睽违四年,精神科医师也是知名作家的邓惠文,首次书写中年后变老的意义。在着作《我想看妳变老的样子》书中,她做一个安然爱自己的五十岁女子,舒服自信的老着:不必逞强,不必否认,不必演出冻龄戏码,她欣赏这样真实的女人,记忆着少女心,更拥有大人美。邓惠文想说,「很开心我也渐渐成长到堪称老女人的时候。当女人不再被他人当作女人看待时,女人自己的人生才真正开始。」以下是重点书摘:

女子的一生,要经歷几次称谓的转换?身分转变,就像知了褪壳,蝴蝶羽化。从女孩变成女人、从人妻再成人母,有的是平顺的递嬗,有的却是在毫无心理准备之下,霹雳一声从小姐变成欧巴桑。

我第一次被叫「大姐」时,就是这种感觉。当时我在某家餐厅,服务生递上饮料后,亲切的说:「大姐,妳的综合果汁好了!」我如遭雷击,口中酸苦满溢,哪里还喝得下。静静的与那杯饮料相对,这一天就这样来了吗?这么快就从「小姐」变成「大姐」,人生与我所期待的真是相去甚远……还好女人年纪愈大愈抠门,不管多难过都会立刻回到现实,既然花了钱怎可让维他命C氧化,我不能不享受我的饮料。如同婴儿第一次吸吮奶水,我乖乖的吸吮变成大姐之后的第一杯综合果汁,味道真是非常「综合」!

斜睨那服务生,不看还好,看了我不禁羞愧起来。那顶多二十来岁、极可能未满二十岁的男生若不称我大姐,到底是要称我什么呢?如果他叫我小姐,但同时也叫旁边那位妙龄少女为小姐,也实在亏待那少女了。配着那杯果汁,我正式进入了心理更年期。我想我还好,只花了一个下午就度过那最难的开头。

现在我遇到陌生人时,只要还没被叫上一声「阿姨」,心里都会有个轻快的声音:「SAFE!」像游戏过关那样。不过,靠势目前台湾服务业的贴心,短期内我应该不管看起来怎样,都不容易被叫阿姨。陪母亲逛街时,店员也不至于叫她阿姨,最多只叫大姐。如今的我跟母亲出门时,就算是两枚大姐,不管辈分与我的心情,至少母亲对此还满高兴的。

不过,我认为不能因为世界变得比较客气,就不用思考这件事──为什么女人被叫「大姐」不能更开心呢?谢金燕传唱大街小巷的〈姐姐〉,气魄十足的展现「有岁」的自信。江山代有才人出,「姐」领风骚数百年,鼓舞了多少意志消沉的大姐!

女性老为称谓纠结,从男性对应的名词比对,便见蹊跷。以前我在工作上不管遇见任何年龄的男性,例如厂商、摄影师、维修人员,我都会跟着大家称一声大哥,这声「大哥」是礼貌,男性听到之后,都会立刻变得柔和可亲,愿意不辞辛劳的帮忙,从没遇过男人被叫大哥会难受的。

变成中年妇女之后,遇到的男性之中,比我年轻的比率愈来愈高,我有了新的困扰──如果叫人家大哥,我是自以为年轻吗?会不会造成双方的难堪呢?偷偷实验的结果,我发现就算是叫年轻男性大哥,他们也甘之如饴。男人对于「大哥」这称谓,听到的是仰赖,是肯定,是撒娇。当然,被欧巴桑撒娇一点都不有趣,可是前两个元素仍然管用。

基于男女的常规,我知道不管自己多老,都不宜叫男人「小弟」。女性很习惯被年长男性唤为「小妹」或「妹妹」,若发音为「美眉」,更是悦耳,可是女性很难称呼任何男性「小弟」或「底迪」而不被认为失礼。后来我发现另一个好用的名词,那就是「小哥」。

于是,确定对方比我大的,统称大哥;确定对方比我小很多,就称小哥;年龄模糊难辨的,都是「帅哥」。与男性相处,谨记这三「哥」原则,再配合潮流的用语微调,就不会犯太大的错误。

总之,男人高兴被看大,女性却愿意被叫小,就算年纪相仿,也寧可被称「妹」而非「姐」。这种微妙的心态,不仅出自「年轻是女人最大的资产」的价值观,也流露了女性在与男性相对时,缩小自我,收敛声势,务以可爱无害为上纲的习惯。

许多女性相信在男性面前应该装不懂、装弱、装小,换取呵护或不被攻击的安全位置。「与其畅言畅行,被讥为强势,或陷入『妳很行谁要帮妳』的劳碌命,还不如『不会』、『不能』和『不敢』。」朋友告诉我,根据这种言论写成的书,许多都卖得很好。然而,女人真的要继续这样吗?

(摘自邓惠文《我想看妳变老的样子》/天下文化出版)

【作者简介】

邓惠文

如果按照正规的资歷介绍,她是精神科医师、荣格心理分析师、作家、广播及电视节目主持人。她参与戏剧演出和制作,还有一张舞踊的师范证照。私下她视自己为一种译者与桥梁,为不同的对象译解深层心理。这种译解有时需要用语言文字,有时是戏剧或舞蹈,更多时候是无法形容的,心的靠近感。

从小唯一感兴趣的一件事就是爱。爱很美丽但总让人挫折困惑,为了能一直爱下去,不得不努力了解自己与他人,结果变成了志业。她与治疗室、讲堂上、生活中的有缘人们共修疗癒,并持续书写分享这些探索,目前已出版十二本书和两本绘本。

她常描绘女性的感受和思考,因为「这世界总是割裂女人的角色和自我」,女人活在「是这样,就不可能那样」,「要这样,就没有那样」的挣扎中。从年轻女孩的迷惘、人妻人母的蜕变,一路写来,这次看她如何抚触熟年心境,为读者再次展现,人与人之间,必有情,才有理。明晰的看清心理,不是为了超脱,而是为了承载人情的浓重。唯有心灵能不苍老,永远为爱温柔细语。

学经歷:

台北医学大学医学系学士、台北医学大学医学人文所硕士。

曾任台大医院、万芳医院精神科主治医师,台北医学大学医学系讲师。于英国荣格分析心理学会、塔维史托克中心及伴侣关系研究中心、美国国际心理治疗机构等,进修荣格分析、精神分析与婚姻治疗。

着作:

《妈妈变成鸭》、《我不想说对不起》、《婚内失恋》、《爱情非童话》、《不够好也可以》、《有你,更能做自己》、《学习。在一起的幸福》、《直说无妨:非常关系2》、《别来无恙》、《非常关系》、《还想遇到我吗》、《寂寞收据》、《写给妳的爱情床边故事》、《解开爱情的钮扣》。

Podcast:〈邓惠文 不想说〉

《我想看妳变老的样子》/天下文化出版
《我想看妳变老的样子》/天下文化出版

(中时新闻网)

#邓惠文 #我想看妳变老的样子 #天下文化 #精神科医师 #更年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