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医生没有穿白袍,没有听诊器,脸上画得五顏六色,还带着一个红鼻子!只要这个医生一出现,病房里就骚动了起来,专治哭哭的红鼻子医生,走进医院为孩子打造充满笑声的想像世界。

红鼻子医生工作流程中的病情记录交班非常重要,包括病童性别、治疗等,必须根据每位病童设计表演内容。(摄影/曾信耀)
红鼻子医生工作流程中的病情记录交班非常重要,包括病童性别、治疗等,必须根据每位病童设计表演内容。(摄影/曾信耀)

台湾第一个专业小丑医生组织

「红鼻子医生快到了,今天是谁来呢?」在医院治疗室经常笼罩哭泣与低潮的日常里,每周总有一天,长期住院的孩子开始有了热切的期待。在台湾,有一群红鼻子医生,他们致力为病童与家属带来笑容,帮助病童面对治疗过程中的恐惧与焦虑,纾解病童身心的病痛与压力,为冰冷的病房注入爱的温度,也为病童带来欢笑与希望。

红鼻子医生准备换装暖身了。(摄影/曾信耀)
红鼻子医生准备换装暖身了。(摄影/曾信耀)

红鼻子关怀小丑协会是台湾第一个专业小丑医生组织,每位小丑医生必须经过专业训练,内容除了表演艺术课,还包括医疗理论课程。由于每个病童状况不同,红鼻子医生会针对每位病童设计表演,像病童恐惧打针、抽骨髓,此时唱歌给病童听,让他们转移注意力等。除此之外,红鼻子医生的陪伴会遍及病童家属及医疗人员,藉由表演来缓解医疗团队工作的压力,安抚儿童的心灵与家属精神上的疲惫。

在医院治疗的病童开心期待着红鼻子医生来巡房。(照片提供/红鼻子关怀小丑协会)
在医院治疗的病童开心期待着红鼻子医生来巡房。(照片提供/红鼻子关怀小丑协会)

红鼻子医生角色上身

两位红鼻子医生现身高医,这天是红鼻子医生巡房的日子。在多功能室里,周韦廷、朱殷秀两人开始画上小丑妆,戴上红鼻子,护理师带来调查单,讨论每位病童的病情,逐一交班给红鼻子医生;红鼻子医生认真做笔记,记住名字与病症,安排病房表演顺序,上场前暖身准备,阿呜与淘气两位红鼻子医生,此时完全角色上身。

打扮成小丑模样的红鼻子医生进到病房里,用音乐、游戏、即兴表演与病童互动,遇到治疗室的小baby打针哭得唏哩哗啦时,红鼻子医生也会在周围轻柔地演奏、弹唱安定的旋律,藉由音乐与戏剧来转移注意力,让当下的氛围不那么紧绷。从事红鼻子医生工作三年的阿呜说,在诊疗室不只是一段陪伴的过程,对自己而言,也是学习同理心,理解他人的痛苦。

红鼻子关怀小丑协会是台湾第一个专业小丑医生组织。(照片提供/红鼻子关怀小丑协会)
红鼻子关怀小丑协会是台湾第一个专业小丑医生组织。(照片提供/红鼻子关怀小丑协会)

为孩子创造欢乐一瞬间

剧场演员出身的淘气解释,与剧场表演不同的是,剧场会经过排练,而红鼻子医生工作的每一刻都是即兴反应,一般会有个简要的脚本,进到病房时要随时调整演出内容,保持不怕挫折失败的小丑特质。让在医院治疗的病童打开心防,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当红鼻子医生在病房门口一次次大声唱歌,看见门缝一次次被打开,从冷漠拒绝到欣然接受,对红鼻子医生是挑战、也是鼓舞。「那个小女孩说她明天要出院回家了,我对她自我介绍『很开心认识妳,我叫淘气,希望妳会记得我』」,在每次的感动回想中,淘气特地分享这个长时间累积来的特别经验。

长期进出医院的病童,习惯承受身体痛楚,压抑情绪波动,往往比较早熟听话,小丑的出现对他们而言,提供了可以纾解自己病情与家人压力的出口,「我们最开心的是,他们可以展现小孩子爱玩的天性,在我们面前不是像成熟大人来面对治疗,而是小朋友该有的样子,」阿呜说。

从2015年起,红鼻子医生陆续进驻台大儿童医院、台北荣总、台中荣总、中国医大儿童医院、高雄荣总、高医等六间医院,并启动「蒲公英计画」至非驻点医院巡演、讲座,明年起在高医将展开高龄小丑医生演出,用爱与欢笑守护并温暖人心,为医院里的每个人加油打气。

本文作者:Winnie

《Takao乐高雄》2020/12 NO.12
《Takao乐高雄》2020/12 NO.12

(中时新闻网)

#红鼻子医生 #病童 #小丑医生组织 #小丑 #小丑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