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财讯快报理财年鑑》上用了一个标题「贵上极反贱,贱下极反贵」,这个投资原理在进入二○二一年大家要格外重视,这话的意思是任何标的,涨多了就不好;反之,被杀得太贱,反而会显得尊贵。

在投资市场,有许多投资名言,例如:「行情总在绝望中诞生,在半信半疑中成长,在憧憬中成熟,在充满希望中毁灭!」最经典的的是「人多的地方不要去」。把这些话串在一起,我们可以拿几个范例来看,第一个就是台积电,去年十二月台积电的股价一直持稳在五○○元左右,到了最后一个交易日,拉升到五三○元,然后一鼓作气急拉到六七九元,进入二○二一年又一口气急拉到二八.一%,当冲比率上升,每日成交金额经常超过六○○亿元,大盘交易量超过四千亿,台积电当然扮演重要角色,而这正是过热的讯号。

台积电股价急行军,源头是美国ADR不停地大涨,元月二十五日TSMC ADR盘中一度大涨到一三五.四美元,市值拉升到七○二一.九亿美元,突破七千亿美元,这是惊人纪录,源头据传是女版巴菲特的ARK投资公司执行长Catherine Wood把台积电纳入旗下ETF投资组合核心持股,这一加码,加速台积电涨势,ADR大涨,也拉动台积电大涨,而台积电大涨也拉动加权指数如同急行军,本来加权指数在一万四千点盘整,一下子越过一万六千,最高来到一六二三八.四六,这下子市场的肾上腺激素上升,动盪幅度也加大。

台积电回檔被过度解读

这两天台积电ADR从一三五.四美元杀回一二六.二五美元,市值从七○二一.九亿美元略缩回六五六八.一七亿美元,台积电股价从六七九跌回六一七元,市值缩水上兆台币,大盘也往下修正五七九.六点。这两天媒体喜欢以惊悚版面说外资把台股当提款机、股匯杀手,或「台积电逃命」等字眼,其实有很多是过度解读。

台积电拉回这是好事,也把市场紧绷的心松弛一下,当市场把最绩优的公司拿来当投机股炒,当冲客介入,这通常是投机力到顶的讯号,这种当冲四溢,就提醒大家要小心,像去年EPS五○.六元的鈊象,这是超级绩优股,元月二十二日成交三六四○张,当冲占一七○九张,二十五日成交四一五七张,当冲占二一五九张,这等于是成交量有一半是当冲创造出来的,当冲太频繁,也会压抑股价续涨的力道。

这种市场热度高涨的现象,当冲是一个指标,像口罩股的恒大在股价跑到二一六元的路上,有一天当冲占了近九成,「天国一辉」在去年六月飙升的过程中,当冲也通常占了四成左右,近来最具代表性的是三檔货柜航运股,尤其是长荣、阳明在货柜运价大涨中,股价喷出大涨,长荣从十二.二拉升到四六.二元,阳明从七.五元涨到三二.一五元,这一段大涨也带来市场狂热追逐,到了高檔,当冲比率经常占五成以上,市场热度急速上升,此时外资杀出,加上长荣有可转债逾九○万张筹码倒出,股价便一下子跌了三成以上。

股价到了炒作末段,通常伴随着成交量极度放大,然后当冲帽客涌入,此时也完全应验了「人多不要去」的投资铁则,市场热度最高的时候,通常都是股价到顶的通知书,大家都还记得半年前合一的四七六.五元,现在股价跌破二○○元,那个时候大家天天追着新药授权的消息,现在没有人提了,中天从一五九.五元杀到年线也守不住,杏国从一五五元跌到三九.五五元,宝龄从一八一元跌下来,前面那个「一」不见了!大家都还记得瑞基的四三五元,普生的二七八元,金万林的二○○元,如今这些创过天价的个股,股价都跌到大家没有想到的价位。

这种市场极为狂热的现象,其实是短线卖出的讯号,这个理论百年来一直被使用,身在其中的人,可以慢慢体会投资道理,进入二○二一年,我要跟大家谈一个观念,那就是股价到了高檔后,可以实现的价值,像台积电、货柜三雄、生技股、资产股都可以当成范例。

「人多不要去」投资铁则

首先是台积电,去年第四季毛利率已拉升到五四%,单季净利达一四七二.四亿元,也就是单季EPS五.五一元,那么今年EPS多少?配息会不会拉高?都是探索的焦点,假如今年单季EPS从去年第四季的五.五一元起跳,那么今年至少有二二元,如果反应三○倍本益比,六六○元是目标;如果EPS从二二元往二五元迈进,目标价还可以再拉高。另外是台积电殖利率,如果维持季配息二.五元,那么股价涨到六七九元,殖利率剩下一.四七%,而若美国十年期公债殖利率拉升到一.五%,台积电的投资价值就会显得逊色,因此,台积电股价大涨后,配息会不会往上拉高,当然会影响股价,而台积电有EPS、有殖利率可以算,大家可以算出合理价。(全文未完)

全文及图表请见《先探投资周刊2128期精彩当期内文转载》

先探投资周刊2128期
先探投资周刊2128期

(中时新闻网)

#普生 #杏国 #阳明 #长荣 #金万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