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创生的风潮吹进盐埕巷弄,这两年增加许多新亮点,10月初试营运的「废墟Bar」从整修期就受到关注,连设计师都摇头的81岁残破老屋,变身颓废工业风酒吧,荒废30年的空间再次点灯,成为盐埕生活的一部分。

原本的楼层板早已毁坏,保留挑高空间,让老红砖外露,时间刻写的残破感无法复制。(摄影/曾信耀)
原本的楼层板早已毁坏,保留挑高空间,让老红砖外露,时间刻写的残破感无法复制。(摄影/曾信耀)

命中注定的相遇

7年前,「废墟Bar」屋主高堂佑在盐埕区寻找落脚地,看见老屋出售讯息,第一次邂逅的景象至今依然清晰,久无人居的老宅形同废墟,榕树根占据墙面,无楼板的挑高空间通透敞亮,阳光射入打亮一隅斑驳,一阵风扬起屋内微尘,梦幻空灵,拥有老灵魂的高堂佑一见倾心,可惜当时无法负担房屋价格,只得忍痛放弃。

或许高堂佑就是命中注定的有缘人!为了实现摄影师斜杠经营民宿的梦想,3年前开始寻找可做为合法民宿的物件,意外发现老屋尚未出售,与原屋主几经协商议价,终于在小女儿出生的那刻成交,「不是我找到房子,是这栋房子找到我。」买下前后相连的两栋长型街屋,后栋面向「大沟顶」,隐密安静适合民宿,面对濑南街的前栋,改装成咖啡馆和酒吧的复合空间,以乍见老屋的第一印象命名「废墟Bar」。

半根圆柱突兀的镶嵌半空中,是昔日「致美斋饭店」存在的痕迹。(摄影/曾信耀)
半根圆柱突兀的镶嵌半空中,是昔日「致美斋饭店」存在的痕迹。(摄影/曾信耀)

岁月灌溉盐埕树屋

「废墟Bar」前身是1951年知名的「致美斋饭店」,当年是高雄少数能举办室内宴席的场所,后来餐厅扩大经营搬离,由「振声无线电传习所」进驻,经营无线电发报与电子零件修理,随着盐埕商圈没落,建物产权几经转手,直到高堂佑接手前,已30年无人居住。

高堂佑决定在结构补强的基础上,保留建物的残破感,谘询擅长老屋整修的建筑师,在旧砖墙内建构新的独立钢架,支撑三楼楼层板和顶楼旧梁柱,清理残破的墙面,日治时期的红砖外露,展露时光洗炼过的沧桑韵味;屋顶榕树恣意生长,树根顺着墙面向下蔓延至骑楼,紧紧包覆半面墙壁,刻意退缩骑楼空间,维持老屋与榕树相依共生。

二楼的高度,半根圆柱突兀地嵌进墙面,隐约可窥昔日致美斋饭店的风华;通往二楼的阶梯保留早期磨石子栏杆设计,无法復刻的岁月感,不如留下残缺美,自然光洒落梯间,明与暗的几何光影,结构了废墟样貌。

从门口鱼菜共生的系统摘取新鲜薄荷,调一杯兰姆酒香浓郁的Mojito。(摄影/曾信耀)
从门口鱼菜共生的系统摘取新鲜薄荷,调一杯兰姆酒香浓郁的Mojito。(摄影/曾信耀)

释放压力的街角小酒吧

本业为摄影师,高堂佑对美感相当要求,亲自打点室内陈设,为斑驳老屋注入工业风的粗犷,黑色钢铁、皮椅、老照片和酒瓶搭配红砖墙,自然流露陈旧颓废风。走上二楼,铺上人工草皮的小空间如VIP包厢,居高临下眺望「废墟bar」老屋全貌与盐埕街区,三楼未来将规划成街区故事馆,可做为展览及社区教室。

日光漫溢挑高空间,如误闯时间静止的缝隙,夜里点亮投射灯,又是另一场慵懒迷离。店内提供咖啡、茶饮、自制果酱汽泡饮、生啤酒及简单调酒,下酒菜和邻近的知名小吃合作,「我想营造一个没有压力的舒服空间。」高堂佑回忆起欧洲旅游时,泡在街角小酒吧的惬意,「早上进来喝杯咖啡,下班溜过来喝两杯小酒,聊聊天、释放压力再回家。」像濑南街的小客厅,招呼串门子的邻居、远到而来的老朋友、慕名而至的新朋友。

「未满十八岁禁止饮酒」「酒后不开车,安全返家」

屋主高堂佑本业为摄影工作,为废墟留下各时期的照片,也欢迎摄影工作者借场地取景。(摄影/曾信耀)
屋主高堂佑本业为摄影工作,为废墟留下各时期的照片,也欢迎摄影工作者借场地取景。(摄影/曾信耀)

废墟Bar

地址:高雄市盐埕区濑南街205号

电话:0932-828-922

时间:周二至周四、周日11:00-21:00,周五至周六11:00-23:00,周一公休

FB:废墟Bar X你好哇.寓所

本文作者:李晓萍

《Takao乐高雄》2020/12 NO.12
《Takao乐高雄》2020/12 NO.12

(中时新闻网)

#废墟 #树屋 #老屋 #小酌时光 #废墟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