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科四十周年国际论坛,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联电荣誉董事长曹兴诚15日同台领奖,成为全场焦点。2人所执掌的台湾晶圆双雄为台湾晶圆代工产业强劲实力的后盾,外界对于2家半导体大厂曾经掌门人的恩怨情仇也格外关注。

曹兴诚事后受访表示,两人之间没有心结,是媒体作文章,会邀约张董聚聚,并称讚台积电发展至今天规模,非常不容易,他很佩服。

1974年,由时任的行政院秘书长费骅、经济部长孙运璇、交通部长高玉树等政府高级官员与美国无线电公司(RCA)研究主任潘文渊讨论台湾经济如何从出口导向型态转型,最终决定,藉由政府的主导来发展积体电路产业,于工研院成立「电子工业研究发展中心」,后来成为工研院电子所,就此发展积体电路技术,并派员海外培训人才。

随着良率大幅提升,加上示范工厂扩张产能资金愈发提高,工研院身为研究机构,准备开启的第二期积体电路研究计画,与其发生排挤效应,因此选择将示范工厂切割出去,并在1980年成立联华电子(联电)。

至于工研院电子所的「超大型积体电路计画」,时任行政院长俞国华希望民间持股能达到51%,但台湾企业家信心缺缺,募资不顺之下选择与外资合作,最后在行政院开发基金投资 48.3%、荷兰飞利浦公司投资 27.5%、台湾民间投资24.2%之下,1987年台积电成立。

联电成立之初,时任工研院院长的方贤齐担任董事长,华泰电子创办人杜俊元担任总经理,原工研院电子所副所长曹兴诚则是担任副总经理,并于1982年升任总座。1985年,张忠谋来台并接任中研院院长及联电董事长,但随着1987年台积电成立,张忠谋担任2家公司董事长。

直至1991年,曹兴诚与其他联电董事以「竞业迴避」为由,联合要求张忠谋辞去联电董座,也因此事,市场认为是2人竞争关系的开端。

联电一开始走垂直整合模式(IDM),包括上游的IC设计、下游的IC封测公司,让晶圆代工的产能利用率能维持在一定程度。但营运要兼顾所有面向,这与专做晶圆代工的台积电出现明显差异。1995 年,联电开始转型为纯晶圆代工厂,开始台积电竞争,并与各家IC设计厂合作成立晶圆代工厂,随后逐步拆分内部成立的IC 设计公司,避免客户担忧竞争关系,但随着台积电早年专注在晶圆代工业务,加上依靠自身研发制程取得先机,让市场认为台积电更是晶圆代工方面的王者。

据《科技新报》报导,从台积电今日规模、营运等层面来看,台积电身为晶圆代工龙头当之无愧,但当年联电成立时就开始发展晶圆代工,张忠谋是来台湾并在台积电成立后才开始执行,曹兴诚认为他是採用晶圆代工模式的第一人。不过,从张忠谋的自传以及事后叙述来看,他在德州仪器时期就萌生相关概念,来到台积电只是实践这个想法。

但随着台积电与联电分别在2003年台积电发展出0.13 微米铜制程、28奈米制程之战,联电也在2018年宣布放弃12 奈米以下先进制程研发,目前就只有台积电、三星电子以及英特尔还有办法进入先进制程,联电则是专注在特殊制程研发,并站稳12奈米以上制程。

曹兴诚宣布退休后,逐渐淡出台湾半导体产业,但仍不时在报章杂志分享自己对整个半导体看法。张忠谋一度在2005年交棒给现任联发科执行长、时任台积电执行长的蔡力行,但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到来,张忠谋重执兵符整顿台积电发展40奈米、28奈米制程,直到2018年才交棒给现任董事长刘德音、总裁魏哲家,创立双首长制度,2人也在张忠谋退休后面对电脑中毒、光阻剂异常事件,但随着先进制程布局完善,2人带领之下的台积电股价与张忠谋退休时相比,上涨超过1倍,技术上持续拉开与竞争对手的差距,以及与客户密切合作加强业务关系。

晶圆双雄也在如今成为支撑台湾半导体发展的重要支柱,台积电今年7月底受到英特尔宣布延迟7奈米制程研发,股价直接衝破400元关卡,迎来台股权值王少见的涨停亮灯,截至15日收盘,台积电股价来到504元,日前收盘高点甚至来到524元,市值站在13.07兆元。联电则是在美国商务部宣布制裁大陆晶圆代工龙头中芯国际,迎来转单效应以及大陆经济强劲復甦后的半导体庞大需求,股价从7月初的17元区间,一路上涨至日前收盘高点50.9元,创下18年来新高纪录。

(中时新闻网)

#联发科 #联电 #台积电 #联合 #张忠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