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横生,引人入胜。读来颇有奥立佛.萨克斯的况味。」──知名记者玛莎・卡尼★

★美国亚马逊4.7颗星好评★

★《卫报》、《周日泰晤士报》、《科克斯书评》等外媒幽默推荐★

打苍蝇却突然睡着、无意识起床吃鸟饲料、梦游骑车去兜风……以充满张力的真实故事,从神经学开拓你对睡眠的既定印象──原来有些人的夜晚是这样的啊!

我们总以为睡觉时应该是很安静的,但有些人的大脑在夜晚却特别活跃,彷佛一只夜行性动物。

睡眠常被认为是寧静安详的活动,但对这些有睡眠障碍的人来说,夜晚可能充满喊叫、抽搐、打鼾和痉挛。在这本书中,作者盖伊医师记录他二十多年来治疗各种睡眠障碍患者所听闻的个案经歷。藉由这十几位病人的生命故事,盖伊医师将带我们探索大脑如何控制睡眠,以及当睡眠机制故障时,会引发哪些症状:遗传如何让我们在睡梦中游走、进食、性交甚至骑车?神经系统中的化学物质为什么会让我们在开车时突然睡着?癫痫如何让人以为自己是在睡梦中被掐住,无法呼吸?

【精彩书摘】

「这名三十九岁的患者来找我,主诉的症状非常奇怪,」转介信上写道。「过去两年多来,他每次大笑或有时剧烈运动后,背部都会先出现一种诡异的感受,接着是瘫软的感觉,导致他整个人突然失去平衡,跌倒在地。」我一边用眼睛扫过文字,一边在脑海中搜寻该名患者(他叫亚卓安)猝倒的可能原因。会不会是癫痫、昏倒或心律骤变?还是脊髓受伤?然而真正吸引我目光的细节是信中提到的两个字──大笑。

亚卓安走进神经内科诊所时,我看到的是一名和我年纪相仿的男子,身高比我矮一点,头髮逐渐斑白,穿得西装笔挺,应该是下班后直接过来的。亚卓安亲切和善,个性直率,讲话也很幽默,但显然完全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坐在我对面,开始讲述他的故事。

他想起第一次猝倒发作的时候。当时他正开车去探望父母。「我偷偷摸摸地沿着车道走,可以看到我妈正在后花园忙东忙西,」亚卓安回忆道。「她就站在花园篱笆旁边,我想说突然大叫猛敲篱笆应该很好玩,她一定会吓到跳起来,然后大家就会笑成一团。每次都这样。」事情还没完呢。「但我完全没料到的是,我突然跌坐在地上,只能沿着车库门慢慢爬,最后在车道上躺了我猜大概有十五到二十秒吧,身体还微微颤抖。」

亚卓安继续描述其他事件。

「还有几个例子。有一次是我去参加友人的四十岁生日派对。我承认当时我喝了几罐啤酒,但时间还很早,大概傍晚左右,我也完全可以站,所以我就站在一张矮沙发旁边,有几个朋友坐在那张沙发上,接着我就整个人突然跌到他们身上,真的是有够搞笑的。我就躺在他们大腿上耶。」

另一次,亚卓安和家人一起度假。他们坐在野餐长椅上,亚卓安的女儿则在吃饼乾。「我们就坐在那里,然后我又搞笑了,所以,」他边笑边说。「我就随便掰个藉口糊弄过去,拨掉脸上的夹心蛋糕,因为我整个人突然往前倒,结果弄得满脸都是蛋糕。」

我和亚卓安以比较笼统的方式来讨论他的猝倒现象。显然发作当下他并没有失去意识。他自始至终都处于百分之百意识清晰的状态,周遭的一切他都看得一清二楚,也听得一清二楚,几乎就像有人突然拔掉他的插头一样。霎时,他全身无力、肌肉瘫软,有如破烂的布娃娃跌落在地。

「一开始会有种微微骚动的感觉。一切发生得太快,真的太快,但我现在已经学到要多注意,有时能顺利捕捉到这些徵兆。接着是一种从小腿直窜到背部—─具体来说是下背部的瘫软感,彷佛肌肉的力量蒸发了。而且这并不像昏倒之类那样瞬间发生,比较像是慢慢瘫倒,也阻止不了。总之我就这样瘫倒在地。我之所以用『瘫倒』而不是『骤跌』或『倒下』这两个词,是因为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我询问亚卓安发作结束时的情况。「会稍微舒缓一点。但不是能马上一跃起身、恢復正常那样,比较像是逐渐甦醒吧。」

正如他的医生在转介信中提到的,这些症状的触发因子非常明确。「触发点通常是我—─这样讲好像有点自大─—但通常是我身为笑点王的时候,」亚卓安说。「我可能是在讲笑话或是做些好笑的事。我可以坐着看喜剧演员表演,笑到整个人快崩溃都没事,但要是我跟你讲些我觉得你会觉得好笑的事,就很有可能以瘫倒在地收场。所以看起来应该是自伤性疾病没错,我觉得啦。」

后来我跟亚卓安的妻女见面,他们的说法就和亚卓安跟我说的差不多。亚卓安的女儿苏菲(十三岁)和艾琳(十岁)讨论到爸爸的幽默感。我问她们觉得爸爸好不好笑?「不好笑!」艾琳给了一个非常明确的答案。我很确定我女儿一定也会这样说我。苏菲的回答稍微仁慈一点。「有时候还算好笑啦,」她说。「要看笑话的内容而定。因为我年纪比较大,幽默感比艾琳成熟,所以我觉得爸爸的笑话有时还满好笑的,除此之外就……嗯,完全不好笑。」

接着谈论到可怜的爸爸各种猝倒案例时,苏菲一路从头笑到尾。她和艾琳聊到有一次全家人一起去动物园玩。「我们走到猴子区,经过一个围栏,爸爸看到告示牌上写着『蓝山雀』(blue tit,tit又有乳房的意思),显然他觉得自己很搞笑,所以就讲了一个很瞎的笑话,」两个女孩边说边咯咯笑,坐在两个女儿后方的亚卓安太太也拼命憋笑。「没想到他突然瘫倒,整个人挂在围栏上,吓死人了!不晓得其他路人看到会怎么想。他一半身体在外面,一半在围栏里耶!」

(本文摘自《夜行大脑》/脸谱出版)

【作者简介】

作者

盖伊・莱施茨纳(Guy Leschziner)

神经科主治医师及睡眠专业医师,现于欧洲最大的睡眠医学服务据点之一——伦敦盖伊医院(Guy's Hospital)睡眠中心担任临床部门主任。除了收治包含猝睡症、不寧腿症候群、睡眠呼吸中止、夜发癫痫等各种睡眠障碍患者外,他也积极参与研究和公共教育工作。他曾到BBC第四电臺的节目中受访,并开设广播及电视节目,探讨睡眠相关话题。本书是他的第一本书。

【译者简介】

郭庭瑄

自由译者,喜欢一边写稿一边吸猫,花上大半天琢磨文字既是乐趣,也是日常。译有《起床后的黄金一小时》、《秘密花园》、《解码梵谷》等书。

联络信箱:[email protected]

《夜行大脑》/脸谱出版
《夜行大脑》/脸谱出版

#全身无力 #神经内科 #瘫软 #猝倒 #笑到腿软