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奖颁奖典礼上,夺下「最佳台语女歌手奖」的朱海君上台时表示,自己是高雄来的孩子,虽是客家人,但选择唱台语歌,「我不太会讲台语,但我很认真在唱台语歌,没想到今天能站在这里领到这个奖。」

客家庄爱唱歌的风云小人物

朱海君爱唱歌,从小就是庄头里的风云小人物。(摄影/Carter)
朱海君爱唱歌,从小就是庄头里的风云小人物。(摄影/Carter)

这一席话再次勾勒起朱海君成长的点点滴滴,她是高雄美浓客家人,「我讲话没有客家腔,所以出外求学、工作时,一直被以为我是个不会讲台语的闽南人」,也因此常常被问到,为何唱台语歌,而非客家歌?对于别人眼中理所当然的为什么,反而更对照出她的简单与天真,她就是喜欢「唱歌」这件事而已。

小时候,在父亲的计程车、娃娃车上都是听经典台语歌,「我念幼稚园时,虽然听不懂那些台语,却会跟着哭了」,加上堂哥爱唱歌,常听罗时丰、李茂山、蔡小虎的歌,「我还记得第一首会唱的台语歌是杨宗宪大哥的『谁人甲我比』」,听她娓娓细数,那些天真无邪唱台语歌的童年时光,只要唱歌就有姑姑、伯父包红包给她,「那时候,我在庄头已经算是有点知名度的风云小人物,如果在流水席上去唱歌,还会有人颁奖」。

跳脱舒适圈 唱出自己的路

朱海君〈花开的时〉专辑。(摄影/Carter)
朱海君〈花开的时〉专辑。(摄影/Carter)

在开明的家庭长大,父母提供她发掘自我,探索兴趣的成长空间,因为小学时不爱念书,原本只是爱唱歌,但母亲决定将她送到专业老师那边学唱,开启了到处参加比赛的生涯,展现惊人的唱歌天赋,这时谐星上身的她突然搞笑说,「我妈是标会帮我付学费,所以我很感谢,这一路上跟妈妈缀会仔(注:跟会的意思)的婆婆、阿伯,没有你们就没有我的学费」。

比起很多人闯荡演艺圈艰辛,得靠机运,她认为一路走来很幸运,从小就知道自己未来的路,就算北漂异地生活,刚出道时也不需要适应,更不曾犹豫该不该走这条路。

在唱片公司刻意栽培下,朱海君的歌路一直是大眾市场取向,婆婆妈妈传唱度高,只要推出专辑就是票房保证。「我有一阵子陷入低潮期,觉得自己一直原地踏步,虽然大家都会唱我的歌,但那不是我要的」,她说唱了十多年,很想要跳脱舒适圈,虽然从道地台语转换到新台语,选择走上一条很孤单的道路,然而在2017年《等天光》那张专辑,就迎来首度入围金曲奖最佳台语女歌手奖的肯定。

虽然保持一年一张专辑的发片频率,2018年《思念来借过》专辑并没有乘胜追击,反而有了沉淀的酝酿。「因为乎我期待春天,所以有冬天,这是一种美,心内画一幅好天气」,如同〈花开的时〉歌词里唱的,时隔一年,时机成熟,她终于获得金曲奖「最佳台语女歌手奖」的殊荣肯定。

主持戏剧 多方尝试

新专辑即将在年底发行,她笑说现在每张专辑,都要以金曲奖为目标而努力。有过主持、戏剧演出,问她接下来还想尝试什么?中华艺校影剧科毕业的她,聊得更加起劲了,「我很爱演戏,前阵子很想要演反派」,现场立刻对自己邻家女孩的外型叫屈,性格开朗、笑声爽朗的她,明明就是一个没有偶像包袱的台语歌坛天后,「我也想主持料理节目,想要藉由美食节目,来满足老公的胃,可以学到又赚到钱」,听她认真聊着「NO式牛肉麵」,连经纪人也在一旁点头比讚。

她说喜欢做菜,不论煎鱼、炖肉,更喜欢音乐,生活中无时无刻都有一首歌,家里如果少了音乐,就会给人冰冷的空间感,而她乐观随性的个性,採访时也能感受到温暖的亲和力。

本文作者:陈婷芳

《Takao乐高雄》2020/12 NO.12
《Takao乐高雄》2020/12 NO.12

(中时新闻网)

#台语 #朱海君 #新科金曲 #客家庄 #最佳台语女歌手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