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韩国会情报委员会干事、共同民主党议员金炳基27日表示,国家情报院(国情院)在国会情报委员会全体会议上汇报称,北韩担心拜登政府重新推行欧巴马政府的对朝「战略忍耐」(strategic patience)政策,导致川普政府时期朝美建立的「友好」关系重回「原点」,但与此同时,朝方对拜登先提议与金正恩会面的可能性抱有期待。

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已确定将提名前副国务卿布林肯出任国务卿,另任命核心国安幕僚苏利文接任白宫国安顾问。南韩《朝鲜日报》形容布林肯为「对朝强硬派」,他和苏利文都强烈批评了直接面对金正恩的川普式对朝外交。特别是布林肯与多次称呼金正恩为「恶棍」(thug)的拜登有着相同的对朝观,他还称北韩为「最糟糕的收容所国家」。今年9月,布林肯在某谈话节目上称金正恩为「最糟糕的暴君」。

在欧巴马政府时期,布林肯曾领导美、英、法、中、俄5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德国(P+1)、和伊朗之间核协议(JCPOA、一揽子共同行动计划)方面的工作,他在朝核问题上也是模范人物。只有美国和同盟国团结起来向中国施压,实行强有力的对朝制裁,才能引导北韩进行实务谈判。相形之下,南韩总统文在寅政府则认为有必要提出缓和对朝制裁等胡萝卜政策,布林肯有可能因此与文在寅政府的政策产生分歧。

而2018年4月,就在美国与北韩筹备新加坡第一次首脑会谈(川金会)时,苏利文为《华盛顿邮报》撰文称:「北韩有过做出巨大承诺却秘密推进核武器和飞弹计划的歷史。北韩长久以来的战略是为了获得经济上喘息的空间做出一系列承诺,然后再撕毁承诺。」他还在另一篇撰文中说:「有必要制裁与北韩进行交易的中国企业。」

《朝鲜日报》指出,拜登的外交安全政策可以概括为「加强同盟」、「牵制中国」、「恢復全球领导力」等三个方面。和川普交易式的观点相比,他更重视以价值为中心的同盟政策,预料会动员外交力量重建自由主义的国际秩序。一旦拜登政府上台,因川普政府的大幅提高案而近1年未达成协议的韩美防卫费分担金谈判,也很有可能在短期内得到解决。民主党在今年的政纲政策中表示「同盟并非金钱的问题」,强调公平的防卫费分担,还表示「撤走驻海外美军会破坏同盟间相互防卫的信任」。

2016年4月,时任美国副国务卿布林肯访韩,他在接受《朝鲜日报》採访时表示,「美国对韩国的防务承诺是『神圣义务』,很难想像无论是明年还是之后的任何一届政府会抛弃这一义务。」他说:「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很少会达成一致意见,但对于韩美同盟的重要性没有异议。」

被问到美朝对话的前提条件是什么,布林肯则表示:「我们不关心北韩怎么说,只关心北韩为无核化做出什么行动」。他说:「看看伊朗,伊朗终止了核项目并接受了国际机构的调查团。伊朗核问题协议始于伊朗的决断,这样的决断始于国际社会坚持不懈的制裁。北韩应从伊朗的经验中吸取教训。」

2018年5月,川普片面退出伊核协议,并以制裁及军事威胁向伊朗「极限施压」,致使美伊极度紧张。拜登则承诺会为伊朗提供「一条可靠的外交迴旋之路」,表示若伊朗遵守协议,美方将重新加入当年欧巴马任总统和拜登任副总统时达成的伊核协议。

在北韩无核化谈判方面,不同于喜欢「首脑外交」方式的川普,拜登认为应该加强务实谈判。预料在欧巴马政府之后,川普政府持续的对朝制裁施压基调不会改变。拜登还可能会比川普政府更积极地提出北韩人权的问题。

2009年12月,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蕊在评价美国朝鲜问题特使博斯沃思对北韩的访问时称,欧巴马政府对朝政策是「战略忍耐,同时与『六方会谈』中其他相关方保持密切协商」,「战略忍耐」随即成为欧巴马政府对朝政策的代名词,它主张美国在北韩主动作出让步之前,拒绝与北韩进行协商、谈判,只会把北韩边缘化。

实际上,此后美国官员在谈话中很少提及「战略忍耐」一词,而是将美国对朝政策称作「接触」与「施压」并行的双轨政策。但当年欧巴马政府的「战略忍耐」策略,虽然未激化朝鲜半岛局势,也未能阻止北韩进一步研发核武,也未能达到本来目的,因此受到美国右派广泛批评。

11月上旬,南韩外交部长康京和访美。康京和表示,拜登当选总统「不会回归到过去欧巴马政府时期的『战略忍耐』」,期待维持现有的朝美对话基调。然而《东亚日报》则指出,面对拜登主政时代,文在寅政府全面重新讨论对朝政策不可避免。

《东亚日报》指出,拜登虽然是非常了解韩国、热爱韩国不输他人的知韩派,但是他对川普的对朝政策非常批判。他虽然积极支持金大中政府的「阳光政策」,但看到其失败后,又重新回到了对朝强硬姿态。当然,在担任欧巴马政府的副总统期间,拜登还目睹了无视北韩、事实上缺乏战略的「战略忍耐」政策的失败。

《东亚日报》认为,拜登时代的对朝政策不会回到「战略忍耐」。有一大原因是,北韩已经宣布完成核武器开发,已超过了美国忍耐的水平,其威胁会越来越大。不管是针对北韩的制裁和施压,还是对话和协商,都必须积极参与。只是这种接近方法与川普完全不同,很难期待「自上而下」式的首脑外交。拜登斩钉截铁地表示:「只有北韩承诺减少核武器,才能进行首脑会谈。」

拜登新政府很可能採取与同盟共同应对、透过中国加强施压等多方接近方式,来把北韩拉到谈判桌前的传统接近法。朝美谈判也将成为从工作级别开始,循序渐进的可预测对话。在拜登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政策再讨论期间,再加上堆积如山的国内外悬案,北韩核问题在政策优先顺序上被挤到后面的可能性也很大。在此期间,北韩有可能透过核武器、飞弹挑衅,重新恢復冒险主义周期。

(中时 )

#北韩 #拜登 #战略忍耐 #欧巴马政府 #布林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