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中常委高思博今天指出,台南市枪击案密集爆发,长期稳居六都首位,警方束手无策之余,却于13日以强力手段拂晓攻击,强拆南铁东移工程最后的抵触户陈致晓住家,让他感慨不已,认为台南的治安作为太不合理了。此外,多年前也曾参与反南铁东移运动的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飞帆,现却完全不见踪影,印证双标已成民进党政治人物的基因。

高思博在本周「阿博讲道理」脸书直播中指出,警察天职是保护人民,首先让人民睡好觉,但台南市警察却忙碌帮着公部门,在半夜里执勤,先是学甲动保区兴建案,地方民眾仍有争议,却于凌晨动工钻土,警方忙着阻挡民眾进入,然后是铁道局强拆民宅,警方跟着排除人民的抗争,当事人实在很不服气。

他说,他曾在中秋节造访陈家,得知他们的微小心愿只是迁移仿造电影乱世佳人场景的旋转梯,却无法如愿,陈致晓在台北教书,家中只有两位年迈的父母居住,无法有效抵挡拆除行为,警方却使用强力手段赶人,老人家最后只好含泪黯然离家。他不禁要问:警方拂晓出击扰民成为常态,市政府到底怎么了?

高思博说,黄伟哲在媒体联访中将周边交通问题、火车误点与事故等问题,认为都与南铁拒迁户有关,赤裸裸地将责任归咎于一般市民身上,这是根本的逻辑错置,更是扣了最后两户陈家与黄家大帽子。市府既以出动大量警力强制拆迁,何苦在嘴巴上还要占迫迁户便宜,这是典型吃人够够,不只拆你房子,还要想尽办法让自己好像站在道德制高点。

高思博也指出,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飞帆多年前也曾参与反南铁东移运动,现却完全不见踪影,双标已经成为民进党政治人物的基因,难怪现在大家都流传民进党执政后,社运界的寒冬就来了。

(中时 )

#高思博 #民进党 #南铁东移 #林飞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