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are高雄」23日再度復出,2度挑战在中正、和平路口悬挂巨幅广告看板。工务局回应,该案尚未核准,Wecare高雄等于提前悬挂看板。(袁庭尧摄)
「Wecare高雄」23日再度復出,2度挑战在中正、和平路口悬挂巨幅广告看板。工务局回应,该案尚未核准,Wecare高雄等于提前悬挂看板。(袁庭尧摄)
Wecare高雄再度合体,发起人尹立(右)、台湾基进新闻舆情部副主任张博洋(左)、「罢韩」领衔人陈冠荣三位代表现身,过去一同奋战的伙伴「公民割草行动」发言人李佾洁则缺席。(袁庭尧摄)
Wecare高雄再度合体,发起人尹立(右)、台湾基进新闻舆情部副主任张博洋(左)、「罢韩」领衔人陈冠荣三位代表现身,过去一同奋战的伙伴「公民割草行动」发言人李佾洁则缺席。(袁庭尧摄)
Wecare高雄强调,罢捷是仇恨式动员、报復式的罢免。(袁庭尧摄)
Wecare高雄强调,罢捷是仇恨式动员、报復式的罢免。(袁庭尧摄)

「Wecare高雄」23日再度復出,2度挑战在中正、和平路口悬挂巨幅广告看板,「罢韩」领衔人陈冠荣痛批国民党是一群大鲸鱼,想透过权力罢免小虾米黄捷。台湾基进新闻舆情部副主任张博洋强调,帮不上桃园王浩宇的忙,但帮忙黄捷绝对义不容辞。工务局回应,该案22日才申请、尚未核准,Wecare高雄等于提前悬挂看板。

出手救罢捷倾全力 女战神怒轰「英皇愚蠢」

去年4月28日,Wecare高雄在同一处悬挂罢免韩国瑜的广告,遭工务局勒令一天内拆除,引发争议。Wecare高雄2度挑战,广告内容为「2月6日留下黄捷、反报復救黄捷」。Wecare高雄由发起人尹立强调,此次悬挂广告看板,是经过合法申请。

工务局建管处回应,Wecare高雄22日提出申请,工务局将针对申请文件审查,并对文件不齐部分通知补正,待补正完成后才会召开「广告审议会」进行审议。Wecare高雄悬挂看板处受《高雄市广告物管理自治条例》第8条「捷运系统周边不可设置屋顶树立式广告之规定」限制,但该法规19条又规定「招牌广告或树立广告之设置,基于本市街道之风格特色、街区之整体发展、提升都市景观或其他公益性因素,并经广告物审议会审查许可者,得不受本自治条例之限制」,有机会解套。但工务局强调,通过广告物审议会委员们开会同意、取得合法悬挂资格最快程序也要两周,原则上通过补件及审议会后就会允许悬挂,中山五福、中华五福路口都有类似案例。

「这一切是仇恨式动员、报復式的罢免。」尹立表示,罢免的前提是要有「基于事实根据的合理理由」。罢免黄捷理由其一是干涉香港内政,但国民党主席江启臣及委员们不也曾声援过港版国安法?「不反莱猪」后来也成为罢捷理由也很扯,尹立强调,莱猪是中央立法议题,黄捷是地方议员,根本没有相关权力,更何况罢捷之前,这个理由根本没有出现。

尹立呼吁凤山的选民,要理性、讲道理,否则罢来罢去、没完没了,台湾民主永无寧日。

「国民党是一群大鲸鱼,透过权力罢免一群小虾米议员!」陈冠荣表示,选举罢免本来就是人民应有权力,但罢捷团体声称就是要针对去年6月6号罢免高雄市长韩国瑜做出的报復,罢免理由竟然是翻白眼、没礼貌、不尊重质询团队、支持同婚等,相当荒谬。

黄捷透过公开质询、私下协调,都有许多政绩,公督盟连续三年评鑑也获选优良问政议员。过去黄捷选择勇敢站出来罢免韩国瑜,Wecare高雄要「民主救援、道义相挺」。

张博洋表示,罢捷团体完全在复制「韩国瑜模式」,制造对立和仇恨,韩粉只想要报仇,国民党政客也只想从中获取政治利益。罢捷不只伤害黄捷,更是对台湾民主的藐视。

国民党文传会副主委、前高市新闻局长郑照新在脸书上开酸「操弄仇恨报復的元老级罢免团体,大总统开中常会后马上出动,遇到其他公民团体复制他们时就说要终止报復,而且马上就有钱立看板。」郑照新还说,「凤山清捷队」连看板的钱都没有,才是「小虾米对大总统」。

(中时 )

#黄捷 #Wecare #悬挂 #高雄 #工务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