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监察委员陈师孟今年一月请辞,今天举办《尖尾周记:司法与恶的距离》新书发表会。陈师孟透露,其实当初递辞呈给蔡总统的时候,内心还是希望总统慰留,想不到蔡总统要我不要发言,结果总统府又对外发言「慰留但尊重意愿」,所以我只好辞掉。

陈师孟说,他在监委任内专注于司法官作为第一责任,希望司法改革能发挥维持社会正义的功能,结果引起司法院反弹,抵制不配合他的调查,甚至呛明监察院的调查报告无法拘束他们。事实上,审判过程中监委当然不会干涉,可是案件都定谳了,监察院就是人民的最后救济途径,而司法始终自以为是对的排斥监察,一错再错,这就是另一种形式的恶。

陈师孟指出,今年初蔡总统确定连任成功,选举过后的第一个礼拜一就向蔡总统递了辞呈,辞呈中希望蔡总统能够利用宪法赋予的院际调解权调和司法、监察的紧张关系,总统应该召集两院院长会商解决院际纷争。

陈师孟透露,虽然自己是递了辞呈,但心里面还是期望如果蔡总统把他叫进去劝留,说不定就会留下来继续奋斗。不过蔡总统要我不要对外发言,总统府就就对外发言说「有慰留但尊重意愿」,这个意思就很明显,所以只好辞掉。

陈师孟认为,蔡总统对于监察权的重要性没有观念,蔡总统七月讲废考监朝野有共识,可以列为优先项目,这也代表蔡总统对司法改革没有观念,「她不知道监察权是司法权唯一制衡力量,她完全不了解这一点,所以我把这个请辞经过都写在书里。」

(中时 )

#蔡总统 #陈师孟 #辞呈 #发言 #慰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