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武汉于2019年12月31日传出疑似冠状病毒感染的不明肺炎,卫福部疾病管制署随即向中国官方查询进一步讯息,并通过电邮向世卫示警,又于当日启动登机检疫,防范境外移入病例;隔年1月2日火速成立应变小组,1月5日召开专家谘询小组会议,就通报定义、採检及后续处置流程讨论,并每日密集监视国内、外疫情发展,此外,亦于2020年1月中旬,派专家赴武汉当地探查疫情。

因应疫情的变化,2020年1月20日,报请行政院成立「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当时还没定名为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新冠肺炎),由署长周志浩担任指挥官,并以三级开设统筹整合各部会资源与人力。随着疫情日渐严峻,1月23日指挥中心提升为二级开设,由卫生福利部部长陈时中担任指挥官,2月27日提升至一级开设,续由陈指挥官统筹指挥。

跨部会的防疫团队与专家谘询小组时常开会讨论疫情防治对策,从加严边境检疫防堵疫情于境外、拉起医院防线切断院内感染,到扩大疫调追查零星案例源头,在国内撒下缜密而细致的防疫网,也将台湾的防疫策略推向国际,成为世界焦点。

为了让民眾对疫情有更多的了解与掌握,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由指挥官带领「防疫团队」亲上火线,每天召开记者会公布疫情与政策说明,也让记者会中的「防疫成员」成为民眾每日关注的焦点。

而负责记者会开场的疫情监测组组长、疾病管制署署长周志浩,总是坐在指挥官陈时中身旁,准确地提供疫调资料,用低沉嗓音、沉着回应记者问题,是网友口中的「浩浩执行官」。

牙医转公卫,世事总难如预期

在这场疫情当中,周志浩是关键人物,但其实早在2003年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疫情发生时,他就因为守住了台北县的疫情而深受当时县长苏贞昌的信赖与支持。一路从基层公务人员到如今的中央官员,周志浩自谦地说:「这一切都是员工同事们的共同努力!」

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记者会,图左是执行官周志浩,图右是指挥官陈时中。(中时资料照)
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记者会,图左是执行官周志浩,图右是指挥官陈时中。(中时资料照)

不邀功的他,有着什么样的细腻?

周志浩原本是牙医师,从台北医学院(台北医学大学前身)牙医系毕业,在中南部地区(彰化与高雄)累积了3年临床经验后,因为不想仅局限在牙医工作台上,于是主动接受卫生署(卫生福利部前身)的训练,北上受训。

在台北受训服务的期间,身旁的同事为了晋级,大都认真准备高考,他心想反正都是学习,于是跟着准备,运气不错的是一次就考上了高考。那时已经是卫生署科员的周志浩,平日接触的就是防疫工作,便报考研究所专攻公共卫生,并接受教育部公费留学奖金赴美国加州柏克莱大学生物医学研究所进修。

SARS爆发,责任与压力挑战大

SARS爆发那年,当时周志浩时任台北县卫生局局长,他回忆,「那场疫情确实令人备感挑战。」

2003年,SARS让全台湾闻之色变,台北市和平医院发生院内感染,好几名医护人员因此丧命,而与北市只有一桥之隔的台北县(现为新北市)更是首当其衝,大家普遍不看好;「但在台北县府从上到下所有同仁的努力下,我们守住了,境内医院并没有院内感染的问题。」

周志浩说那次疫情要归功于县长苏贞昌,「县长管理非常严谨、条理分明,不仅能将社会资讯掌握得好,要求严格下却也对下属能给予完全的支持,且该担的责任一点也不会少,这让人相当感动。」

好比那时SARS疫情严峻,他自己几乎都快撑不下去,但苏县长的一句话却点醒了他:「你只要把规划案提上来,我就全力支持;别忘了,全县三百多万民眾的性命,交给你了!」提起这段插曲,周志浩仍难掩激动。

他接着说,苏县长是以最实际的方式来支持鼓励员工,「例如,他让卫生局同仁只做专业的事情。」在疫情之际,民眾对进出医院心生恐惧,许多地方都是由卫生局同仁送便当给在家隔离的民眾,「但县长要同仁只要做好疫情调查工作,紧盯县内医院的防疫状况、收集病患资料并做好社区防疫等核心业务。至于非防疫专业工作则找人协助,因此,当时就动员了民政体系、户政体系等共同合作进行防疫工作。」

周志浩指出,也因为各局处的密切配合,让当时台北县的疫调做的相当完整,成功守住防线。

「更贴心的是,县长请其他局处的人来帮忙时,会先要求各局处面对事情时都先自行解决,而不是丢问题给原本的请求协助单位,增加原单位的困扰。」那段歷练或许也是让他在面对这次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时更显沉着的关键。

从地方到中央,个性细腻体贴人心

SARS疫情结束之后,周志浩由于抗SARS的实质经验,从卫生局长升任疾管局副局长,并开始轮值担任疾管署发言人的工作。

在刚接任疾管署发言人时,他因为过去很少在媒体上露面,有些腼腆,自嘲自己说得不好;但这次同样是在指挥中心记者会担任开场,他感性地说:「这都是背后同仁们的帮忙!」

基本上,地方基层所执行防疫与在中央指挥防疫工作,是完全不一样的工作内容,周志浩嘆口气说:「差异可大了!」当时SARS疫情时,他是北县卫生局长,地方上必须处理与接触的几乎都是第一线的民眾,「每天都要处理千奇百怪的问题,更要学着沟通协调。」

尤其当时全国对于疫情概况几乎不了解,人心惶惶,每个人都怕被身边的人感染。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当时曾有一名从国外回来的人士住院治疗时,他的家人也在做居家隔离,但邻居们因为害怕,就在自家门口放上大电风扇,每天吹呀吹呀的,就怕病毒会飘到自家门前;邻居们甚至还凑钱,在隔离者的家门口设置摄影机,只要被隔离的家人一出门,就躲得远远的。

「那真的让人看了很心疼,因为被隔离的人可能根本没病,又没跟其他人接触。」某天,被隔离者家里的小孩生病需要到院就医,但又不敢出门,周志浩想了想,认为若派卫生局的车子或救护车来接送,一定会让附近邻居更为惊慌,于是他拜托自己的公务车司机,「以不惊动邻居为主,晚上偷偷摸摸的接孩子去就医。」

他贴心细腻的做事方式,不仅深得局处同仁的爱戴,对于同仁们在工作上的难处也能以同理心看待。

由于那是第一次遇到大疫情,多数同仁们都害怕担忧,更不了解自己能做些什么,「我很能体会大家的心情,所以给他们最好的装备,只让他们到医院督导与查核几个防疫动作有没有做好:有没有戴口罩、有没有洗手、医院动线有没有规划好。」只要这几个动作能做好,代表这间医院管理没问题,「而这几项工作已有标准作业流程,又好执行,同仁们也很愿意接受任务。」

新冠肺炎突袭 每天都在惊奇中度过

因为过去在基层曾参与过H1N1、狂犬病、流感、登革热等防疫工作,2016年周志浩打破以往署长採空降模式,由疾管署副署长晋升为署长;2019年又再度遇到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身为大长官苏贞昌院长所信赖的部属,自然成为指挥官陈时中的最佳帮手。

疾管署长周志浩说,自从新冠肺炎突袭以来,他「每天都在惊奇中度过」。(图/中时资料照片 郑郁蓁摄)
疾管署长周志浩说,自从新冠肺炎突袭以来,他「每天都在惊奇中度过」。(图/中时资料照片 郑郁蓁摄)

周志浩说,进入中央防疫,工作自然跟着升级,不但要拟定防疫政策,也要高度听取专业人士及各方意见,更要高度进行协调,并与专家学者群保持密切联繫。

这次台湾防疫工作能够守得这么好,周署长非常感谢并感动同仁们的付出,以及全国人民的支持与配合外;另一方面更感谢专家谘询委员会的力挺。「专家谘询委员会的成员都是国内最优秀的医师或医检师等专家,尤其是召集人张上淳教授医师,是疫情还没发生之际,在1月2日接获电话后,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周志浩指出,「张教授是个非常严谨的人,不随便承诺,但当我一通电话需要他时,立即伸出援手。」他说,疫情严峻的那段期间,两人甚至经常在凌晨12点时还通电话,请教张教授的看法与意见,令人感动。

面对压力换位思考 跟人相比自己的压力不算什么 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中央与地方各司其职,疾管署功不可没,而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每天举行记者会,网友因此封指挥官陈时中、副指挥官陈宗彦、专家召集人张上淳、周志浩以及庄人祥等专家为「防疫五月天」。

对此称号,周志浩认为,台湾能成功防疫,其实是同仁与每位台上台下的专家学者们背后所累积出来的成果,他谦虚地说,自己仍有很多地方没有做好,也在自省改进,并对署内同仁们心生感激。如今抗疫已经超过300天,「这段时间几乎天天有惊奇,但国人都蛮沉稳的,关关都能平稳度过,是靠大家的努力。」

对于抗压的看法,他笑说:「说实在话,我虽然也有压力,但看到部长的压力更大,就觉得自己的压力根本不算什么!」也因为这些日子以来,看到每天不同的事件,活生生地就在面前发生,自己的抗压性也渐渐变好。

最后,周志浩又再次感谢部长陈时中,因为部长个性沉稳与包容、思虑清晰,能化繁为简,才能将这次疫情控制得这么好。他也认为,成功与耐心的沟通,在这次防疫工作上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也期待国人能持续共同守住我们所爱的这片土地,全力对抗疫情。(编辑梁惠明)

文章来源:本文由《常春月刊》授权报导,未经同意禁止转载,点此查看原始文章

(中时新闻网)

#常春月刊 #周志浩 #疾管署长 #SARS #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