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股市近期表现不俗,与GDP(国内生产总值)连2季萎缩走向相反,不过更贴近实体经济的债市就不是如此,据统计今年已有140亿美元(约3975.3亿台币)外资因担心印度政府逐步扩大的赤字以及不无疑问的偿还能力,加上印度国债收益率比印度卢比的通货膨胀率还低,大幅撤离印度债市,流出规模破纪录。

9月初摩根大通(J. P. Morgan)债市指数拒绝将印度债市纳入,主要原因是认为在资本管制、交易结算制度都有重大缺陷。印度国债除对外资购买仍有较严格限制,今年政府举债规模破纪录,而且收益率甚至跑不赢通货膨胀。

这个会计年度印度举债13.1兆卢比(约5兆台币),预算赤字相当于GDP的8%,是30多年来最大财政缺口;印度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只略高于6%,较该国通货膨胀率低约1个百分点。

法国巴黎银行新兴市场固定收益主管桑伯(Jean-Charles Sambor)说:「由于赤字恶化,印度政府借贷需求维持大幅增长。但要解决燃眉之急,我认为印度政府为需要逐步开放债市建立明确框架。」

相较之下新兴市场债市首选可能是从疫情中强力復甦的中国大陆。中国债券已经被摩根大通旗舰全球新兴市场政府债券指数、富时罗素指数、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等3大国际债券指数纳入或正在分阶段纳入,今年也创纪录,不过和印度外资流出不同,是净流入1190亿美元(约3.38兆台币)。

香港摩根大通亚洲利率和外匯业务首席投资经理卡利盖瑞说:「我希望印度在改革债市方面有进展,但现在看来印度债市还只是早期发展阶段,可能还要1到2年时间才有初步改革效果。这应该会推动更多外资进入中国债市。」

(中时新闻网)

#国债 #印度 #摩根大通 #法国巴黎银行 #通货膨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