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家阮义忠(右)、宜兰市长江聪渊今天盼作家黄春明能留在宜兰。(李忠一摄)
摄影家阮义忠(右)、宜兰市长江聪渊今天盼作家黄春明能留在宜兰。(李忠一摄)

作家黄春明即将撤离经营8年的「百果树红砖屋」,黄春明的好友、摄影家阮义忠今天(14日)到宜兰,并致黄春明公开信,阮义忠说,黄春明真的是想休息,但他的精神跟思想一直很活跃,他愿意帮忙,宜兰市公所也愿协助,盼黄春明的精神、财富留在宜兰这块土地上。

黄春明与阮义忠相差15岁,2人认识半世纪,除了同为宜兰人外,黄春明的小说、阮义忠的摄影都离不开最底层。黄春明不仅会写小说,还会摄影;阮义忠不只摄影,散文还曾收录在年度散文选,阮义忠台湾故事馆的第一檔展览,就是「黄春明《三卷底片》&阮义忠《有名人物无名氏》」。

阮义忠的公开信中,提及他曾在报上发表「友谊之壶」一文,文中说,他刚从海军退役时,在批货时顺手拿了3把壶,摆起地摊却是乏人问津,失业的黄春明儘管手头拮据,还是买下一把,过了近40年,没想到黄春明居然还留着这把壶。

阮义忠公开信说:「冬雨绵绵,一连几日没太阳,得知您要撤离已经营8年的百果树红砖屋,心情开朗不起来,看着红砖屋开幕时你拍的照片,翻阅自己在那段期间写下的心境,真有说不出的感慨。」

阮义忠今天说,知道黄春明要将红砖屋给结束,但宜兰市、阮义忠台湾故事馆有很多的空间,有空间、有人力可利用,只希望「不要离开宜兰。」阮义忠坦言,有与黄春明联繫过,相信每一个人会受到挫折一定有外力,他明白黄春明真的想休息,可是黄春明的精神跟思想都一直很活跃。

宜兰市长江聪渊表示,市公所与阮义忠的公开信一样同感同心,希望邀请黄春明跟市公所合作,继续让黄春明留在家乡,做想做的事。对此黄春明回应,会找一天当面跟市长说谢谢,但留在宜兰一事,黄春明并未松口,他说「还要在了解,因为很复杂,要做很多事。」

阮义忠「致黄春明先生的公开信」全文如下

春明兄:

冬雨绵绵,一连几日没太阳,得知您要撤离已经营八年的百果树红砖屋,心情开朗不起来。看着红砖屋开幕时为你拍的照片,翻阅自己在那段期间写下的心境,真有说不出的感慨。

取名「友谊之壶」的这篇文章,报上发表于2012年,后来收录于《读人读景》一书中:

「老友黄春明是台湾最着名的小说家之一,也是兰阳平原引以为荣的子弟。身为他的同乡,我很能理解,他在文章中强调的乡土情怀不只是乌托邦,而是在现实生活中可应证的点滴。十九年前,在囊括几乎台湾所有文学大奖后,他回到了故乡,告诉我,在宜兰还觉得自己有用,在台北就只能閒逛,不知道干嘛!

他长我十五岁,打从年轻起就总在意气风发和失业之间摆盪,一下是高薪创意总监,一下又拍拍屁股走人;除了创作小说、散文、油画、撕画,还干过电器行学徒、小学老师、广播节目主持人、广告企划、纪录片制作、电影编剧。曾是电台当红主播的林美音“下嫁”春明后,跟他在学校门口卖过便当、在动物园推销过图书,还有好些年是靠他得奖打发的。

回宜兰后,黄春明除了从事乡土语言教材编写、田野採访、编导创新歌仔戏,还组了个〈黄大鱼儿童剧团〉、办了本薄薄的文学杂志〈九弯十八拐〉,所有作为都让我敬佩、慨嘆:他可以回归乡里,甘愿守在小镇上,我怎么却愈走愈远?

我们不常碰头,可见面就像才分手。前阵子听他说,要在宜兰火车站前方开个类似文艺沙龙的咖啡馆,让我又替他捏了把冷汗!这种附庸风雅的场所,开在都会肯定成功,可宜兰我知道啊,火车站周遭几十年也没什么变化,永远都是冷清清的。

收到百果树红砖屋的开幕请柬,我才知道这件有点冒险的事已经上路,赶紧在咖啡屋正式启用那天去看看,没想到整个地方还真有意思!县政府将原本日据时代的米谷检查所整修成了咖啡屋兼小型展演空间,由黄春明承包经营。高朋满座,大作家当起了服务生,红砖屋正中央是他亲手用绳子缠木架变出的大树;五彩缤纷的百果累累下垂,都是纸糊的。屋内最显眼的架子上,除了立着他的作品全集,还有一把不锈钢大水壶。别人纳闷,我却明白,那是友谊的见证。

刚从海军退役时,二十出头的我异想天开,向家里要了点钱,跟专卖拆船旧货的店面批了一堆讯号旗及世界各国国旗。五顏六色、经得起风吹日晒的强韧布料,用来当摆饰或家居设计,岂不是妙透了!批货时,见此壶造型古典有趣,顺手抓了三把,连同旗子运到台北。

在与几位朋友合租的住处门口,我兴致勃勃地摆起地摊来,从没想过居然会乏人问津。黄春明那时也住在附近,正失业,白天经常骑着摩托车到处转,回家便顺道来看我。为了帮我,他儘管手头拮据,还是买下此壶。第二把是高信疆买的,第三把我留给了自己。不久后,我便去〈汉声〉杂志工作,开始摄影。

“都快四十年了,你怎么还留着这把壶,而且跟我刚卖你的时候一样新?”

春明笑得开心:“这可是好东西啊,不会旧的!”

“我自己那把早不知去哪了!”

“谁叫你搬那么多次家,搬丢了吧?”

另外那一把,高信疆从前放在家门口插伞。如今老友已去世三年多,不知壶怎么样了?」

世事难料,写完这篇文章的六年后,我竟然也回到了家乡,在宜兰市长江聪渊的全力支持下,于翻修过的老员工宿舍成立「阮义忠台湾故事馆」。而从一开始,我就决定,这个空间不能只呈现我个人的创作,还必须跨界与各领域的菁英对话,以双个展的方式重现或许已被淡忘的那些台湾人、台湾事。

故事馆于2018年1月1日开幕,第一檔就将您拉来同展:黄春明《三卷底片》&阮义忠《有名人物无名氏》。广大的民眾这才知道,原来您不但会拍照,还拍得有如摄影家。记得开幕典礼上的您乐不可支,从头笑到尾,妙语如珠、欲罢不能的致词把大家逗得好不欢喜!

不知不觉,故事馆即将迈向第四年,在过去三年中,我全力以赴,推出的十二檔双个展,内容除了摄影,还有绘画、建筑、民俗调查、慈善事业、科学研究、鱼拓,日治时期的台湾绘本⋯⋯

想跟你分享的是,我工作得好愉快!有幸遇到胸襟开阔、眼光长远的江聪渊市长,让我在这段日子以来受到从市民代表会到市公所同仁的尽力协助,得以免受任何形式的干扰,一心一意、尽情发挥,按照自己的步调与理想实现一桩又一桩的心愿。纵使经费不宽裕,我也干得浑身是劲儿!

春明兄啊,您我虽已年纪一把,但老骥伏枥,在此阶段仍能朝着理想之火添薪送柴,不能不说是难得的福报。您可知道,近来有多少人担心您就此归隐,又有多少人因一个好消息而为之振奋:宜兰市热烈欢迎您来长驻,江市长已在着手筹办相关事宜,为您找活动空间了。

春明兄啊,期盼您的到来,期盼有生之年与您携手奋斗,相视而笑。

(中时 )

#黄春明 #阮义忠 #红砖屋 #宜兰 #公开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