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在执行死刑的现场需判断犯人遭枪决后是否已死亡,知名法医高大成日前分享一个案例,多年前一名同意死后做器官捐赠的死刑犯在遭枪决后,由法医认定已死,不料遗体在救护车上竟陆续出现生命徵象、未死亡,因此又紧急将该犯人送还警方「再补一枪」,但来往过程已导致器官无法使用。

法医高大成日前参与节目《震震有词》时分享他在死刑枪决现场的经验,他说处理死刑犯,最麻烦的就是遇到捐赠器官的犯人;他曾经遇到一个案例,一名死刑犯遭执行枪决时被认定已死,将送到台北的医院做器捐手术,结果院方发现对方在救护车上竟然仍还有生命徵象、生命徵象陆续恢復,只好将他送回来「再补一枪」,可是来回的时间已经导致该死者的器官无法使用。

一名死刑犯遭枪击后送至医院作器官捐赠,没想到在救护车上竟还有生命徵象。(图/翻摄自youtube)
一名死刑犯遭枪击后送至医院作器官捐赠,没想到在救护车上竟还有生命徵象。(图/翻摄自youtube)

一名死刑犯遭枪击后送至医院作器官捐赠,没想到在救护车上竟还有生命徵象。(图/翻摄自youtube)
一名死刑犯遭枪击后送至医院作器官捐赠,没想到在救护车上竟还有生命徵象。(图/翻摄自youtube)

高大成说,根据过往的经验,现在法医在法警执行枪决前,都会先看受刑者瞳孔大小,等到枪决结束后,在判断瞳孔是否有确实明显变大,才会判断是否已确定死亡,不然就会发生上述的例子,犯人遭开枪后仍有生命徵象。据了解,我国在2015年9月修改《器官移植作业准则》,禁止使用死刑犯的器官,以符合国际移植学会的规则,上述事件发生的时间点,约落在1991年。

此外,高大成也在节目上分享另起执行死刑时令他印象深刻的案例,一名连续强奸杀人犯在执行死刑时,向法医说因为怕针、不要打麻醉剂,要求直接枪决;没想到法警在开枪时疑似经验不足,少对「有意识的活人」开枪,竟失手没射准心臟,对方被开枪后痛到大叫,他也慌张到再次走火射击,让站一旁高大成差点被击中,之后由法警长再对犯人开2枪,高大成确认对方瞳孔明显扩散,确定已死。

一名死刑犯遭枪击后送至医院作器官捐赠,没想到在救护车上竟还有生命徵象。(取自youtube,约在25分处)

(中时新闻网)

#枪决 #死囚 #高大成 #器捐 #復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