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市30岁吴姓单亲母亲,在今年2月时带着8岁女儿和6岁儿子入住汽车旅馆,喂食安眠药后亲手勒毙这对小姊弟,事后轻生获救,新北地院审理后判处死刑。对于法院判死,立刻引起各界正反论战,但吴女的挚友则在脸书发文清楚描述吴女犯案前生活与感情状态,以及照顾孩子的方式,她也感嘆,天下的单亲妈妈、单亲爸爸确实都不容易,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有些困境是个人选择,或许值得同情,但最需要同情的是无辜的两子,稚子何辜,法官不畏流言的判决似乎也在为两个可怜的孩子讨些公道吧。

以下是吴女挚友的书全文:

今年2月,有一位单亲妈妈,在外租屋独自扶养两个孩子长达7年,在有正常工作的情况下,加上低收入户补助,政府急救金援助之下,也就这样过了7年,终于撑到孩子上了国小,最难带的时期总算熬过去了。

去年间她的生活发生了很多事,开心的交往了新对象,和哥嫂共租房子减轻了压力,看起来幸福洋溢,却突然陷入经济困难,怎么会这样呢?

她确实经济变得很困难,工作确实很不顺遂。

她原先从事美髮行业,老板也允许她接小孩下课后,带着小孩在店里工作,之后新对象也资助了一万多元让她去进修美髮课程,希望能帮助她努力从助理升上设计师,没想到上完课之后,表示跟同事不和,也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完全不担心自己和两个孩子的生活陷入困难,所以就辞职了。

上课的费用人家也没有向她讨要。

求职过程里每每要求公司能否配合她接送孩子上下课的时间来改变所开职缺的上下班的时间,想当然尔是不可能的,要不然就是薪水太少了,所以求职时处处碰壁。

之后经友人介绍了一份可以在家工作,时间上颇自由,完全可以符合她接送孩子上下课的时间,也不必风吹雨淋,工作内容类似线上客服,手机在手就能工作,偶尔使用电脑更新网站商品,底薪虽低却有无上限的业绩奖金,刚做几天后表示看电脑会眼压高,孩子跟经济给她压力太大会头晕,需要休息,还有工作内容太轻松了不适应等等,抱持着相信自己会找到更好的工作的期望下,最后仅仅做了一个月便辞职。

之后便再也没有找到工作,这才产生了她的工作不顺遂。

和她同住的嫂嫂不时帮忙她照料两个孩子,她自己却整天睡觉不工作,有人建议她可以做外送或介绍其他工作给她,她都以再看看带过,每天混混厄厄,至此就产生了她的经济陷入困难。

原本寄望可以和交往对象双宿双飞,两个孩子和自己能依靠男朋友负担,只是新对象虽然经济小康,但自己也是单亲爸爸,也是必须独自扶养孩子,且尚有老母要养,因此对于她的自我放弃也无能为力,无法无限上纲的金援,最终导致分手,获得长期饭票的梦想破灭,从此一蹶不振。

也因为有两个孩子在无法顺利搬入男方家,开始忧郁失意。

她的FB上总是充斥着她对两个孩子的母爱,但现实生活却经常只让孩子吃泡麵,也没有为了孩子去积极好好工作,整天睡觉,故嫂嫂在劝说的过程里,开始了与她的不睦。

终于有一天,她带着孩子负气离开哥嫂住处来到汽车旅馆投宿,首先想以枕头闷杀孩子,却因孩子抵抗未能成功,一计不成又生二计,安眠药混入果冻后勒杀,过程中孩子曾经挣扎抵抗求她不要这样,她却加重力道,验尸时,孩子的头上还有伤。

而后自己服食“4”颗安眠药,些许抗忧郁药物配酒饮用,睡着前传讯前夫,使前夫可以赶来救援。(个人觉得这样的药量应该连洗胃都不用,多睡一阵子就会好了?)

至此就成为了想和孩子一起死,但没死成的可怜单亲妈妈。

犯案被关押之后,仍写信对前男友阐述爱意,也担忧前男友不会再接受她,字里行间只见她对这份感情的遗憾,这时还有心情想着谈恋爱,却未见只字片语对两个孩子的懊悔自责。

而后或许是因为狱中所需花费或其他原因需要钱,便以各种理由写信给友人及前同事,想诈取金钱,当然都没有成功。

法庭上,仍旧一面诉说自己的委屈心酸,故才杀害两子轻生,完全没有对于自己杀害两子的悔恨自责,故法官给出了「不可教化、自我、自私、自大、无知」等评语,并下了严厉的判决。

不可教化是因为担心她一有不如意,恐还会以同样方式解决问题。

天下的单亲妈妈、单亲爸爸确实都不容易,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有些困境是个人选择,或许值得同情,但在这故事里,我认为最需要同情的是无辜的两子,稚子何辜,法官不畏流言的判决似乎也在为两个可怜的孩子讨些公道吧。

(中时新闻网)

#单亲母 #勒杀小姐弟 #挚友 #判处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