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Joe Biden)入主白宫,就职演说除提到修补美国与盟友关系外,几乎没有涉及外交篇幅,且大部分在呼吁美国人团结、找回传统美国价值,但仍可由他近期各种表态窥见外交态度。归化日本华裔经济学者柯隆认为,川普(Donald Trump)任期后半段恶化的中美关系,只有贸易战容易解决,科技战、亚洲事务等领域都会导致衝突加剧。

从拜登刚就任就推动重返《巴黎协议》,终止川普发起的美国退出WHO(世界卫生组织)程序,可以看出他和去全球化的川普最大差异。柯隆认为这显示拜登信奉多边主义,拥护全球化。

而川普在退出这2项国际协定或组织时,诉求分别是全球暖化是中国等开发中国家阴谋塑造的假议题、WHO在新冠疫情太偏袒爆发地中国大陆,因此拜登让美国回归,显示他可能有意在应对气候变迁、防疫这2部分与国际社会、特别是北京当局有更多合作。

柯隆形容拜登的对陆政策,应该会是既竞争又合作的组合拳。川普任期内让中美关系倒退40年,最严重后果是双方民眾已经互相敌视而且互不信任,美国有超过7成民眾表示不喜欢中国,大陆民眾情绪似乎也已回到韩战时期、即大陆所谓抗美援朝(朝鲜/北韩)时期。大陆领导人虽然在不同场合表现出希望改善中美关系,但美国是民选体制,民意没改变前,拜登即使愿意也不可能改变目前中美关系对抗基调。

川普对陆最先发动的是贸易战,但这部分柯隆认为最容易解决,因为只是表面利益衝突,只要透过谈判对贸易规则和促进贸易平衡有共识,就可以逐渐停止,但其他领域都是男解决或甚至无解。

科技战涉及关键领域未来的制高点,中美在通信、能源、宇宙开发等领域衝突都可能更加剧烈。但亚洲事务,包括香港、西藏、新疆、台湾、南海、钓鱼台等都是无解,因为大陆认为这些都是中国内政问题,而拜登可能延续欧巴马(Barack Obama)时期的积极干预亚洲、西太平洋事务,华盛顿的做法很可能被北京认为是挑衅。

不过柯隆认为,大陆已与30或40年前不同,不仅是加工工厂,也是充满吸引力的巨大市场,而中国制产品不管在价格或品质竞争力也让美国民眾很难抗拒,所以中美关系问题不在是否合作,而是该如何合作。他认为经济以外问题都难解决,需要时间,双方可能都要明白欲速则不达,目前来看顺其自然还是最好的选择。

(中时新闻网)

#拜登 #中美关系 #川普 #贸易战 #柯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