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大选拉锯开票,民主党籍候选人拜登(Joe Biden)拿下过半选举人票、接任第46任总统应是大势所向【更新进度】,美国在欧洲的传统盟邦有感于「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重建露出曙光,纷纷致贺拜登与副手贺锦丽(Kamala Harris),并要求川普(Donald Trump)接受败选的现实。

这幅景象,看在亚太区域各国眼里,恐怕更多的是百感交集,因为拜登尚未公布具体的亚太政策内容。台湾无疑是箇中表现出最高焦虑的一角,毕竟台湾对于美军会在两岸开战时来援的印象,在川普执政后期的多项军售案、高官相继来台的系列友台作为中,得到加固,主流媒体与绿营侧翼粉专大多也强力支持川普连任。但如今川普败局已定,如无意外,一个多月后白宫即将易主,台湾此刻最不安的提问,无非是:川普那些友台政策,拜登愿意继承吗?

美若出兵 利益何在

对于拜登当选的焦虑,核心是能不能持续满足台湾人对于美国在两岸开战时,会来救援台湾的想像问题。从民进党政府的角度来看,虽然选择了全面对抗大陆,但民进党自己也知道,独力决战解放军,被最终攻陷只是时间长短问题,然若引入美国「挺台抗中」,分摊对抗中国威胁的责任与压力,自是有利民进党政府遂行「反中」之大业。但从美国立场来看,其实未必愿意轻易扛责,决定华盛顿最终入局与否、入局多深,端赖其评估两岸关系折衝下的美国利益导向究竟为何。

美国在海外的利益,由于血缘、歷史文化、资金技术、资源等诸多因素,一向以欧洲和中东为重,至于对包含东亚在内其他地区的关注,则服膺于美国的全球战略利益,尤其是维护美国所制定的国际政经规则,乃至于宣扬民主自由等;更具体地放到台海乃至于南海周边,美国的利益大致可归纳为五种思路。

这五种理由,思维上或偏向现实主义(遏制中共成为区域霸权、「硅盾」、出卖台湾)、或偏向自由主义(藉守护台湾民主进而维护自由主义霸权),但是除了台湾作为筹码被出卖掉之外,另外几种思维,其实没办法确切给出一旦两岸开战美国究竟是否会出兵,以及会介入到何种程度的答案。尤其有几类思维的终极目的,不必然只有死守台湾这个手段可以达成,帮助台湾本身即带有风险,很可能导致美国这个灯塔自身的坍塌。

美国涉台的场景一

一旦美国决定不介入,那两岸开战发生后,就单纯靠双方的军事作战成果来论胜负,结果会怎样,台湾人都心里有数;若美军选择介入,则会引入新的变数。第一种介入方式可称为低度介入,内容包含持续对台军售、台美之间进行小规模军演、扩大协助训练国军、提供台海周边全方位情报支持等。

事实上,美国已实质低度介入台湾军事格局多年,只是近期才有较多曝光,包含2019年4月美国在台协会(AIT)首度证实,馆址内的派驻人员,从2005年起就包含美国海军陆战队和三军现役军人,同年AIT处长也公开参访台湾的海军营区,2020年媒体更「不巧」拍到新竹乐山雷达站有美方「厂商」人员进驻;另外美军与国军特战单位每年的「互动操演」(Balance Taper)、「闪光操演」(Flash Taper),以及汉光演习例行露面的美军观摩团,都是美方现役军人来台的惯例。

虽然规模不大,但目前每年到台湾共有多少人次的美军现役军人,外界无从得知,只能确定美军「存在」于两岸关系中是不争事实。不过,一来双方没有正式外交关系、二来美军也没有在台湾有基于条约为基础的军事权限,背后更有中国大陆与美国「三公报」的牵制,若依照「现状」发展,一旦两岸开战,美国的军事介入不会太张扬,很可能仍会集中在外围支援、不直接介入战事。

美军直奔台湾场景二

至于美国如果决定高度介入,则可能遣派军机军舰巡弋台海,甚至与国军有进一步公开的大型演习,「法理化」台湾作为美国盟邦的身分,向台湾正式派驻军队并大量部署进攻性武器,后者也等于把1979年以降的美中关系基础归零。

按照美军的全球部署位阶,包含「战力投射根据地」(PPH)、「主要作战基地」(MOB)、「前沿作战据点」(FOS)、「安全合作地点」(CSL)等,后两者因不见得有常驻人员,又称为「浮萍基地」(Lily Pads),目前台湾跟美军的海外部署相较,连「浮萍基地」都称不上。美军要介入两岸战争,主要的跳板会是美军的驻日基地。

美军驻日基地中,最靠近台湾的空军基地是在日本冲绳的普天间,离台北大约650公里;海军基地则是横须贺,离台北超过2,000公里。不过,前国安会秘书长苏起曾统计,台湾周遭800公里航程不加油的范围内,美国只有1座机场、45架飞机,大陆是40座机场、上千架飞机,台湾空军军机则不到400架。

因此,美国如果决心高度介入两岸战争,除了宣示将协防台湾、具体维持台海「现状」外,势必要及早抽调军力部署于台海周遭,可能的配置,如1996年台海飞弹危机时派遣两艘航空母舰巡弋台海周边,将台海「中立化」,或者部署可长期潜伏海底的俄亥俄级核潜舰,伺机打击渡海解放军,另外也可能抽调2020年8月已部署在印度洋迪戈加西亚岛(Diego Garcia)的B-2幽灵轰炸机驰援台湾,甚至是美军印太司令部直接登陆台湾岛,全面接防台湾。

只是,这样一来,中美就会面临直接开战的局势,或胜或败,都可能是大国生死存亡之战,尤其,一旦战争从局部衝突上升到全面战争,甚至是核战边缘,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捍卫霸权」的双面刃

美国介入两岸战争如果成功,不论是从自由主义还是现实主义的视角来看,都象徵着美国霸权的维繫,不过美国承受战争的风险,在于一旦失败或将威信尽失,可能会从全球霸主降级为区域霸权,这反映在其后的国际体系秩序,则给予了至少双极(bipolar)的存在空间。

据美国海军研究所(USNI)的追踪,2020年11月9日美军航母战斗群在东亚仅有「雷根」号部署在日本横须贺基地,而据苏起的说法,自横须贺启程到台湾,需要三天航程,且据知美军航母接令后,整装也要费时三天,美军若要以航母介入两岸战争,从接令到抵达台海,前后至少需要五六天整备。

一个判别美国决策的重要依据是,自由主义霸权及二战后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由于受到美国相对权力下降以及川普执政的破坏性衝击影响,已经面临极大的松动,可以预见拜登主政后的美国利益,将优先修復其国内破败的基础建设以及经济纾困,并勉力缝补被川普撕烂的传统盟邦关系。因此,儘管拜登上任不能解除中美关系间的结构性矛盾,但至少不会如川普一般,为了胜选或为凝聚支持,而狂打中国牌,中美关系料将回归相对寻常的竞合态势。

若从更广泛的政策层面来看,美国对中国大陆的政策也不必然以军事介入台海作为主轴,因为目前在经贸政策、货币政策、科技技术与人才培育方面,美国还是有不少优势,对美国来说,儘管中美结构性衝突浮上台面,但相比直接以军事行动介入台海战争,美国仍旧留有相当多低风险的政策应对空间,而此间的操作,或更相符于拜登竞选标语「Build Back Better」所示,留待美国内部谨慎「重建」出新的对中国策略,而非两肋插刀地为谁介入战事。

日本视线 静观其变

试想台海一旦战起,无论站在北京抑或台湾的角度,首要考虑的便是美国将会如何介入战局。一如前述,以往美国军事行动除了硬挺挺直接驶入台海战场之外,其实还有寻求「在地」盟友支援的方式。

那么,环绕台海四周与台湾地缘政治利益最密切相关,且与美国霸权利益最休戚与共的国家,非日本莫属。毕竟,日本国土南端即与台湾经济海域高度重迭,之间又有个中、日、台钓鱼台列屿等主权争议。换言之,一旦台海发生衝突,先不论中共能否成功「接管」台湾,日本的国家利益可说首当其衝。

另一方面,美日两国还有个「美日安保体制」。当初,该体制设置意义是美国对日本一国领土协防之允诺,伴随冷战时期为防范美国本土遭受远东威胁,逐渐加修了「远东」条款,以及「周边事态」条款。这为日后美日得以联合干涉「台湾问题」预留了伏笔。

本文节录至《多维TW》月刊061期 台海战争 解放军战术全推演。

《多维TW》月刊061期
《多维TW》月刊061期
文章来源:本文来源:《多维TW》月刊061期

(中时新闻网)

#美国 #台湾 #美军 #台海 #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