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准月线(图/理财周刊提供)
鸿准月线(图/理财周刊提供)

一月十四日台积电法说会上表示:「随着汽车供应链的需求回升,汽车供应短缺变得更加明显,在台积电,这是我们的首要任务。」短短的几句话,就点出了今(二○二一)年股市操作方向得关注车用电子。

先从需求说起,COVID-19新冠病毒难缠,超强的传染力、痊癒后復阳、永久性的损伤、高致死率等,吓得人们改变了食衣住行的习惯,过去一年,股市炒作自行车防疫、电动车,着眼在避免群聚感染的逻辑推论,虽然有着特斯拉的热销,但毕竟全球积极防疫,初期大家都以短期的现象来看待,认为疫苗问世后,一切都会恢復旧貌。

疫情改变生活 避群聚自行开车者增

但随着新冠病毒变异,加上缺乏足够的证据支援现有的疫苗能够提供永久性的抗体,越来越多人避免群聚感染而选择自行开车,根据台湾交通部高速公路局最新的统计数据,的确支持这个观点。

二○二○年大眾运输工具运量下跌,国道交通量成长1.4%,通行费比二○一九年还多赚五亿元。就连疫情算是相对控制得宜的台湾,都选择自行开车,就更别说占地广袤的欧美中等国更是离不开车子。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一月十三日发布的资料显示,二○二○年中国汽车销量同比下降1.9%,远优于预期。在汽车电子化、智慧化的发展进一步提升了汽车晶片的单车需求量。世界第三大晶圆厂─格芯表示,公司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运转工厂,并优先考虑汽车晶片生产以满足市场需求,预计今年汽车业务的收入将增长一倍以上。

去年十二月,关于汽车行业「缺晶片」的消息已经开始传开。继大眾中国、广汽本田等车企宣布降低生产班次后,戴姆勒、福特、丰田、日产等汽车巨头也纷纷宣布减产。

车用晶片短缺 上半年仍严峻

在去年十二月十八日本栏提示到,MCU在传统燃油汽车电子核心部件中被大量使用,特别是功能晶片MCU是目前车用晶片最短缺的零组件,联电与中芯已经开始着手扩大产能来应对突然增加的供给需求,也正因如此,美国商务部才会放行中芯国际二十八奈米成熟制程设备出口,因为美国车商也是缺芯的受害者。

不过考虑到半导体行业正常的交付时间,目前供应短缺的情况尚需六至九个月的时间内改善,这点得到中国中汽协副秘书长陈士华的认同,他表示晶片短缺从去年十二月份下旬开始,对今年一季度的生产造成很大影响,有可能会对二季度产生影响,因此预计到二○二一年上半年供应形势依然严峻。

要特别留意的是在晶片短缺背景下,晶圆代工厂开始集中子弹,生产利润较高的车用晶片,自然会排挤利润较低的MOSFET的产能,或有进一步涨价的可能,可关注富鼎、杰力。

如果仅仅是用疫情加速新能源车的成长来看产业,恐怕格局太小,但是如果从拜登重视环保政策,而环保也是中国的罩门之一,为了避免陷入川普时代美中贸易战的被动局势,十四五计画争取二氧化碳排放于二○三○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二○六○年前实现碳中和,而方法就是加快发展新能源车达到碳减排的目的。

事实上,中国在二○一五至二○一九年连续五年保持了新能源车产销量,保有量位居世界首位,当初的目标是降低对中东石油的依赖,然而经过多年在非洲深耕钴矿来源,如今在全球钴精炼排名前六的企业中,中国企业占了五个,控制全球80%的市场,等于是燃油车时代的中东角色。

新能源车电子智慧化比重越高

新能源车+5G=自动驾驶,根据美国汽车工程师学会(SAE)自动驾驶分级标准,共分六级,L0到L1人类还能驾驶操作,从L2部分自动化,L3有条件自动化,L4高度自动化,到L5完全自动化,新能源车的电子智慧化比重越来越高,预估从二○二二到二○二五年整个自动驾驶从L1到L5渗透率会到50%以上,二○二五年将达到60%以上。据iResearch资料显示,到二○二五年,预计中国智慧驾驶汽车产量超过一千六百万辆,占全球四分之一。

从这个角度来看,来看台积电调高资本支出,应该跟车用晶片缺货有关。据IDC预计,二○二○年全球汽车领域的半导体市场收入约为319亿美元,二○二四年将达到约428亿美元,到二○三○年,每辆汽车的车载AI晶片平均售价将达一千美元,整个车载AI晶片市场的规模将达到一千亿美元,成为半导体行业最大的单一市场。

正因为高成长,所以市场给车用电子较高本益比,例如积极布局自动驾驶的同致,去年第三季转亏为盈,两年半来首度赚钱,儘管全年营收仍衰退2.4%,还不确定EPS能不能达到三元,可是市场捧场,去年第四季股价涨了一.一六倍,创296元新高,本益比达八十倍以上,筹码却没有松动的迹象。

这大大的鼓舞了市场对于车用电子的热情,感染给同样是第三季转亏为盈的正达,股价去年第四季涨了一.五倍,重点是正达全年还没转亏为盈,显然市场对车用电子的热情有增无减。

从消费财赚到服务财 鸿海家族气势旺

于是当鸿海先后与拜腾、吉利汽车合作发展电动车的消息传出,鸿海、广宇、鸿准、富智康、工业富联等两岸三地的鸿海集团个股一一大涨,鸿海重回百元以上,大有挑战二○一○年155.5元高点的架式,这对于多头来说,无疑是在暗示加权指数的万六关卡不是终点。

从手机到新能源车,是营运模式的转型,是一次性消费财跨足到收取永续性的服务财,鸿海集团的股价想像空间瞬间扩大,加上长达十年的低位震盪筑底,最近一个月的上涨,颇有完成十年大底的气势,也带动广宇、鸿准同步挑战十年大底,加上正达与乙盛-KY,鸿海家族有可能成为二○二一年的多头领涨指标,与台积电、联发科、联电共组护台股联盟。

股价已经创五年新高的广宇,颇有一口气挑战二○一○年60.6元前高的气势,针对电动车,广宇开发连接马达的电池高压线束、控制车用电子的低压线束及感测器等产品。二○二○年前三季EPS仅0.91元,无意外应该是连续第二年衰退,但股价藉着技术面及筹码优势,上演轧空秀,一月十五日单日增加3601张融券,一月十八日竟以涨停板作收,接下来的走势恐怕不是基本面可以说得清楚的。

另一檔轧空股鸿准掌握一体化成型的机壳压铸技术,已完成轻量化关键的铝合金压铸技术开发,有利于电动车的续航力,且打进豪华车厂供应链,一月十二日至十四日融券共增加969张,成本落在67.7~79.4元不等,如果迟迟不跌破72.8元的话,不排除有养空的可能。

本文作者:洪宝山

(本文摘自《理财周刊1065期》)

《理财周刊1065期》
《理财周刊1065期》

(中时新闻网)

#富鼎 #联电 #全球 #大量 #乙盛-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