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市警方13日强拆南铁东移工程最后的抵触户陈致晓住家,多年前也曾参与反南铁东移运动的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飞帆,被指现却完全不见踪影;林飞帆今说话了,他在脸书表示,「我想恳请黄市长容许我暂时僭越这个职务授权,以一个台南市民的身份向市长建议」。

他说,在行政措施上,也希望市府能再评估,包括黄家楼梯的保存、后续安置和平反居民等工作的一切可行方案。

林飞帆今在脸书指出,南铁居民这些年承受莫大的压力,超乎一般人想像;最近,更是活在恐惧之中,担忧随时有人会来拆房子。无论过程为何,「今日的结果就是他们牺牲了自己家园,为台南市换取一条地下化的铁路」。

他说,一直希望大家能同理受拆迁户的心情,以及为何要一直不惜一切保护自己的家园。

他说,他明白多数市民等待此建设的心情,自己也是台南人。但他相信大多数市民也会认同,九年来拆迁户所面临的恐惧和焦虑,乃至牺牲的家园,这应该要得到最大的同理和尊敬。

林指出,一个城市的领导者,更应该如此,展现最大的同理,善尽一切沟通,思考各种可行的弥补措施,更重要的,用尽一切力量缓解市民间的对立。

他说,但这几天,无论是市长的脸书文字,乃至于今日面对声援学生抗争脱口说出要学生「不要忽略九成市民意见,应该去声援香港」的回应,「我认为这些不仅无助对立缓解,更容易加深市民对拆迁户的误解」。

他指出,过去一年多来,他曾经多次和长期关心南铁的几个朋友,包括台南市府内、交通部里及民间的朋友,多次讨论,并试着提供相关决策单位建议:包括如何弭平双方的认知差距、平反居民长期被贴上阻碍城市发展的污名标籤、以及思考更多方案的可能性,诸如对建物记忆的保存方式、甚至是异地重建的可能。坦白说,成效并不好。

他说,进入体制之后,他很清楚自己的角色和这个身份所赋予的责任——在职务范围内善尽体制内管道的努力就是他的工作。

他说,「但我想恳请黄市长容许我暂时僭越这个职务授权,以一个台南市民的身份向市长建议」。

他建议市长,在市政高度上,促成社会对拆迁户的同理──拆迁户也是市民,不该被视作敌人。南铁居民,在这九年来的拉扯中,耗尽极大心力,充满记忆的家园却还是消逝。对拆迁户来说,这是最伤痛的时刻。

他建议市府善尽一切手段,消弭市民间的对立,平反拆迁户遭受的污名。此刻真正的重点在弭平受拆迁户的伤痛,站在市政高度给予真正的肯定和尊敬,而非加深人去家毁的伤痛。

他说,在行政措施上,也希望市府能再评估,包括黄家楼梯的保存、后续安置和平反居民等工作的一切可行方案。

他表示,南铁案至今,许多朋友在体制内外穿针引线,就是希望不要见到强制拆迁的情境。事已至此,面对拆迁户的处境,所有人都应该展现最大的同理和尊敬,并尽最大努力消弭市民间的对立和拆迁户遭受的污名。

(中时 )

#林飞帆 #拆迁户 #市民 #南铁 #陈致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