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湾崑剧团的「红楼.梦崑曲」将于21日在台北市政府亲子剧场演出。图/臺湾崑剧团提供
臺湾崑剧团的「红楼.梦崑曲」将于21日在台北市政府亲子剧场演出。图/臺湾崑剧团提供

臺湾崑剧团于2019年推出「红楼.梦崑曲──红楼学者与崑曲艺术家的对话」,以学者主讲搭配选段剧目的演出形式,展现《红楼梦》书中出现的崑曲;今年进一步以主题企划推出「献给女儿家──2020红楼.梦崑曲」,聚焦故事中两大场景「元妃省亲的那一夜笙歌」、「黛玉离世的最后生日宴」,以红楼学者康来新及朱嘉雯作为主讲,再由与臺崑的优秀演员演出完整的精彩的折子戏,展现角色人物中关于「女儿」、「家的一份子」的意象,将观眾带入大观园观戏的情境,在剧场中犹如穿越时空,回到了大观园。

2020的「 红楼·梦崑曲」——献给女儿家策划更具主题感与意识系统感, 也就是以小说红楼梦关键词之一的「女儿」来连结演出的曲目。红楼学者康来新表示,书名「 红楼梦」, 在小说中是曲名,而曲名的红楼梦更是曹雪芹为女儿群体编制的全新之作。第5回宝玉转大人 , 在梦里备受警幻女仙 的礼遇和教诲;礼遇他茶酒薫香、天机檔案以及——红楼梦曲十二支,凡此种种,莫不美丽非凡,但也预示了宝玉所爱所亲女性的无比悲运,警幻便藉此教诲宝玉及早脱女归男循正道。十二支曲十二钗,其中的枉凝眉属于眉尖若蹙的黛玉,一个远离 家、常想家、寄居外婆家的女儿家,一个仙籍身分名绛珠、下凡只为还泪来的女儿家。

以「献给女儿家」为名的2020「红楼·梦崑曲」,11月21日「元妃省亲的那一夜笙歌」及11月22日「黛玉离世的最后生日宴」计有八出戏 分两天演出,均有其对「红楼梦」家族及其角色的隐喻与预告,两天两场演出的命题均为红楼梦中重要的章回,21日是贾元妃回家省亲,贾府为了迎接现在身分为皇室的女儿,竭尽所能办了一场豪华奢侈的宴席,就如现今富豪的派对少不了乐队或舞者,当时贾府所养的戏班子,为回来省亲的贾元春庆贺,此段可说是贾家最为风光的时候,但书中人物所点之戏,则暗暗的隐喻了贾家接下来的遭遇,《一捧雪·豪宴》伏贾府之败;《长生殿·密誓》 伏元妃之死:《 牡丹亭·离魂》伏黛玉之死,而《邯郸梦·仙缘》则伏宝玉歷经家变和情殇的看破红尘。 其中《一捧雪·豪宴》隐喻最为特别,因其可说是双重隐喻,《豪宴》中是以戏中戏的形式演出,而其中演出的是中山狼传,描写的是忘恩负义的故事,其中隐喻了《豪宴》中主角的遭遇,但同时戏外也隐喻了贾政遭遇奸邪小人贾雨村,双重隐喻中可说是非常特殊,此出戏也是11月21日当日相当大阵仗的戏,共有9位演员演出,并由31届传艺金曲奖得奖演员朱安丽主演,可说是处处有看点。

22日的戏标题虽是「黛玉离世的最后生日宴」,实际上不是为了黛玉而办的生日宴,是刚好在黛玉生日这天,贾政办了庆贺升官的宴席,贾家亲戚为了庆贺也送来了戏班子,点的戏也恰恰隐喻了剧中人物接下来的遭遇,黛玉最后的生日戏再次伏笔作用,《琵琶记·吃糠》隐喻人妻人媳宝钗艰苦的守护着出家丈夫的家,讲述达摩一去不回头的《祝髮记·渡江》隐喻宝玉出家剃髪的江边辞父远去,而《蕊珠记·冥升》则将黛玉比做嫦娥未嫁而逝回到天上的家,《占花魁·受吐》隐喻袭人与蒋玉菡一念锺情的结果。

团长洪惟助在中央大学成立戏曲研究室、崑曲博物馆,做崑曲的 资料整理、研究展示。在臺湾,百戏之祖──崑曲有全方位的发展,期盼大家共同努力, 崑曲在臺湾有亮丽的成果是所有臺湾人的骄傲!2020年是臺湾崑剧团成立二十周年, 二十年来臺湾崑剧团不断地培养一代又一代的演员、 乐师并进一步培养编剧、编曲人才。今年演出是一份来自臺湾崑剧团的献礼,献给喜爱红学及崑曲的艺文同好,20年的努力,臺崑由传习计画所开花结果的甜美果实,献给处于全球疫情仍努力不懈的臺湾。

(中时新闻网)

#崑曲 #隐喻 #臺湾崑剧团 #红楼梦 #红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