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澳洲封杀大陆华为5G设备,并在今年4月打响第一枪,号召其他国家发起对新冠病毒来源的调查,而导致和大陆的一连串贸易争端;印度则因今年与大陆发生多起边界流血衝突,引发民眾大举抵制陆资陆货。最新消息指出,印度外长已证实,该国在退出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后,已开始讨论和他国间的贸易协议。许多专家认为,印度和澳洲间达成自由贸易协议的可能性大增。

根据《南华早报》报导,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本周三在澳洲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活动中透露,鉴于印度没有加入RCEP,该国正讨论谈判自由贸易协定,或双边自由贸易协定。

报导指出,今年以来,澳洲与印度在都曾和大陆发生重大衝突,印度「Sardar Patel警察、安全与刑事司法大学」(Sardar Patel University of Police, Security and Criminal Justice)助理教授Vinay Kaura认为,随着新冷战出现,大陆与许多国家的贸易关系可能脱鉤,而印度和澳洲正共同行动,以确保两国的贸易不会被大陆挟持,且印度为和他国达成贸易协议做出的努力,也正向其他希望对抗大陆的国家,传达出合作讯息。

墨尔本大学澳印研究所(Australia India Institute)学者Ian Hall则表示,比起担忧大陆,印度希望展开贸易谈判,可能和该国未加入RCEP较有关系,但澳洲当局也正意识到应让贸易多元化,而和印度签订贸易协议,符合多元化作法,但在短期内,澳洲和欧盟的自由贸易协定可能会有较多成果。Hall说,澳、印之间,还有澳洲农产品等产品的市场准入障碍需要克服。

澳洲阿德莱德大学(The University of Adelaide)亚洲研究教授Purnendra Jain表示,大陆是澳洲和印度加深关系的催化剂,若与印度达成协议,将让澳洲得到更可靠的合作伙伴,并可能实现澳洲贸易多元化。但Jain也指出,印度的经济规模比大陆小得多,因此难以作为大陆的替代市场,澳洲的大陆出口产品,例如农产品、乳制品及葡萄酒,会很难在印度销售。

印度尼赫鲁大学(Jawaharlal Nehru University)外交教授Swaran Singh指出,印度和澳洲原先都对大陆国採取「遏制」及「接触」的作法,但两国发现这种战略现在很难维持,而疫情、大陆对澳洲的「战狼外交」态势,以及印度与大陆的边境衝突,都加速加强印、澳的战略伙伴关系。

不过,澳洲智库独立研究中心(Centre for Independent Studies)兼职学者Salvatore Babones表示,澳、印间的任何协议都可能较具象徵意义,而非实质意义,因为澳洲希望印度放松对农业领域的管制,但这不可能会成功,而印度希望澳洲服务业自由化,并希望获得澳洲方的专业认证,也同样很有挑战性。

根据澳洲外交贸易部(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数据显示,澳洲与印度的双向贸易,约从2007年的136亿澳元,到了2018年增至304亿澳元,仅占澳洲与大陆2400亿澳元贸易额的一小部分。

(中时新闻网)

#澳洲 #印度 #RCEP #贸易协议 #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