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改变许多生活模式,造就不少死别,对经济打击也沉重,但对减缓地球气候变迁却是正面效应。国际组织全球碳计画(Global Carbon Porject,缩写GCP)统计,2020年全球碳排放较去年下降7%,上次要看到这个数字要回溯到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刚打完。

GCP估计今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是340亿公吨,较2019年少24亿公吨。主要碳排放经济体受疫情创伤多深,与碳排放的减少也成完全反比,疫情最严重的美国下降12%,欧盟下降11%,印度下降9%,中国大陆仅下降1.7%。

研究人员称,仅是1年碳排放下降不会减缓多少全球暖化步伐,但至少是次独一无二的机会,让人类可以透过配合应对气候变迁的经济復甦方式,来确保长期减排。即使是今年排放量下降,大气中二氧化碳每年平均年增浓度还是上升百万分之412,比工业革命前高48%。今年疫情最颠峰时下降幅度曾达17%,但在夏天疫情趋缓时碳排放又快速上升。

英国东盎格利亚(East Anglia)大学气候变迁科学研究教授乐奎蕾(Corinne Le Quéré)说:「只有今年1年不会改变任何事情,而各国刺激经济復甦的方式可能会带来很巨大影响。一些支持绿色復甦方式的投资可能要更长时间才有效果。考虑到今年的下降几乎完全是因为疫情造成停产、一些运输活动停止,明年完全有可能反弹。」

艾克塞特(Exeter)大学气候系统数学模式建立领域的福利德灵斯坦(Pierre Friedlingstein)教授说:「我们须要在未来20到30年每年持续减少1到2亿二氧化碳排放,来限制全球气温不要升高超过2度。」

中国大陆碳排放下降完全得益于年初可说是全球最严厉的封锁措施,但由于最快控制疫情,最快復工,碳排放量在断崖式崩跌后快速反弹,如果不是北京以政策为工具鼓励新能源车取代燃油车抵消部分影响,碳排放甚至可能不会是下降。

2019年全球碳排放增量几乎都来自大陆,因为扣除大陆以外全球排放量其实是下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因此在今年9月联合国大会承诺,中国力争于2030年达到碳排放峰值,目标要在2060年达成碳中和(平衡或消除碳排放,使碳足迹归零)。

除了生产停顿外,运输的碳减排也相当可观,占碳排放量约20%的陆地运输(铁路、公路)在疫情巅峰时期,排放量几乎是腰斩;航空业甚至减少高达75%,不过航空排放原本也只占整体5%,所以影响没有停工、陆地运输量锐减显着。

(中时新闻网)

#碳排放 #温室气体 #二氧化碳 #碳中和 #碳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