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本周焦点当属周五(30日)三菱重工正式宣布终止国产喷射客机的Space Jet(原名MRJ)计画,该项目自2008年以来已投入1兆日圆(约2769亿台币),却从未交付过任何1架飞机,儘管声称项目暂停理由是疫情影响民航业需求,但日本共同社引述相关人士说法:「原因并不是因为新冠病毒,而是三菱重工的傲慢。」

三菱重工曾与富士重工联手,在1970年代打造出全由日本自主研发设计的超音速战斗机F-1(1977至2006年服役,别名「超音速零战」),因此日本经济产业省2002年打算打造国产小型喷射机时,三菱信心满满提出MRJ(三菱区域型喷射客机)计画,而且评估5年内就可研发出成本500亿日圆以内小型喷射客机。

2008年三菱重工还成立全资子公司三菱航空机株式会社,计画投产,政府、丰田汽车集团都有注资,但从研发转道产线始终不顺,但交付日期一再延后,除2013年10月开始组装的试飞机在2015年11月11日完成约1.5小时首飞,其后几次试飞,以及2019年计画改为现名Space Jet之外,没有任何成果,仅预算不断膨胀,总计投入已超过当初预计每架成本20倍。

据共同社引述业界人士分析,三菱早就进退维谷,但是由于有500亿日圆巨资来自政府经费,且放弃就等于昭告全球日本造不出喷射客机,使三菱对喊停计画也有忌惮,而疫情重创ANA和全日本航空,刚好成下台阶,「被视为向国家提出退出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业界认为,由于民航客机竞争企业少,成功就能掀翻市场,失败则会因开发阶段所需鉅额投资而动摇企业根基。但是三菱重工聚集高学歷技术菁英,过去又有自主研发制造军机成功经验,内部几乎没有人抱持悲观看法,而且坚持纯用本土人才和技术。当三菱重工发现纯本土无法克服瓶颈后,引入外国人才,又发生国内与外国技术人员对立的新问题。

在报导中也指出,「暂时停止」是三菱重工与政府方面反覆协调后达成共识的措辞,并暗示随着该公司在此次中程经营计画中把曾经视为未来收益支柱的Space Jet排除出战略外,实质上三菱重工重启日本自制喷射客机开发、制造的机会已经渺茫。

事实上连目前在自卫队中、2000年开始服役的F-2战斗机(俗称平成零战),都已经不像F-1是纯日制,而是三菱重工与美国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合作,美国F-16战斗机的衍生型。

(中时新闻网)

#Space Jet #三菱重工 #MRJ #小型喷射客机 #F-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