAM # 半导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